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姬儿注视着那个从皇甫耀阳身后探出头来,满脸委屈的小鬼头,整个人都是错愕地愣在原地。

    足足过了五秒钟,她才反应过来,懊恼地质问道,“你……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那么做?!”

    皇甫琦越发做出害怕的样子,抓着皇甫耀阳的裤子向后缩。

    “爹地,怪阿姨好可怕!”

    几人身边原本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刚才皇甫琦那一声尖叫,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看到这边似乎是有事发生,宾客们都是好奇地走过来,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怪阿姨?!

    听着自己这个新称谓,姬儿气得脸都涨红了。

    “你……你怎么可以污蔑我,我跟本就没有做过!”

    皇甫琦整个人都缩到皇甫耀阳的身后,“变|态阿姨好可怕……呜呜呜……”

    “你!”姬儿气结,伸手就拉住他的小胳膊,“你向大家说清楚,我到底有没有摸过你!”

    皇甫琦立刻就变本加厉地哀嚎起来,“爹地,救命……好疼……啊……”

    姬儿只是拉着他不放,“你不要装蒜……”

    “放手!”

    皇甫耀阳皱着眉,不悦地低喝出声。

    虽然他知道,这是自家儿子搞得鬼,但是这两个小宝贝,就算是严厉如他,都不曾动手打过一个指头。

    现在却被姬儿拉扯,他早已经有了怒意。

    自家儿子,便是有错,也是自己教训。

    “姬儿!”

    姬儿的父亲部长先生,也意识到女儿的失态,厉喝出声。

    听到二人的声音,姬儿一愣,忙着将小家伙松开,皇甫琦立刻就逃到皇甫耀阳身后。

    哗!

    不等姬儿直起身子,一杯酒水已经毫无征兆地泼过来,正浇在她的脸上。

    咳!

    酒水泼了满脸,还有一些呛进口鼻,姬儿抬手捂了一把脸,又是喷嚏又是咳嗽,一旁的侍者忙着送过纸巾。

    大家原本的注意力都在皇甫琦身上,现在又出现这样的波折,目光立刻就移过去。

    只见,皇甫耀阳身边不远处的空地上,套着小西装一直沉默的皇甫玦,不知何时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空杯子。

    很明显,刚才的酒水就是他泼的。

    姬儿擦掉脸上的酒水,目光也落大皇甫玦的身上。

    意识到泼自己酒的,竟然是这么一个小东西,她的脸色瞬间铁青。

    抬起小手,将空杯子递给身边的一个宫庭侍者,皇甫玦酷酷开口。

    “离我弟弟远点,变|态!”

    “你……”

    姬儿怒极,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向皇甫玦的脸。

    小家伙站在原地,动都没动。

    一只手掌,在她还没有碰到皇甫玦之前,已经伸过来,抓住她的腕。

    皇甫耀阳一把将她甩开,姬儿站立不稳,人踉跄着后退三步,撞在身后的助理身上才重新稳住脚步。

    异色双眸微微眯起,皇甫耀阳冷冷地注视着一脸怒意和委屈的姬儿。

    “姬儿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行!”

    “公爵先生,真得对不起,我这个女儿……就是有时候个性急了一点。”

    姬儿的父亲,部长先生忙着向他道歉。

    …

第1145章 我对口红过敏    一个小时之后,车队驶入王宫,在台阶前停下,保镖拉开车门,两个小家伙分别从两侧车门下车。

    不同于之前套着t恤短裤的随意,此时此刻,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换上合体的浅灰色小西装。

    白衬衫上扎着银灰色领结,领口上装饰着黑色宝石的小袖扣,金棕色头发也是梳理得整整齐齐,完全是一幅小绅士的模样。

    随后走下来的皇甫耀阳也是一身同色系的灰色西装,伸过手掌,一左一右地牵住两个小家伙,父子三人迈步行上台阶。

    宴会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参加宴会的宾客。

    这一次,是一个外国的贸易团过来a国,其中还有这个国家的一位部长随行,作为礼仪,王宫中才举行宴会招待。

    只不过,这等档次的贸易团,没有必要国王出席,女大公又不在国内,所以王宫才将事务安排给身为王妃的冷小野。

    冷小野临时回上海,皇甫耀阳就代为出席。

    父子三人一走进宴会现场,立刻就吸引了无数目光。

    这也难度,这样父子三人,走在一起,实在是太过耀眼,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看到三人出现,王宫里的工作人员立刻就贸易团的团长——部长先生还有另外两位国中的主要成员引到三人面前。

    部长先生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跟在他身侧的一位是三十来岁的男子,另一位则是一位留着漂亮金色波浪花,套着一件露背黑色礼服的年轻女人。

    “我来介绍……”

    工作人员刚刚开口,金发女人已经主动向皇甫耀阳伸过手掌,“不用介绍了,这位一定就是名满天下的特蕾莎公爵先生,我肯定不会认错的,不是吗?”

    “这位是姬儿小姐,部长先生的女儿。”工作人员在一旁介绍道。

    “你好。”皇甫耀阳伸过手掌,轻轻握了握姬儿小姐的手掌,两人的手指只是接触了三秒,他就张开手指,想要将手缩回,哪想,对方却并没有立刻松开他,反倒收紧手指。

    皇甫耀阳略有些错愕,抬脸看过去,对方已经笑着将手指松开。

    两个小家伙将这个小细节看在眼里,看看姬儿,目光同时转脸看向对方,都是各自自家兄弟眼中的不满。

    皇甫耀阳又与部长和副团长握了手,便将自己的两个儿子介绍给三人。

    两个小家伙分别与三人握手,姬儿明显是想要讨好皇甫耀阳,弯下身来,想要亲吻皇甫玦。

    不等她靠近,皇甫玦已经淡淡开口,“我对口红过敏。”

    “报歉。”姬儿嘴角抽了抽,转过脸看向皇甫琦,“亲爱的,你没有口红过敏吧?”

    皇甫琦扬着小嘴,“当然没有。”

    姬儿一笑,“那我可以你亲你吗?”

    皇甫琦小嘴越发向上扬起,“当然。”

    姬儿这才松了口气,凑过来想要亲他。

    不想,嘴还没有碰到他的脸,皇甫琦已经像被电到一样尖叫出声,急急地从她面前跳开。

    “你为什么摸我?!”

    姬儿被他吓了一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

    皇甫琦却已经缩在父亲身后,仿佛受到惊吓一样地露出小脸,“爹地,她是变|态,她摸我……那里!”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