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算。”皇甫耀阳推开门走进来,看了看腕表,“还有十分钟……”

    视线扫过桌上没有下完的棋,他笑着开口,“你们两个继续把棋下完吧?”

    规矩就是规矩,说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哪怕他陪他们,也绝对不能提前。

    “好!”

    二个小家伙同时答应一声,坐到桌边,继续下棋。

    皇甫耀阳就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他们对战。

    两个孩子的棋路完全不同,皇甫玦的风格与他相似,是属于非常决断狠辣的那种,颇有大将之风。

    皇甫琦却是不同,他更像母亲,鬼灵精怪,永远不会按常理出牌,骨子里却也有一股决然的气质。

    不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谁是赢家。

    更多的时候,他们下到最后都是合棋。

    儿子下棋,父亲观棋,一派祥和。

    老国王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

    两个孩子都是非常认真专注,并没有注意到他,倒是皇甫耀阳警觉地转过脸,看到走进来的老国王立刻就站起身来。

    “嘘!”

    老国王爱德华抬起手指,示意他不要出声,人就背着手,走到两个孩子身侧。

    看着两个小家伙在棋盘上厮杀,他也是不住点头。

    之前,老国王与皇甫耀阳曾经有过五年之约。

    如今五年早已经过去,老国王却并没有逼迫皇甫耀阳立刻接替王位。

    心疼儿孙的老国王,只是陆陆续续地将一些工作交给他去处理,一来可以循序渐进,二来也是给皇甫耀阳和冷小野多一些时间。

    冷小野要照顾孩子,还有自己的学业和工作,每天也很忙。

    而且,皇甫耀阳已经接手了不少原本属于他的事务。

    现在的老人家,基本上也没有太多的工作,他也知道,皇甫耀阳的心思,是想让他顶着国王之位,以免为冷小野带去太多压力。

    一旦成为王后,冷小野将会受到更大的限制。

    老国王也就乐得成全儿孙,做一个闲散国王。

    话说回来,做国王做久了,让他突然闲下来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寂寞。

    这样的结果,倒刚好是两全其美。

    ……

    两个小家伙浑然不觉有人围观,只是你来我往杀得热闹。

    小小棋盘之上,风云变幻,原本皇甫玦看上去似乎是倾向胜利,皇甫琦突然一计奇招,连吃他两个子。

    皇甫琦也不甘落后,一计猛攻,扳回局面。

    ……

    棋盘上的棋子一个个地少下去,然后就变成了僵局。

    最后两个人各剩下三个子,谁也没办法吞下对方。

    皇甫琦捏着一个棋子把玩了两下,耸耸小肩膀。

    “哥,合棋吧!”

    他生性好动,这个时候不可能做到像皇甫玦那么有耐心的。

    皇甫玦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表示同意。

    两个小家伙站起身,这才发现早已经观战许久的老国王,皇甫琦立刻就扑过来,皇甫玦也是笑着向老人家扬起脸。

    老国王宠溺地摸摸两个小毛头的发顶,“太棒了,比起你们的爸爸,你们两个的棋艺也是丝毫不逊色。”

    …

第1150章 我还是不放心耶    皇甫玦平静地落下第二个子。

    “会。”

    皇甫琦皱起小眉毛,黑眸里露出担心的神色,“那怎么办?”

    “爹地会处理。”皇甫玦扬扬下巴,“该你了。”

    “可是……”皇甫琦捏着一颗棋子,“我还是不放心耶。”

    皇甫玦皱着小眉毛看了弟弟一眼。

    “麻烦。”报怨一句,他到底还是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皇甫琦的小脸上立刻就露出笑意来,“快去快去。”

    虽然他不喜欢这样的惩罚,但是家里的规矩,说话要算话,父亲的惩罚,他不能违背。

    时间未到,自然也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留皇甫琦在休息室,皇甫玦拉开门走出来,迈步走到二楼的栏杆处,掂着小脚看向楼下。

    楼下,宴会依旧在继续。

    姬儿已经重新换了一套新的灰色礼服出来,环视四周一眼,注意到正在与皇甫耀阳聊天的父亲,她轻吸口气,迈步走过来。

    当然,还不忘戒备地看看四周。

    没有看到那两个让她大丢面子的小鬼头,姬儿这才松了口气,微笑着走到二人面前。

    “公爵先生,刚才……真是报歉,其实我真得很喜欢您的两个儿子,两个小伙伴实在是太可爱了。”

    “孩子比较顽皮,姬儿小姐不要太在意。”皇甫耀阳淡淡地应了她一句,目光就重新落在部长先生的身上,“很报歉,部长先生,我已经调查过这个项目,鉴于其污染程度,我们并不考虑接受这个项目。”

    “我们保证会尽量将污染程度降到最低,您要知道,一旦这个项目上马,我们会在当地吸收至少几千人的工人,而且整个产业链会惠及的人数还远远不止这些,贵国的经济增长也会因为这个项目的上马加速……”

    “没错。”皇甫耀阳轻轻晃了晃酒杯,“但是,我不能为了短期利益破坏我们的家园。”

    部长还要再说什么,“公爵先生……”

    皇甫耀阳已经向他扬扬杯子,“非常感谢贵团对我国经济的支持,不过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还是请部长先生不要再说了。”

    姬儿责备地开口,“爸爸,您也真是的,宴会上还提什么项目不项目的!”

    “真是报歉,我这个人就是一想到工作就忘了场合。”部长先生歉意地向皇甫耀阳一笑,“我去一下洗手间,姬儿,你陪公爵先生聊一会儿吧。”

    轻耸香肩,姬儿歉意地向皇甫耀阳一笑,“我爸爸就是这样,工作狂……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我很欣赏部长先生的工作态度。”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时间,“失陪。”

    “公爵先生!”姬儿哪里会这样就放他走,忙着上前两步,拦住他,手就伸过来,捏住他拿酒杯的手掌,“早就听说公爵先生,舞姿卓越,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与公爵先生共舞一曲?”

    皇甫耀阳松指,将空杯子留给她,淡然开口,“我还要送两个孩子回家,希望姬儿小姐玩得尽兴,再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