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她装着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人就向他转了一个身,将拉链松散着的后背送到他面前。

    “我的裙子拉链不知道是坏掉了,还是卡住了,您能帮我看一下吗?”

    对自己的身材,姬儿一向非常有自信。

    她也确实拥有自信的资格,不仅身材修长丰满,她还有一个让人艳羡不止的漂亮后背。

    洁白细腻的肌肤,臂背处诱|人的曲线……

    哪里是拉链卡住,她分明就没有拉拉链,而且……还没有穿内|衣。

    当她这样背对着他的时候,不光是大半个后背,连尾骨都要露出来。

    皇甫耀阳厌恶地皱眉,“我让管家为你找一件别的衣服来。”

    碰也没碰她,他迈步走向门边。

    “公爵先生!”姬儿伸手拉住他的胳膊,“不用那么麻烦了,我觉得只是卡住了,稍微处理一下就好。”

    说着,她的人就凑到他面前,伸手拉住他的两只胳膊,圈到自己的腰上,“您稍微检查一下,应该不会很难。”

    口中说着,她的脸已经凑到他面前,仰着脸看他。

    “麻烦您了!”

    这四个字,语气极是软糯。

    她故意垂下双肩,身上的裙子立刻就顺着两肩滑下来,高耸的胸口瞬间半露在他的面前。

    微眯着一对美眸,看着眼前男人的俊脸,姬儿身子一挤,就将自己贴到他的身上,唇就凑过来想要吻他的下巴。

    腕上一紧,然后就是如骨断一样的疼。

    姬儿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甩出去。

    “啊!”

    姬儿尖叫着跌坐在地,皇甫耀阳将手插进衣袋,走到她面前。

    “关于贵国贸易团的项目,我们是不会接受的,这样的事情,我不希望再有下次发生。”

    转身,他迈步走向房门。

    “公爵先生!”姬儿从地上爬起来,“我想您是误会了,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什么项目,而是……被您吸引。”

    皇甫耀阳转过脸,“很报歉,我已经结婚了。”

    姬儿轻扬唇角,“我可以做您的情人,我保证,不会影响到您和妻子的关系,我们可以只上|床,我不需要您负任何责任,因为我……甘之若饴!”

    “我没兴趣。”

    转身,皇甫耀阳拉开门走了出去。

    面对几乎是半裸的姬儿,他始终没有看她的身体一眼。

    姬儿微微眯眸,“看来……你不喜欢这种!”

    走出门外,皇甫耀阳立刻就唤来一名佣人,“帮姬儿小姐处理一下衣服。”

    佣人应声而去,他就转身上楼。

    佣人走进来的时候,姬儿已经将衣裙拉链,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发。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佣人客气地询问。

    “帮我梳一下头发吧!”姬儿送过梳子,“你们家夫人……喜欢留什么样的发型?”

    “夫人……喜欢随意把头发编在一侧。”

    “照这样的帮我梳一个。”姬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喜欢化什么妆?”

    “夫人一般都不化妆的,她的皮肤好得不了的……”佣人语气里满是羡慕,“跟本就不用化妆。”

    …

第1167章 借用一下浴室    “公爵先生,您千万别误会,是我主动要求陪两个小伯爵玩的……”姬儿一心想要搞定皇甫耀阳,这会儿立刻就主动表现出自己宽容美好的一面,“您这两个儿子真是太厉害太可爱了,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玩过游戏了,和他们这一玩,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一样,真是……太美妙了!”

    父子三人的嘴角同时抽了抽。

    这样还能说“太美妙了”,这位的说谎技术真是一流。

    “不过,弄成这样真是失礼……”姬儿站在台阶上耸耸肩膀,“公爵先生,应该不介意我借用一下浴室吧?!”

    皇甫耀阳不难想到,姬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难猜到她变成这样的大概原因。

    虽然很反感她出现,但是事情到了现在,他也不可能将对方赶走,当即只好拉着两个小家伙走上台阶。

    “来人,带姬儿小姐去客房。”

    女佣走过来,将姬儿带往二楼的客房,皇甫耀阳就侧脸看看两个小家伙。

    “有没有受伤?”

    两个小鬼头同时摇头。

    蹲下身,看着两个小家伙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因为运动奔跑都已经开始泛红的小脸,皇甫耀阳哪里说得出责备的话,只是心疼地揉揉二人的肩膀。

    “走吧,爸爸带你们去洗澡。”

    父子三人牵手上楼,来到三楼主卧,将浴缸里放水,皇甫耀阳就蹲下身帮二人解身上的装备。

    皇甫琦就不解地皱起小眉毛,“爹地,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明明你也讨厌姬儿,为什么不把她赶走?”小家伙注视着皇甫耀阳的脸询问道。

    皇甫耀阳帮他解开迷彩妆的衣扣,“因为大人的世界里不仅仅是讨厌和喜欢这么简单,有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容忍一些东西,这世界上总有一些我们讨厌的人,但是我们不可能将他们全部杀掉对不对?”

    “可是我觉得那样很虚伪。”皇甫玦在一旁说道。

    “没错,大部分的大人都很虚伪。”皇甫耀阳转过身来,帮他拉了一把袖子,“不过,今天爸爸要告诉你一个道理,有的时候不一定非要直面攻击敌人,这样反而会给对方反击的机会。就比如你们这样似乎是惩罚了姬儿,却给了她借机留下来的机会,而这个结果,正是她想要的。”

    皇甫玦歪着小脑袋认真地想了想,“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皇甫耀阳小心地将两个小家伙抱起来,放进浴缸。

    “以守为攻,观察敌人,不给她进攻的机会,如果有机会就抓住,反攻回去,一击致命。”

    抬起自己的小手,皇甫琦皱着小眉毛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以手为攻?是说让我用手打她吗?”

    皇甫耀阳失笑,“爸爸说得是防守的守,不是手掌的手,你们还小,不是她的对手,这件事情就交给爸爸好了。”

    “她是喜欢你吗?”皇甫玦问道。

    “她并不是真得喜欢爸爸,而是喜欢爸爸的能力和身份,所以才想办法接近爸爸,那不是真正的喜欢。”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