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然,为了凭借自己的真实实力,她并没有对外宣布这件事情,工作室的人员也从来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坐上飞机,利用飞机起飞前的时间,她特意给皇甫耀阳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过去,却并没有打通,语音提示手机关机。

    冷小野疑惑地推开手表,看看上面的定位仪。

    定位仪显示,皇甫耀阳正在向着a国首都的方向移动,她不由地吐吐舌头。

    这样的速度,对方明显是在飞机上,不难想象,他是提前完成工作回来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她却不在家。

    “老公,真是报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轻语一声,她迅速进入短信箱,给皇甫耀阳发了一条短信。

    “耀阳欧巴,对不起哟,上海那边有点急事,我要过去一趟……”

    正输到一半,空乘人员已经走过来,示意她关掉手机,冷小野只好迅速结束那么短信。

    “我会尽快赶回来的,老公再见,想你,亲亲!”

    将短信发过去,她迅速关掉手机。

    飞机缓缓起飞,冷小野靠在头等舱舒服的坐椅,看了看外面渐远的a国,心中也是有些不舍。

    五年转眼过去,时间快如白驹过隙。

    转眼,都已经这么久了。

    看看左手指上的婚戒,冷小野小心地将戒指取下来,挂到颈上垂着的细链子上。

    她倒并不是在意自己结婚的事情,只是这样的戒指,实在太过夸张。

    看着掌心那枚婚戒,她轻扬唇角。

    拉开衣襟,将戒指藏到衣服内,立刻就翻开电脑,查看之前与供货商签下的买卖材料合同,仔细寻找出其中的漏洞,用红色标出之后,她轻轻打个响指。

    这些家伙,竟然敢以次充好,以为他们就小工作室就敢店大欺客。

    哼!

    这次过去上海,一定要让这些家伙好好地吃点苦头。

    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冷小野立刻就取出画本,拿了铅笔描画起来。

    这一次,香港有一个国际时装设计大赛,她已经以工作室的名义报了名。

    如果可以得奖的话,那无论是对于她的工作生涯还是对于工作室,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历,她个人也是很重视这一次的比赛。

    毕竟,学了这么多年的设计,这也是对于她的学识与创意的一个肯定。

    ……

    ……

    冷小野坐在飞机上赶往上海的时候,皇甫耀阳的直升飞机亦已经落在庄园的停机坪内。

    注意到旁边停着的另外一架直升机,皇甫耀阳微微挑眉。

    飞机在这里,难道小野她……回庄园了?

    这丫头不会是发现他回来,特意赶回来与他汇合的吧!

    这一次,参加联合空演,他也是出门好几天才回来,几天没见自家老婆,皇甫耀阳早已经思念成疾,那边工作一完,他立刻就赶了回来。

    跳下飞机,他大步走过草坪,迈上台阶。

    客厅里正在下棋的小哥俩,听到脚步声,齐齐转过脸,看到皇甫耀阳,两个小家伙立刻就同时站起身来。

    …

第1141章 都要流口水了    这个小东西和父亲一样,外冷内热,偶尔说一两句暖心的话,小大人般的懂事模样,让人又心疼又感动。

    “夫人,我们得走了。”老管家拉了女佣为她收拾好的行李,走过来提醒道。

    “好。”冷小野站起身,“小玦小琦,妈咪要走了哟,你们二个不许给管家和玛丽添乱,知道吗?”

    “知道啦!”

    “知道。”

    二个小家伙同时应了一声,脱着长声的是皇甫琦的声音,简单利落的是皇甫玦的声音。

    一起走下台阶来,目送冷小野上了汽车,挥手向她道别。

    “妈咪,一路顺风。”看着冷小野的车子驶远,皇甫琦还在那里挥着小手喊,“妈咪,要想我哟,妈咪……我会想你的!”

    “飞机顺风看会掉下来的。”皇甫玦在一旁淡淡提醒。

    皇甫琦撇撇小嘴,“我知道啊,我是说妈咪从这里到机场一路顺风,又不是送飞机。”

    抬起小手,拍拍他的肩膀,皇甫玦轻轻摇头,“错了就改正,狡辩不是好习惯。”

    “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改?”皇甫琦和他一起走进客厅,看看左右,凑过来,拥住哥哥的小肩膀,“皇甫玦……”

    “停!”皇甫玦竖起手掌,“不行!”

    “我还没有说话,你就说不行?!”

    皇甫玦侧脸看向弟弟的脸,“不用听,也知道你肯定不是好提议。”

    “你还没听怎么知道?”皇甫琦凑到他的耳边,向他咬耳朵,“妈妈不在,爸爸也不在,我们两个去上海好不好?”

    “no。”皇甫玦立刻否定了他的提议。

    “你不想去看看妈妈在那边是什么样子吗?别说你不想去,我才不相信……还有上海的蟹黄包,你不想吃了吗?”皇甫琦夸张地伸出小舌头舔舔嘴唇,“一想到我都要流口水了……”

    皇甫玦抱着小胳膊转过脸,“no。”

    “为什么?”

    “我答应过妈咪,看好你,做男人要说话算数。”

    皇甫琦一脸无奈地躺倒在沙发上,做晕倒状。

    “好了,算我没说。”

    ……

    ……

    乘车赶到机场的路上,冷小野还不忘叮嘱老管家,一定要看好皇甫琦。

    两个孩子里,她最担心的就是皇甫琦,那个小家伙和她一样野,在一个地方呆上两天,他都要浑身难受。

    她去上海不能带他们同行,皇甫耀阳又不在家,她总是有些不放心。

    如果不是这一次,事发突然又事态紧急,她是绝对不会将两个小家伙单独留在家里的。

    老管家将她送到登机处,“夫人您放心去吧,我去看好两个小少爷的!”

    “那好吧,辛苦您了。”

    冷小野看看手表,急匆匆地走进安检口。

    与皇甫耀阳结婚之后,她因为怀孕生子休学两年半,直到两个孩子满两岁之后,她才重返学院修完全部课程,如今还在续读研究生的课程。

    心中,一直还有一个设计师的梦想,皇甫耀阳也是一直支持她,并没有因为结婚就放弃。

    为了能圆这个梦想,去年年底,她就在上海注册了工作室,从事服装设计和订制的工作。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