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玦平静地落下第二个子。

    “会。”

    皇甫琦皱起小眉毛,黑眸里露出担心的神色,“那怎么办?”

    “爹地会处理。”皇甫玦扬扬下巴,“该你了。”

    “可是……”皇甫琦捏着一颗棋子,“我还是不放心耶。”

    皇甫玦皱着小眉毛看了弟弟一眼。

    “麻烦。”报怨一句,他到底还是站起身来,“我去看看。”

    皇甫琦的小脸上立刻就露出笑意来,“快去快去。”

    虽然他不喜欢这样的惩罚,但是家里的规矩,说话要算话,父亲的惩罚,他不能违背。

    时间未到,自然也不能走出这个房间。

    留皇甫琦在休息室,皇甫玦拉开门走出来,迈步走到二楼的栏杆处,掂着小脚看向楼下。

    楼下,宴会依旧在继续。

    姬儿已经重新换了一套新的灰色礼服出来,环视四周一眼,注意到正在与皇甫耀阳聊天的父亲,她轻吸口气,迈步走过来。

    当然,还不忘戒备地看看四周。

    没有看到那两个让她大丢面子的小鬼头,姬儿这才松了口气,微笑着走到二人面前。

    “公爵先生,刚才……真是报歉,其实我真得很喜欢您的两个儿子,两个小伙伴实在是太可爱了。”

    “孩子比较顽皮,姬儿小姐不要太在意。”皇甫耀阳淡淡地应了她一句,目光就重新落在部长先生的身上,“很报歉,部长先生,我已经调查过这个项目,鉴于其污染程度,我们并不考虑接受这个项目。”

    “我们保证会尽量将污染程度降到最低,您要知道,一旦这个项目上马,我们会在当地吸收至少几千人的工人,而且整个产业链会惠及的人数还远远不止这些,贵国的经济增长也会因为这个项目的上马加速……”

    “没错。”皇甫耀阳轻轻晃了晃酒杯,“但是,我不能为了短期利益破坏我们的家园。”

    部长还要再说什么,“公爵先生……”

    皇甫耀阳已经向他扬扬杯子,“非常感谢贵团对我国经济的支持,不过关于这个项目的事情还是请部长先生不要再说了。”

    姬儿责备地开口,“爸爸,您也真是的,宴会上还提什么项目不项目的!”

    “真是报歉,我这个人就是一想到工作就忘了场合。”部长先生歉意地向皇甫耀阳一笑,“我去一下洗手间,姬儿,你陪公爵先生聊一会儿吧。”

    轻耸香肩,姬儿歉意地向皇甫耀阳一笑,“我爸爸就是这样,工作狂……希望你不要太介意。”

    “我很欣赏部长先生的工作态度。”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时间,“失陪。”

    “公爵先生!”姬儿哪里会这样就放他走,忙着上前两步,拦住他,手就伸过来,捏住他拿酒杯的手掌,“早就听说公爵先生,舞姿卓越,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与公爵先生共舞一曲?”

    皇甫耀阳松指,将空杯子留给她,淡然开口,“我还要送两个孩子回家,希望姬儿小姐玩得尽兴,再见。”

    …

第1149章 你脸红什么    皇甫玦的小脸上依旧是很平静的表情,“他是我弟弟,保护弟弟是哥哥的责任。”

    “你确定,你是对的?”皇甫耀阳语气深沉地问道。

    皇甫玦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我认为我是对的,如果你因此我要惩罚我,我也没办法。”

    唇角轻扬,皇甫耀阳欣慰地笑起来,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

    “不,爸爸不会惩罚你的,因为我并不觉得你有错。”伸过手掌,将坐在他身侧的皇甫琦也拉过来,皇甫耀阳怜爱地轻抚着两个小家伙的头,“你们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是一家人,都要为了保护对方而努力。”

    “恩!”

    两个小家伙都是懂事的点头。

    “那么……”皇甫耀阳侧脸看向皇甫玦,“你想要什么奖励。”

    皇甫玦坐到沙发上,“我想留在这里。”

    “好。”皇甫耀阳含笑点头,人就从沙发上站直身来,“那我先下去。”

    “爹地!”皇甫琦在沙发上急急开口,“你要离那个怪阿姨远一点哟。”

    皇甫耀阳的手掌原本已经拉住门把手,听到这句,他笑着转过脸。

    “放心吧,除了你妈妈之外,我不会让任何人到我的床|上睡觉的,做男人……”

    “说话算数。”皇甫琦接过话头。

    “没错,所以……一个小时之内,你不许走出房门。”皇甫耀阳抬腕看了看表,“还有52分钟。”

    说完,他拉开门走出休息室。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向两个保镖吩咐一声,他迈步上楼,立刻就抬手唤了一名工作人员过来,“送一些水果和点心到楼上的休息室给两个小伯爵。”

    惩罚归惩罚,他可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渴到饿到。

    工作人员立刻就拿了托盘,端了果汁和一点水果、点心之类的东西送到楼上的休息室。

    休息室里,两个小家伙各拿了一杯果汁喝着,皇甫琦就从茶几下面翻出供消遣用的国际象棋。

    他天生好动,一会儿也呆不住,让他一个人坐在这里一个小时,他跟本不可能做得到。

    “小玦,我们下象棋吧?”皇甫玦轻轻挑起小眉毛,皇甫琦就露出笑意,改口说道,“哥哥,我们下象棋,好不好?”

    “好。”

    皇甫玦没有拒绝。

    两个小家伙一把摆好棋盘,皇甫琦就撑着小身子向他凑过来,扶住他的肩膀。

    皇甫玦疑惑地刚要侧脸,皇甫琦已经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谢谢哥哥。”

    刚才皇甫玦帮他出头一起对付姬儿,皇甫琦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感激的。

    皇甫玦被他亲了一口,小脸上微微有些红,蓝眸里闪过一抹喜色,小手就抬起来抹抹脸。

    “无聊!”

    皇甫琦重新回到自己的位子,脸上就露出坏笑,“我又不是女孩子,你脸红什么?”

    “我才没有。”皇甫玦不悦地反驳,捏起一颗棋子落子,“下棋。”

    皇甫琦捏了一颗棋子走了一步,“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再去勾|引爸爸?”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