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问题,那就现金交易吧,我现在在机场,去帮您准备现金,您说个地方?”冷小野一笑,“要我先打定金到贵厂的帐号上吗?”

    李经理想了想,报出布料厂不远的一个酒店的名字,“一会儿,咱们到一楼的咖啡厅里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行了。”

    “好,那一会儿见。”

    鱼儿上钩,冷小野扬唇冷笑。

    这个贪心的家伙,肯定是见有利可图,想要自己私下里转手,可赚取那20%的差价。

    一会儿,有他哭的。

    挂完李经理的电话之后,冷小野立刻就给安琪打了一个电话,通知她如果李经理主动找她退货,一定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如果他向下压价,你尽量争取,能争取多少是多少,稍微损失一点就损失一点。”

    以冷小野的推测,像李经理这么贪婪的家伙,肯定会再压这边的退货款,好多赚取差价。

    安琪挂断电话,还是有些不相信。

    李经理会主动找她退货?!

    不可能吧?!

    正在疑惑,手机响起来,电话来源——李经理。

    安琪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发了几秒钟的呆才反应过来,将电话接通。

    “小安啊,我是李经理。”这一次,李经理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之前的事情我想过了,你们这小工作室赚点钱也不容易,我这心里也是有点不安……我刚才和厂里的领导商量了一下,想着尽量让你们少点损失,把货款给你们退了,不过……领导的意思是不能退全款,只能退九成。”

    如冷小野所料,李经理还想在安琪这边多赚一笔。

    安琪只听得心中震惊,自家经理到底是用了什么魔法,竟然让这个贪婪的家伙肯给他们退货?!

    “李经理,你也知道,我们这小工厂不容易,这工人们工资还没发呢……”安琪故意哭穷,“您就再多给我们争取争取……”

    两下又僵持了一会儿,李经理到底是要货心切,最后将退款提到98%。

    “那2%是真得不能退了,要不然,我没法向领导交待。”

    安琪看着实在提不上去价,这才答应下来,李经理立刻就让她将布料马上拉回来,同样也送到那家酒店。

    安琪答应下来,挂了电话立刻就命令工人们将布料装车,人就兴奋地给冷小野将电话打回去,报告了事情的进展。

    电话那头,冷小野笑着走进与李经理约好的那家酒店的大堂。

    刚刚坐下,一位看上去就十分精明的男子就迎过来。

    “您就是皇甫小姐吧?”

    “对,我就是。”冷小野笑着迎过来,与他握了握手,“李经理您好。”

    二人入座,冷小野就随手将双背包取下来,放在沙发上,拉开拉链,“钱我都准备好了,要不……现在付给您?”

    她一拉开拉链,里面准备好的现金立刻就露出来数沓。

    李经理原本还有点怀疑她的身份,一看人家背着这么多钱来的,也就放下心来。

    “不用不用,货还没到呢,咱们先喝点东西。”

    如果不是工作需要,谁会没事背这么多现金在身上?!

    正常的交易都是转帐走银号,这位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身上,肯定也是急用布料。

    …

第1155章 真得没事吗    “已经按照您的意思,购买了新的布料,现在工厂那边工人们正在赶工。”安琪皱着眉走进来,嘴里还在报怨,“这些家伙简单是太过分了,那些布料外面是好的,里面一打开全部都是脱线和跳线……全部都是残次品,跟本就没有办法用。”

    工作室刚刚起步,做出来的成衣销量还没有上去,为了不让工厂那边的工人总是闲着没有收入,冷小野就让几个手下去开拓一些订制业务。

    这一次,就是接了一个公司的制服订制,哪想到布料出了岔子。

    这一批布料价格有几万块,虽然对于冷小野来说,这点小数字完全可以忽略。

    可是,她个人还在很在意的。

    这一次开工作室,创立品牌,她用的全部都是上学时得到的奖金学和一些比赛奖金,做为运营资金。

    而且,自始至终,没有允许皇甫耀阳或者别的任何人插手此事。

    几万对于冷小野不过是九牛一毛,但是,这些都是她辛苦赚来的钱,自然也不能随便浪费。

    更何况,这种无良商家,以她的性格怎么也不会吃这种哑巴亏。

    “把那个李经理的电话给我。”

    冷小野向安琪伸过手掌,安琪立刻就翻了翻,找到那家布料厂销售经理的电话送过来。

    接过卡片,冷小野随手装进口袋,“好……我现在就赶过去,十分钟之后,记得再给这个李经理打一个电话,逼他退货……然后,就到工厂等我的消息。”

    “你一个人去怎么行,要不……过一会儿,等其他人来了,和您一起去吧?”安琪皱着眉说道。

    布料厂的家伙非常嚣张,昨天安琪带人过去质问,直接被保安赶了出去,还差点和工厂随行的两个搬运工打起来。

    现在冷小野一个人去,安琪难免担心。

    “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你照我说得做就行。”冷小野轻扬唇角,“我保证,他们会给我们退款。”

    安琪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冷经理,您一个人……真得没事吗?”

    “他们又不是老虎,还能把我给吃了?”冷小野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好了,你准备一下,别忘了打电话。”

    说完,冷小野勾起钥匙,转身走向门外。

    安琪提着包站在门内,看着她渐远的样子,皱了皱眉。

    “冷经理!”

    冷小野停下脚步,转脸看过来。

    安琪一脸歉意地说道,“对不起。”

    这件事情是她负责,安琪自认自己也有责任。

    冷小野愣了愣,然后就宽容地笑起来,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

    “你又没有透视眼,不可能一眼就看清那些布料是好是坏,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注意就行了。”

    那么多的布料,一匹一匹展开检查是不可能的,出了这种事情,安琪不能说没有责任,但是也不能怪她。

    “时间紧迫,我现在马上过去,别的事情回来再说。”

    向安琪挥挥手,冷小野急急地走出门去。

    工作室创立之初,安琪刚刚大学毕业,到冷小野的工作室来面试。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