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语气,要有多委屈有多委屈,小眉毛皱着,睫毛上还挂着泪珠,那般模样,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心疼。

    只怕最铁石心肠的人,看到他的样子,也会难免心里发软。

    但是,冷小野没有心软,她只是伸过手掌,从他的口袋里摸出一瓶眼药水,晃了晃。

    “那……这个是什么?!”

    这个小东西,虽然是弟弟,却比哥哥难缠许多。

    皇甫玦的个性与皇甫耀阳相仿,执拗骄傲,他喜欢做的事情,他就是直接去做,不管别人反对也好,喜欢也好。

    但是皇甫琦不一样,这个小东西,每次都会有新的花招让你就范。

    时间长了,冷小野也摸出两个小家伙的脾气。

    无数次被这个小东西的苦肉计、糖衣炮弹……折腾得投降之后,她也渐渐地开始摸索出应对他的方法。

    如果你认为,当冷小野拿出那瓶眼药水,弟弟皇甫琦就会认错的话,那你就错了。

    小家伙天真地眨掉睫毛上沾着的眼药水,瞪着一对无邪的大眼睛看向她手中的小瓶。

    “咦……这是什么?怎么会在我的口袋里?!”

    冷小野指指上面的英东方文学网.east330.,“不认识上面的单词吗?这是滴眼液,是妈妈眼睛不舒服的时候往眼睛里滴的。”

    “哦……”皇甫琦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原来是滴眼液呀……那……为什么在我的口袋里?”

    明明知道,小家伙是在伪装,冷小野却还是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

    “我想,也许是有我不小心放在你口袋里了?”

    皇甫琦也笑起来,“妈咪你记忆好差!”

    肃起脸色,冷小野抬头在他的头上轻轻敲了一计,“不想去看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了是吗?”

    小东西,证据都被她抓到了,还在那里和她玩捉迷藏。

    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皇甫琦扬唇露出最天真的笑意。

    “妈咪,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妈咪有工作,小琦最坚持妈咪的工作了,小琦一定乖乖的!”

    “你个小妖孽!”冷小野笑着吻吻他的小脸,伸手在他软软的小脑袋上捏了捏,“好了,妈咪不生你的气,不过下一次,拜托换一个有创意的想法……还有,这种滴眼液小朋友是不可能用的,否则会伤害你的眼睛的。”

    “谢谢妈咪,小琦知道了。”

    小家伙立刻抱住她的脖子,在她脸上连亲了好几口。

    最后,还不忘向哥哥皇甫玦的方向看看,得意地眨眨眼睛。

    哥哥皇甫玦只是微微撇撇粉嫩的小嘴,对他的行为表示出极大的不屑。

    这时,冷小野已经走过来,在皇甫玦面前蹲下,伸手扶住他的小肩膀,“妈妈不在,爸爸要明天才能回来,你要看好弟弟,好不好?”

    “妈咪,放心。”小家伙懂事的点点头,小手就伸过来,扶住她的脸,在她的颊上亲了一下,“妈咪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冷小野轻轻叹了口气,“如果顺利的话,大概两三天,如果不顺利,可能就要多耽搁几天了。”

    …

第1139章 我!    弟弟皇甫琦听到这话,立刻又露出委屈的表情,“那我们不是好久才能见到妈咪。”

    “妈咪会尽快把工作处理好的。”冷小野一手一个拥住两个小家伙,“你们两个在家里乖乖听话,我保证,一旦这次工作处理处,立刻就回来陪你们度假,好不好?”

    这一次,两个小家伙都是点头。

    “那好。”冷小野抬腕看了看手表,“去穿鞋子,然后我们回庄园。”

    弟弟皇甫琦立刻向哥哥挑战,“哥哥,我们看谁先到飞机上好不好?”

    哥哥皇甫玦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兴趣,“没有比得必要。”

    “说得也是……”皇甫琦向他做个鬼脸,“反正你总是输。”

    皇甫玦听了,小眉毛就挑起来。

    一向骄傲的小家伙,从来是不肯认输的。

    二人小家伙对视一眼,然后就一齐跑起来。

    看着两个小人儿奔跑的身影,随着跑步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芒的短发,冷小野的唇角很自然地就向上扬起,露出温柔的笑意来。

    两个小家伙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小家伙,而且性格迥异,应付起来并不容易。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两个小家伙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光是相貌精致,智商也是胜过常人,和爸爸妈妈一样,有着过人的心智。

    哥哥皇甫玦性格沉稳,遇事冷静,弟弟皇甫琦个性跳脱,鬼点子最多。

    同时照顾两个孩子虽然比一个要累上许多,却也有一个孩子所没有的诸多乐趣。

    “夫人!”保镖迎过来,“您要回庄园是吗?”

    冷小野停下脚步,“上海的服装公司出了一些事情,我要过去看看,帮我打电话给老管家,给我订飞上海的机票,越早越好。”

    “好的。”

    保镖答应一声,转身去打电话。

    两个小家伙已经跑上鞋子,向着直升机的方向跑过去。

    冷小野向佣人交待一句,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提电脑,踏上直升机。

    她爬进直升机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各自在椅子上坐好,自己系好安全带。

    将手提电脑放到行李架上,冷小野笑着询问,“谁赢了?!”

    “我!”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地说道。

    冷小野拿过耳麦,交给二个人手里,“并列第一吗?!”

    皇甫琦摇摇小脑袋,“不是啦,是我第一,我的手先伸进直升机的。”

    一旁,哥哥皇甫玦语气淡淡地开口。

    “脚进来才算。”

    “那跑步比赛的时候,身体冲破终点线算第一是怎么回事?”皇甫琦反问道。

    皇甫玦不急不恼,“只有脚踏进直升机,才是在直升上。”

    皇甫琦咧嘴露出一口小白牙,“那我要是倒立着进来呢?”

    皇甫玦淡淡白他一眼,“倒立着,你连台阶都上不来。”

    眼看着两个小家伙又开始辩论,冷小野耸耸肩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走吧!”

    飞行员启动飞机,两个小家伙还在辩论。

    当然,一直到直升机在庄园落下,两个小家伙也没有分出胜负,各有各的理论,各有各的想法和依据。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