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仔细将知情书看了一遍,皇甫耀阳拿过笔,却并没有立刻签,只是皱眉看着为冷小野准备麻醉的医生。

    “如果她有事……我第一个要你的命!”

    麻醉师被他吓得脸色一白,“公……公爵先生,我……我一定尽全力。”

    轻吸口气,皇甫耀阳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人就走过来,扶住冷小野的肩膀,将她的头拥到怀里。

    麻醉剂注入体内,疼痛渐渐缓解,在他的安抚之下,冷小野很快就沉沉睡去。

    皇甫耀阳看着她重新安静下来的样子,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接过助产士递过来的毛巾,帮她擦了擦汗,这才终于松了口气。

    几个小时之后,冷小野一觉睡醒,整个子宫颈的扩张亦已经达到生产的程度。

    冷小野被带进无菌产房,皇甫耀阳也洗了手,戴了口罩头罩……一起跟进来陪她。

    羊膜破损羊水流出,在医生和助产士的帮助下,冷小野一点点地用力,第一个小家伙顺利产出。

    一声婴啼打破产房的寂静,冷小野抬脸想要去看他,医生却已经提醒她第二个要出生。

    因为在孕期做过不少产妇瑜伽之类的准备工作,两个小家伙的胎位都很正,生产得很是顺利。

    在冷小野都已经快要精疲力尽的时候,第二个小家伙亦已经顺利产出。

    听到那一块婴啼,她无力地靠到产床上。

    医生为她时行最后的清洁工具,皇甫耀阳没有去看孩子,而是侧脸扶住冷小野的脸。

    “小野……你怎么样?!”

    深深吸了口气,冷小野缓缓睁开眼睛,向他露出一个苍白的笑意。

    “没事……我很好。”

    用毛巾帮她擦擦额上的汗,皇甫耀阳心疼地吻吻她的脸。

    “对不起小野,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孩子了。”

    她轻笑出声,“傻瓜。”

    “真是两个漂亮的小家伙,他们的眼睛好特别。”

    “是啊!”

    两个助产士早已经感叹出声。

    听到二人的声音,冷小野转脸看向一边,“我想看看孩子。”

    “把孩子抱过来。”皇甫耀阳立刻转脸下令。

    两个助产士抱着两个包裹着雪白襁褓的小家伙走过来,送到冷小野和皇甫耀阳面前。

    她侧脸看过去,只见两个小家伙都是粉粉嫩嫩肉乎乎的样子,头发是和皇甫耀阳一样,漂亮的金棕色。

    一个正在睁着一对黑亮的眼睛,四下好奇地观看,两只小手还在半空中无意识地瞎抓。

    另外一个,则安安静静地躺在助产士怀里,睁着一对蔚蓝色的眸子,侧着头看着她。

    冷小野转过脸,看着这两个小家伙。

    他们没有像皇甫耀阳那样纯正的金色眸子,一个像母亲冷小野,是黑眸,一个像皇甫耀阳的一只眼睛一样,是蔚蓝如海的颜色。

    但是,灯光下,两个小家伙的眼睛里,都是闪烁着细碎的金芒。

    如果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在他们的眸子里,同样都有着晶莹的金色纹色。

    那样的眼睛,一对就像是夜空洒满金色繁星,一对就像是大海之上泛着金色流光,独特而迷人。

    …

第1130章 每个孕妇都要经历    两个男孩,两个女孩都有不同的赔率,龙凤胎则是最高的一比十。

    从冷小野与皇甫耀阳正式对外宣布怀孕的消息之后,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礼物也是每天都源源不断地寄到庄园和王宫。

    大到宝石、首饰,小到衣服、玩具……应有尽有。

    为了收纳这些礼物,女佣不得不将楼下的两间房间收拾出来作为储藏室。

    这两个孩子,注定会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当然,此时此刻,身为准爸妈的皇甫耀阳与冷小野,完全没有心情去想孩子的性别。

    车子驶过路过,皇甫耀阳双臂小心地将冷小野圈在怀里,目光只是紧紧地盯着她的脸。

    “小野……怎么了?!”

    冷小野从他怀里抬起脸,小脸略有些苍白,“没事……就是有点疼。”

    其实,不是有点疼,是真得很疼。

    “快帮帮她!”

    皇甫耀阳皱眉看向对方的助产士。

    助产士小心地扶着冷小野一侧的胳膊,好让她躺得更舒服些,听到皇甫耀阳这句,她一脸无奈地抬起脸。

    “对不起,公爵先生,生产时的阵痛……这是没有办法的,每个孕妇都要经历。”

    “笨蛋!”

    皇甫耀阳不悦地骂了一声,重新将目光落在冷小野脸上,吻着她的额,手就伸过去托住她的腰。

    “这样好点吗?!”

    又是一阵阵痛传来,冷小野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掌,手指都因为用力而苍白。

    感觉着她手指的力度,皇甫耀阳的眉也是越发皱紧,当即气恼地抬起脸,向司机吼道,“开快点!”

    “是,公爵先生。”司机应着,却不敢真得开太快。

    车上不仅有王储,还有未来的两个小王子,他可不敢将这些人的生命来开玩笑。

    生怕皇甫耀阳担心,冷小野也是努力控制着自己,尽管很疼,还在保持着微笑。

    “老公,没事……不……不用着急的,这才只是开始呢!”

    为了顺利地生下孩子,她这段时间也是恶补了不少孕期知识,知道自己现在才是刚刚开始阵痛,离真正的生产还很远。

    当然,冷小野也是被这难挨的痛苦狠狠地打击了一把。

    虽然已经有过心理准备,冷小野认为自己这样的人应该完全可以承受,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生孩子这么疼啊?!

    车子一路在皇甫耀阳不悦发脾气的声音中,驶进医院。

    门口处,车子和医生都已经严阵以待,车子刚一停下,众人立刻就拥过来,小心地帮着皇甫耀阳将冷小野放到移动病床上。

    护士们小心地将车子推进去,皇甫耀阳就伸手握住冷小野的手掌,一路跟着跑进走廊。

    很快,冷小野就被送到专属于她的病房,主治医生将不相干的人员赶到门外,只留下皇甫耀阳和助产士,仔细帮冷小野检查了一下身体状况。

    看着冷小野疼得抓紧床单,皱着眉毛,皇甫耀阳只恨不得自己替她疼。

    弯着身子,扶着她的脸,他安慰地轻轻抚抚她的头发,人就抬起脸看向医生。

    “怎么样?!”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