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的声音很轻,可是……那一个“爸”字,依旧是清楚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所有人,甚至包括冷小野都是一阵错愕。

    皇甫傲的手微微一颤,心也是跟着一颤,一切太过突然,他只是怔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到底还是冷子锐反应最快,当下笑着开口。

    “我看耀阳这红包最大啊,快拆开看看,你爸帮你包了多少钱啊!”

    “我来拆!”冷小野也是从善如流,伸手将红包夺了去,立刻就夸张地说道,“皇甫伯伯,你好偏心,给耀阳这么多,我不干!”

    “什么皇甫伯伯啊?”许夏瞪她一眼,“还不叫爸?”

    冷小野孩子气地吐吐舌头,笑着抬起脸,扫了一眼呆在原地的皇甫傲,“皇甫伯伯,那……给不给我改口红包啊?!”

    “啊……”回过神来,皇甫傲忙着说道,“给,肯定给!爸爸这就给你拿去!”

    他转身上楼,一边走一边还在抹眼睛。

    原本以为,此生都不可能听到的“爸”字,竟然来得这么快,就算是皇甫傲这样的男人,也不禁潸然泪下。

    女大公站起身,跟了上去,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皇甫傲回握住她的手,二人一起上楼,他立刻就伸手过来,将她拥到怀里。

    “coco,我……我太高兴了。”

    抬起手掌,用纸巾帮他轻轻拭掉眼泪,女大公含泪吻吻他的脸,“我就说吗……他早晚会认同你的。”

    皇甫傲拥着她点点头,又忙着直起身,“我……我去给小野包红包,你先下去陪他们玩吧。”

    女大公重新下楼。

    片刻之后,皇甫傲也走过来,将一个大大的红包送给冷小野手里。

    “小野……给你的!”

    “哇哦……”冷小野接过手中的红包晃了晃,“好了,现在本人有钱了,来,继续玩牌。”

    皇甫耀阳看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酒店了。”

    “不用回酒店,房间你爸都帮你们准备了,楼上的房间都是换了新家具,床品和睡衣什么的你爸都帮你们准备好了。”女大公温和地笑着,“今天晚上,就在家住吧?”

    许夏也开口帮腔,“对啊,大过节的住什么酒店啊,就在家里住,今天住你爸妈这。等过两天,你们两个再去我们那边住几天。”

    “那就不用着急了。”冷小野一拍手掌,“我们玩桥牌,上阵父子兵,爸你和小邪一组,耀阳和我皇甫爸爸一组,看看你们两队谁厉害。”

    冷子锐抬手撸起衬衣袖子,“那还用说,看老爸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来来来!”许夏就摸出钱包来,“开赌开赌,coco,你押谁?!”

    “小夏,那就对不起了,我押我儿子赢。”

    许夏扯出几张钞票拍在冷小邪面前,“混蛋小子,输了看我灭了你!”

    冷小邪无语,“妈,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

    “废话!”许夏白他一眼,“你皇甫伯伯马上要当爷爷了,我这儿媳妇都没影子呢,不扯你扯谁呀?”

    …

第1121章 让你做幸福的男人(10)    “他和你一样,喜欢看书……”冷小野向书架上的书扬扬下巴,“看到没有,这上面好多书都是和你一样的版本。”

    二个人都是军人,又都是空军上将,相当是一个专业,许多专业的书籍,都是相同的。

    注意到架上的一本书,皇甫耀阳随手抽下来。

    “你坐下看。”冷小野帮他拉过一把椅子,“我下楼去帮你端茶。”

    “我去吧。”

    冷小野笑着将他按到椅子上,“你坐,我去!”

    “那你小心点。”

    “知道了。”

    冷小野笑着下楼,皇甫耀阳随手翻了翻,将书放到架上,注意到书架上那几个厚厚的夹子,他疑惑地取下来,相怵看看里面是什么工具书。

    翻看一看,不由地一惊,里面全部都是剪报,所有的剪报都是关于女大公的新闻。

    看着那些事隔多年的旧报纸,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里露出惊愕地神色。

    将手中的夹子放回去,他拿下另外一本翻开,发现依旧是女大公的剪报。

    皇甫耀阳又换了一本,哪想到,翻开来竟然看到了自己。

    第一张,就是他接受爵位时的新闻剪报。

    他接着翻开第二页,这一张,是他将一个骂他的孩子打伤时的新闻。

    ……

    一页一页,全部都是他的新闻。

    里面的他一点点地长大。

    其中,因为他封杀《海底总动员》那部电影被媒体骂的新闻也在其中。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皇甫耀阳的手指微微地颤了颤。

    怪不得他会送那张dvd作为礼物,原来这件事情他也知道。

    ……

    ……

    楼下。

    冷小野端了一些茶和水果,准备上楼,恰好皇甫傲从餐厅里走出来,看到她,立刻就笑着开口。

    “小野……吃饭了……”没有看到皇甫耀阳,他疑惑地停下脚步,“耀阳呢?”

    “他在楼上书房。”冷小野想说她去叫,想了想,又将话头停下,“您上去叫他一下吧,我……有点懒得上楼了。”

    难得皇甫耀阳回北京一趟,她想给皇甫傲多制造一些接触皇甫耀阳的机会。

    “好,你去餐厅吧,我去叫他。”

    皇甫傲解开身上的围裙,放到一边的桌上,缓步走上楼梯。

    来到书房门外,他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推开房门。

    门内。

    皇甫耀阳正在翻看着那本剪报,现在他已经看到最后的部分,这些剪报都是最新的,里面有关于他最近的所有新闻不同版本的各种剪报,最后一部分是关于大婚的。

    那些报纸头条上的图片,崭新如照片。

    看到这一幕,皇甫傲愣了一下,忙着将推开的门又重新关上,门碰到门框,发出一声轻响。

    听到关门声,皇甫耀阳疑惑转脸。

    皇甫傲在门外平息了一下心情,轻轻地敲响房门。

    皇甫耀阳微微皱眉,“进来!”

    皇甫傲再一次推开门,“耀阳……吃饭了。”

    看到是他,皇甫耀阳立刻就猜出真相,转过身,向皇甫傲扬扬手中的剪报本。

    “为什么……收集我的剪报?”

    ……

    么么哒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