0

    “我也要喝白酒。”女大公也随之说道。

    皇甫傲拿过杯子,给冷子锐和许夏倒了酒,为她倒的时候,他只怕她喝不了这种高度酒,特意少倒了一些,最后还不忘提醒。

    “这个酒烈,你慢点喝。”

    这时,冷子锐早已经帮冷小野倒好果汁,几个人就捧起杯子来,碰了碰。

    几个人边吃边聊,很自然地就聊起冷小野与皇甫耀阳订婚的事情。

    冷小野放下果汁杯,“也就是咱们冷家,还有皇甫伯伯、若若阿姨这边,再有就是沈伯伯家,莫姨他们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反正大家聚一聚就好了,估计有五六桌就够了吧?”

    “你莫姨是一定要请的,还有莫非也一定要请过来。”许夏轻扬唇角,“算起来,人家还是你和耀阳的媒人呢!”

    “媒人?!”皇甫傲一脸不解,“什么意思啊?”

    “您还不知道呢?”冷子锐轻笑出声,“这丫头小时候丢过一次,您知道的吧?”

    皇甫傲点点头,“那件事情我知道。”

    许夏接过话头,“可是,您肯定不知道,捡起这丫头的那个男孩是谁!”

    皇甫傲皱眉怔了怔,脸上就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难道……是耀阳?”

    “没错!”许夏笑起开口,“所以……我说莫非是他们两个的媒人。”

    当年,许夏带着冷小野去英国,参加好朋友莫北和焦阳夫妻的儿子莫非的受礼仪式,冷小野失踪,被当时还是孩子的皇甫耀阳捡到。

    因此,许夏才会说莫非是他们两个的媒人。

    冷小野也笑起来,“这么说,我不是要给莫非包个大红包?”

    “估计,莫非是来不了了。”冷子锐在一旁笑着说道,“他和冷然正在跨国旅行。(冷然,冷家大哥冷子墨的女儿,详见公子的另一本书《拒嫁天王老公》)”

    许夏一拍额头,“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没关系,莫非不来,让莫北和焦阳过来吗,也是一样的。这一次,两件大喜事,他们怎么也要过来。”

    这一次,不仅要帮冷小野办订婚宴,还要帮皇甫傲与coco补办一下婚礼,莫北和焦阳与他们都是好朋友,自然也要叫过来一起庆祝。

    “两件喜事?”皇甫傲好奇地看过来,“还有什么喜事啊?”

    “还有……”许夏只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一时高兴,怎么把秘密泄露了。

    冷子锐及时帮她圆场,“还有小野怀孕的事情啊,不是也是喜事吗?”

    冷小野白一眼自家老妈,“对啊,这叫……好事成双。”

    许夏嘿嘿一笑,“对对对,好事成双。”

    父女二人一起帮许夏掩饰过去,皇甫傲与coco也没有太在意。

    大家又清点了一下具体的人数,估了一个大概的数字,冷子锐就向皇甫傲询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请的亲戚朋友。

    为冷小野订婚倒在其次,皇甫傲结婚,总也要请些亲朋过来,“我这边没什么人吧,若若他们一家子已经算上了,那些老战友什么的就不请了。”

    “那……coco呢?”许夏看向女大公。

    …

第1040章 你别看着我    “这……”冷小野和她一起走到沙发边坐下,“真是想象不到。”

    之前她也想过,coco和皇甫耀阳一起生活,肯定会很幸福,没想到,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能调整到这么好。

    “这才叫生活!”冷子锐坐到小沙发上,“你妈这大明星,还不是照样去超市里买酱油,看她现在状态多好,简直就像是重生了一样。小野,就算是你结婚了,以后当上王后,也一定要保持平常心,知道吗?”

    冷小野转过脸,向他一笑,“爸,我知道。”

    身为一品上将,冷子锐却依旧可以像平常男子一样裹上围裙下厨,而身为大明星的许夏,也是自己亲自去超市买菜买盐买酱油,从来不摆明星架子。

    从小到大,尽管身为天之娇女,冷小野却一向是行事低调,这其中有她的个人原因,与父母的言传身教也是分不开的。

    “来,尝尝看。”

    女大公重新走过来,将洗好的水果放到桌上。

    伸手从盘子里叉了一块水果,冷小野抬起脸,观察着面前的女大公,看着她扬着的唇角和眼睛里的光采,也是满心欣慰。

    这功夫,皇甫傲亦已经处理好鱼,洗了手走出来。

    “小野。”

    冷小野立刻站起身,“皇甫伯伯!”

    “快坐下。”皇甫傲忙着示意她入座,人就看看左右,“那个……耀阳呢?”

    “对啊,小野,怎么没看到king?”女大公也问道。

    “他没过来……哦,你们别误会。”冷小野咽下嘴里的水果,急急解释道,“他原本是打算和我一起过来吃饭的,我们都已经上飞机了,那边临时有点急事,所以他才让我先过来的……对了,他还说,让我和你们说一声,非常报歉。”

    “这孩子,当然是工作要紧了。”皇甫傲一笑,“那好,你们先坐啊,伯伯给你做好吃的去。”

    冷小野坐回沙发,“那我就等着吃大餐了。”

    女大公也站起身来,“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帮忙。”

    许夏笑着拿过电视遥控器,“那我们就坐等美食了。”

    食材都已经准备好,做起来就简单许多。

    皇甫傲父母早逝,为了照顾妹妹皇甫若也是很早就学会做饭,这些活自然难不得他,很快就将几样菜都炒好,由女大公端上桌来。

    烤肉和汤也下了火,相继端上桌。

    最后,只剩下盘子里的那条鱼。

    “该我了!”女大公走到火边。

    “你……可以吗?”皇甫傲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要不……还是我来吧?”

    女大公打开火,倒上油,“少看不起人。”

    站在一旁,看着她谨慎的样子,皇甫傲到底是不太放心,原本端了汤准备送出去,看她拿起鱼又停了下来。

    看他站在一旁,女大公微微皱眉,“你别看着我,有压力!”

    皇甫傲一笑,“那我先把汤端出去,你小心点。”

    “知道。”

    皇甫傲将汤端出厨房,女大公就端起盘子,小心地将鱼放到锅内。

    从冷小野那里知道他喜欢吃鱼,她也是特意向厨师学了这道比较经典的中国菜——红烧鲫鱼。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