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琦扬着唇角,“那当然了,用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形容,我们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皇甫玦脸上也是微笑,然后就用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向老国王解释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注视着两个小家伙,老国王笑着点头。

    “没错,你们确实非常出色。”他弯下身来,看着两张同样精致的小脸,“未来的这个世界……一定是你们的。”

    两个小家伙都是笑眯眯地没说话。

    老国王轻抚二人的小脸,直起身子。

    “时间不早了,你们也该回去睡觉了。”

    “和曾祖父说晚安。”皇甫耀阳开口道。

    “晚安!”

    两个小家伙齐齐地说了一声,皇甫琦还不忘走过来,在老人家脸上亲了一下,皇甫玦却站在原地没动。

    老国王也知道他们的脾气秉性,并不介意,反而对皇甫玦越发欣赏。

    作为国王,就应该是深沉内敛的,倒并不是说皇甫琦不够优秀,而是他的性格并不适合做国王。

    当然,皇甫琦本人也没有半点想当国王的欲|望。

    老国王就曾经问过他,长大了想不想当国王,小家伙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我才不要,当国王烦死了。”

    走过来,皇甫耀阳一手一个牵住小家伙的手,“那我们就先走了?”

    老国王笑着向二个小家伙挥挥手,人就抬起脸来,语气转为正式和严肃,“关于商贸团的那个项目,我听说了,我支持你的决定,经济增长固然重要,国家的未来更重要。”

    皇甫耀阳轻轻点头,“我知道。”

    “回去吧。”

    两个小家伙礼貌地向他道别,父子三人就一起坐上车,返回庄园。

    路上的时候,皇甫玦小腰背直直地坐在自己的拉子上,皇甫琦就解开儿童座椅的安全带,爬到皇甫耀阳怀里来,像小动物一样缩到他的怀里。

    “爹地,我困了。”

    “睡吧。”

    皇甫耀阳伸开手臂,将他圈到怀里,小家伙就将脸往他的胸口一埋,闭上眼睛。

    笑着看看他的小脸,皇甫耀阳侧脸看向皇甫玦。

    “小玦?”

    “我还不困。”皇甫玦侧脸看看窗外的夜色,“妈妈还没有到上海吗?”

    “大概还要两个小时。”皇甫耀阳扫一眼腕表上的时间,伸手摸摸他的头,“过来吧,爹地抱你一起睡。”

    皇甫玦解开安全带,也爬到他的怀里来。

    一左一右拥住两个小家伙,皇甫耀阳借着窗外的路灯灯光,看着两个小家伙闭着眼睛的乖巧模样,唇角轻扬。

    一路回到庄园,两个小家伙都已经睡着,他一手一个将他们抱出车子,佣人忙着上楼帮二人整理了一下床被。

    他先将皇甫玦送回房间,又将皇甫琦送进自己的房间,亲手帮他脱了衣服,帮他盖好被子。

    又返回皇甫玦的房间,帮小家伙脱了衣服,掖好被角。

    帮二人检查了一遍窗子,又将门仔细关好,他才重新退回来,返回主卧。

    推开手表看看定位仪上冷小野的坐标,果然,还距离上海有一段的距离。

    …

第1152章 还有十分钟……    “不算。”皇甫耀阳推开门走进来,看了看腕表,“还有十分钟……”

    视线扫过桌上没有下完的棋,他笑着开口,“你们两个继续把棋下完吧?”

    规矩就是规矩,说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哪怕他陪他们,也绝对不能提前。

    “好!”

    二个小家伙同时答应一声,坐到桌边,继续下棋。

    皇甫耀阳就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他们对战。

    两个孩子的棋路完全不同,皇甫玦的风格与他相似,是属于非常决断狠辣的那种,颇有大将之风。

    皇甫琦却是不同,他更像母亲,鬼灵精怪,永远不会按常理出牌,骨子里却也有一股决然的气质。

    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谁是赢家。

    更多的时候,他们下到最后都是合棋。

    儿子下棋,父亲观棋,一派祥和。

    老国王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两个孩子都是非常认真专注,并没有注意到他,倒是皇甫耀阳警觉地转过脸,看到走进来的老国王立刻就站起身来。

    “嘘!”

    老国王爱德华抬起手指,示意他不要出声,人就背着手,走到两个孩子身侧。

    看着两个小家伙在棋盘上厮杀,他也是不住点头。

    之前,老国王与皇甫耀阳曾经有过五年之约。

    如今五年早已经过去,老国王却并没有逼迫皇甫耀阳立刻接替王位。

    心疼儿孙的老国王,只是陆陆续续地将一些工作交给他去处理,一来可以循序渐进,二来也是给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多一些时间。

    冷小野要照顾孩子,还有自己的学业和工作,每天也很忙。

    而且,皇甫耀阳已经接手了不少原本属于他的事务。

    现在的老人家,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的工作,他也知道,皇甫耀阳的心思,是想让他顶着国王之位,以免为冷小野带去太多压力。

    一旦成为王后,冷小野将会受到更大的限制。

    老国王也就乐得成全儿孙,做一个闲散国王。

    话说回来,做国王做久了,让他突然闲下来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寂寞。

    这样的结果,倒刚好是两全其美。

    ……

    两个小家伙浑然不觉有人围观,只是你来我往杀得热闹。

    小小棋盘之上,风云变幻,原本皇甫玦看上去似乎是倾向胜利,皇甫琦突然一计奇招,连吃他两个子。

    皇甫琦也不甘落后,一计猛攻,扳回局面。

    ……

    棋盘上的棋子一个个地少下去,然后就变成了僵局。

    最后两个人各剩下三个子,谁也没办法吞下对方。

    皇甫琦捏着一个棋子把玩了两下,耸耸小肩膀。

    “哥,合棋吧!”

    他生性好动,这个时候不可能做到像皇甫玦那么有耐心的。

    皇甫玦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表示同意。

    两个小家伙站起身,这才发现早已经观战许久的老国王,皇甫琦立刻就扑过来,皇甫玦也是笑着向老人家扬起脸。

    老国王宠溺地摸摸两个小毛头的发顶,“太棒了,比起你们的爸爸,你们两个的棋艺也是丝毫不逊色。”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