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说完,他径直绕过姬儿,大步上楼。

    姬儿站在远处,看着他迈步走远,微微地抿了抿红唇。

    “人他呢?”

    部长重新走回来,没有看到皇甫耀阳,疑惑地看向四周。

    “走了。”

    “走了?”部长先生看看楼梯的方向,“他竟然对你不感兴趣?”

    原本,姬儿接触皇甫耀阳,只是为了拿下这个项目。

    不过现在,在见过这个男人本人之后,她已经不仅仅是为了这个项目。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她一定要将他拿下。

    姬儿抱起胳膊,将皇甫耀阳喝过的空杯子送到嘴边,贴到唇侧,轻轻用舌尖舔了舔杯口,“只要他是男人,就不可能拒绝我。”

    “你有什么想法。”部长先生问。

    姬儿轻扬唇角,“我已经查过,他的夫人不在庄园,今天吓到孩子,刚好我明天过去探望他们一下。”

    无论她走到哪里,都有一群男人如苍蝇一样盯过来,她倒不信,这个男人会和别的男人不同。

    ……

    ……

    皇甫耀阳走上楼梯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站在栏杆边已经向他转过脸来的皇甫玦。

    走过来,在小家伙面前停下,他温和地注视着面前的儿子。

    “在看什么?”

    “那个女人。”皇甫玦并不掩饰。

    他和弟弟皇甫琦不同,想要什么,想说什么,从来都是无比直接。

    皇甫耀阳侧脸看了看,下面宴会厅里的姬儿,伸手牵住小家伙软软的手掌。

    “在没有你们之前,曾经有无数的女人想要诱惑爸爸,甚至在与你妈妈结婚之后,也有不少。”他笑着看看儿子,“不过,你们两个不用担心,爸爸喜欢的女人只有你们妈咪一个人。”

    “你们会永远在一起,对吗?”皇甫玦很认真地问。

    皇甫耀阳侧脸,语气很正式地回答,“当然。”

    说着,他就蹲下身,向小家伙伸过自己的左手。

    在他的无名指上,闪动着一枚晶莹的钻戒,那是他和冷小野的婚戒。

    “看到这枚戒指了吗?我和你妈妈曾经一起在神的面前发过誓,这意味着一个誓言,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的誓言。”

    皇甫玦眨眨眼睛,“那你爱妈咪吗?”

    皇甫耀阳温和地抚抚他的小脸,“我们正是因为互相相爱,才会结婚,才会有你们。”

    小家伙懵懂地点点头,“我也爱你,爹地。”

    “我知道。”皇甫耀阳轻轻吻吻他的额头,“我也爱你,爱小琦,就像爱你们的妈咪一样……所以,不要担心,没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小家伙扬起粉嫩嫩的唇角,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意。

    然后,他重重点头。

    “好了!”皇甫耀阳站起身,牵住他的小手一起走向休息室,“现在,我们去看看关禁闭的小琦。”

    父子两人一起走到休息室附近的时候,皇甫琦正推开门,将小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向外看。

    看到皇甫耀阳走过来,他立刻扬唇向父亲一笑,“我可没有走出去,只是将头探出来而已,这不算犯规。”

    …

第1148章 我觉得我没有错    “一看就看得出来呀,那个怪阿姨抓着你的手不放,还向你抛媚眼……”皇甫琦学着姬儿的样子挤了挤眼睛,“就像这样……我们都看到了,她就是想要和你上|床。”

    连上床都出来了?!

    皇甫耀阳眉头皱紧,“这些是谁教你们的?”

    “这还用教吗?”皇甫琦小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我随便想个办法而已。”

    皇甫耀阳抬手扶住他的小脸,“我是说……‘上床’这个词!”

    皇甫琦眨眨眼睛,皱着小眉毛想了想,“哦……是在保罗叔叔的电脑上。”

    保罗是庄园里的保镖队长,这两个小东西肯定不知道是,在他的电脑里看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电影,才学会“上|床”这个词。

    “该死!”

    皇甫耀阳不悦地低骂。

    这些家伙,竟然敢让他的儿子看到这种东西,回去庄园之后,一定要将这些家伙狠狠地惩罚一顿。

    皇甫琦小嘴一遍,精致小脸上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抬起生着长长金棕色睫毛的眼睛,偷偷地看向皇甫耀阳。

    “爹地是在骂我吗?”

    那声调,那表情……就好像是马上要哭却又努力忍着的样子。

    注视着眼前那张小脸,皇甫耀阳明知道他是伪装,还是心中一软。

    “我不是骂你,我是骂保罗。”

    小家伙眼底闪过喜色,却还努力控制着情绪。

    将他的小表情收在眼中,皇甫耀阳重新肃起脸色。

    “不过……”

    皇甫琦立刻小脸一垮。

    他很清楚,“不过”后面,肯定就不会有好事情了。

    “你今天做得确实非常过分,所以……爸爸要惩罚你,从现在开始,直到宴会结束,不许离开这个房间。”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皇甫耀阳对自己的军队一向是赏罚分明,对孩子也是一样。

    做错事,就要惩罚。

    皇甫琦扁着小嘴,垂头丧气地垂下头。

    关禁闭,对他绝对是最可怕的惩罚。

    如果可以选,他宁可皇甫耀阳狠狠揍他一顿,也不要在一个地方呆上几个小时。

    看着他可怜兮兮的模样,皇甫耀阳不由地又有点心软。

    “不过……鉴于你是为了妈咪出头,爸爸可以减少一点你的惩罚,就减到一个小时好了。”

    原本沮丧的小脸瞬间重新盛开,皇甫琦立刻就欢呼着重新扑过来。

    “谢谢爹地……能不能再减少一点,半个小时?!”

    “no!”

    这一次,皇甫耀阳很坚持。

    “那好吧,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小家伙抬腕看看表,“8点05分,到9点05就结束了哟!”

    皇甫耀阳点点头,小家伙走开去坐到沙发上,皇甫耀阳就转脸看向皇甫玦。

    “现在,该你了。”

    皇甫玦迈步走到他面前。

    皇甫耀阳抬手扶住他的小肩膀,“你知道你错在哪儿吗?”

    小家伙的蓝眸毫不回避地注视着皇甫耀阳的眼睛,“我觉得我没有错。”

    异色双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笑意,皇甫耀阳脸上却依旧严肃。

    “明明知道皇甫琦错了,你还帮他,这不算吗?”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