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次来a国,可是为了一个很大的合作项目来的,他故意带上善长交际的漂亮女儿,就是为了能够游说a国高层,允许他们将一个污染比较大却利润非常高的项目在a国设立。

    好不容易让女儿与皇甫耀阳见上面,部长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搞成这样。

    “姬儿!”向皇甫耀阳道完歉,部长转脸看向女儿,“向公爵先生道歉!”

    他的目光里,带着威严。

    姬儿心中虽然不悦,却也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而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过去被这两个小混蛋气得太过失态,她忙着调查了一下表情,走上前来,脸上重新露出优雅的笑意。

    “公爵先生,非常失礼,我今晚上酒喝得多了些,刚才的失态还请公爵先生,还有……”姬儿笑着看看两个小家伙,“两个小伯爵见谅。”

    轻轻拨拨额上被酒水打湿的头发,她笑着蹲下身去,“两位小伯爵先生,刚才只是误会,我只是很喜欢你们两个,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好可怕!”

    皇甫琦原本已经探出半张小脸,立刻就将脸缩了回去。

    皇甫玦依旧一脸酷酷的样子,抿着小嘴没出声。

    “失陪!”

    皇甫耀阳的脸色稍稍缓和,向姬儿和他的父亲部长先生,轻轻点了点头。

    人就转过身来,看看缩在他身后的皇甫琦。

    “你们二个,跟我上楼。”

    他迈步走向楼梯的方向,两个小家伙就一起转身,跟着他走向楼梯的方向。

    上楼的时候,皇甫玦侧脸看看身边的皇甫琦,目光里的表情很明显——你惨了。

    皇甫琦耸耸小肩膀,回他一个眼色——彼此彼此。

    一旁的工作人员忙着走上前来打圆场,“两个小伯爵还小,二位不要太计较。”

    “没什么,孩子吗,很正常的。”部长先生笑得一脸平静。

    工作人员回他一笑,立刻就招呼手下过来,“来人,带姬儿小姐去换身衣服。”

    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立刻就走上前来,将姬儿引离大厅。

    宫庭侍者过来迅速擦干净地板,一场小闹剧暂时平息。

    楼上。

    皇甫耀阳大步走到一间休息室,带头走进去,两个小家伙就跟着他走进来。

    “关门。”

    转过身,皇甫耀阳皱眉吐出两个字。

    保镖立刻退出去,将门关好。

    皇甫琦偷眼看看父亲的表情,向前迈了几步走到他面前。

    “爹地,对不起……我是故意的,您惩罚我吧!”

    两个小东西都是人精,自然也早把父母的脾气摸清楚。

    在妈咪面前,可以用糖衣炮弹,在爸爸面前,那些招术不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主要认错。

    皇甫耀阳坐到沙发上,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为什么?”

    “因为她想要勾|引你啊!”原本耷拉着小脑袋的皇甫琦,立刻就抬起脸来,“爸爸是妈妈的,别人的女人不许碰!”

    皇甫耀阳眉尖跳了跳,有些哭笑不得。

    这些小东西,从哪里学得这些乱七八糟的?

    “你怎么知道她要勾|引我?”

    …

第1146章 怪阿姨?!    姬儿注视着那个从皇甫耀阳身后探出头来,满脸委屈的小鬼头,整个人都是错愕地愣在原地。

    足足过了五秒钟,她才反应过来,懊恼地质问道,“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做?!”

    皇甫琦越发做出害怕的样子,抓着皇甫耀阳的裤子向后缩。

    “爹地,怪阿姨好可怕!”

    几人身边原本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刚才皇甫琦那一声尖叫,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看到这边似乎是有事发生,宾客们都是好奇地走过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怪阿姨?!

    听着自己这个新称谓,姬儿气得脸都涨红了。

    “你……你怎么可以污蔑我,我跟本就没有做过!”

    皇甫琦整个人都缩到皇甫耀阳的身后,“变|态阿姨好可怕……呜呜呜……”

    “你!”姬儿气结,伸手就拉住他的小胳膊,“你向大家说清楚,我到底有没有摸过你!”

    皇甫琦立刻就变本加厉地哀嚎起来,“爹地,救命……好疼……啊……”

    姬儿只是拉着他不放,“你不要装蒜……”

    “放手!”

    皇甫耀阳皱着眉,不悦地低喝出声。

    虽然他知道,这是自家儿子搞得鬼,但是这两个小宝贝,就算是严厉如他,都不曾动手打过一个指头。

    现在却被姬儿拉扯,他早已经有了怒意。

    自家儿子,便是有错,也是自己教训。

    “姬儿!”

    姬儿的父亲部长先生,也意识到女儿的失态,厉喝出声。

    听到二人的声音,姬儿一愣,忙着将小家伙松开,皇甫琦立刻就逃到皇甫耀阳身后。

    哗!

    不等姬儿直起身子,一杯酒水已经毫无征兆地泼过来,正浇在她的脸上。

    咳!

    酒水泼了满脸,还有一些呛进口鼻,姬儿抬手捂了一把脸,又是喷嚏又是咳嗽,一旁的侍者忙着送过纸巾。

    大家原本的注意力都在皇甫琦身上,现在又出现这样的波折,目光立刻就移过去。

    只见,皇甫耀阳身边不远处的空地上,套着小西装一直沉默的皇甫玦,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空杯子。

    很明显,刚才的酒水就是他泼的。

    姬儿擦掉脸上的酒水,目光也落大皇甫玦的身上。

    意识到泼自己酒的,竟然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她的脸色瞬间铁青。

    抬起小手,将空杯子递给身边的一个宫庭侍者,皇甫玦酷酷开口。

    “离我弟弟远点,变|态!”

    “你……”

    姬儿怒极,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向皇甫玦的脸。

    小家伙站在原地,动都没动。

    一只手掌,在她还没有碰到皇甫玦之前,已经伸过来,抓住她的腕。

    皇甫耀阳一把将她甩开,姬儿站立不稳,人踉跄着后退三步,撞在身后的助理身上才重新稳住脚步。

    异色双眸微微眯起,皇甫耀阳冷冷地注视着一脸怒意和委屈的姬儿。

    “姬儿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行!”

    “公爵先生,真得对不起,我这个女儿……就是有时候个性急了一点。”

    姬儿的父亲,部长先生忙着向他道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