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信读到一半的时候,冷小野已经猜到写信的人。

    可是看到“你的朋友”这个签名的时候,她的心依旧升起一股闷闷的情绪。

    那个家伙其实和皇甫耀阳很像,小从到大都很孤独,连个朋友都没有。

    这封信上的日期,明显是司空月冥之前还在a国的时候写好的,礼物大概也是那个时候准备的。

    冷小野能够想象得出,他当初的计划——带她到非洲祭奠修罗之后,他原本计划脚踏实地地去看看这个世界。

    只是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是……司空月冥。”

    冷小野将信递过来,交给一旁的皇甫耀阳。

    接过那封信看了看,皇甫耀阳挑了挑眉尖,又将信交到她手里,伸过手来,揉揉她的头发,他安抚地吻吻她的脸。

    冷小野侧脸看向他,“我可以……保留这封信吗?”

    “当然。”皇甫耀阳脸色平静,“不过……我们要吃早餐了。”

    她揭被起身,将信和那个八音盒一起放到柜子上,人就走过来抱住他的胳膊。

    “走吧,我要去看看我老公为我准备了什么早餐!”

    二个人一起走向门口,她就转过脸来,看了看还在转动的木马。

    阳光从海面上投下来,层层地折射到房间里,投射在木马上。

    冷小野轻吸口气,收回目光。

    司空月冥,你一定会上天堂。

    ……

    ……

    数千里之外。

    非洲,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半旧的病房外,几个黑人警|察正在与医生讨论着司空月冥的病情。

    “他的头部受了一些撞击,有明显的脑震荡,还有一些淤血……这些可能是他一直没有清醒的原因。”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警|察问。

    医生耸耸肩膀,“没有人知道,也许很快,也许要几天,或者更久。”

    两个警|察也是有些无奈。

    国家地理杂志的众人将司空月冥带离草原,送到最近的医院救治,因为他伤得太重,医院只好将他辗转送到首都的高级医院接受治疗。

    监于他身上有枪伤,医生报了警。

    可是这些天来,他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再加上他的一侧脸部受伤,现在脸上还蒙着纱布,连面孔都无法确定,警|察也是对他的身份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样,现在先看好他吧,身上满身是伤痕,还带着枪眼儿的家伙,肯定不会是好人。”一个警察说道。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警司耸耸肩膀,“如果他醒过来的话,麻烦你给我们打电话!”

    “好的。”医生立刻答应下来。

    三人离开,医生就走进病房,向护士交待道,“他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下来,如果他什么时候清醒的话,就打电话给警|察,这个家伙可能不是好人,你们要多加点小心。”

    “好的。”

    护士答应了一声,医生就走出病房。

    二人刚刚离开,病床上的司空月冥睫毛轻轻抖了抖,一对眼睛缓缓睁开。

    粉眸转了转,落在那名正在忙碌的护士身上,他微微眯眸。

    “这里是哪儿?”

    …

第1117章 让你做幸福的男人(6)    “小……”

    他刚说一个字,已经被以唇封唇,在他唇上吻了吻,冷小野微微抬起脸。

    小脸绯红,却语气坚定。

    “今天晚上,我要让你做幸福的男人!”

    抬手扶住她的脸,皇甫耀阳轻扬唇角。

    “小傻瓜,我已经是最幸福的男人了。”

    “还不够呢!”她凑近他的脸,“我要让你更幸福。”

    说着,她就凑过来主动吻他,甚至还把自己还带着果汁味的小舌头主动送过来。

    他哪里按捺得住,本能地反吻住她。

    一边吻他,她的手掌就已经悄悄地移开去,钻进他的浴巾。

    原本是想要和他亲热的一次的,谁想到那家伙还没等天黑,就已经把那一次给用了……不能用身体,只好用别的办法帮他解决了。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夜,他们家已经饿了好久的男人,今天也应该好好地满足一下。

    ……

    ……

    完事之后,冷小野直接倒到皇甫耀阳的肩膀上。

    侧身吻吻她的唇角,他低声开口,“小野……我感觉很好。”

    刚才,她不时地悄悄看他的表情,明显是对自己没有什么自信。

    他就是想要告诉她,她做得很好。

    冷小野心中一喜,担心散开,小嘴却是一撇。

    “你当然感觉好了,我的手都要断掉了……老公,你自己洗澡吧!”

    原本是想要给他来个全套服务的,这家伙的持久力实在超出想象,可是她的两只胳膊,全都都要断掉了。

    捏住她的手掌,皇甫耀阳轻轻帮她按摩着小臂,人就凑过来,将她轻拥到怀里。

    “小野……谢谢,谢谢你嫁给我!”

    “大傻瓜!”冷小野将脸靠到他的颈间,“你以为娶我是好事啊……等着吧,婚后有你受的,我可是很磨人的!”

    拉过她的手掌,放在自己胸口,皇甫耀阳宠溺地帮她理理头发。

    “那就尽情地磨好了!”

    她笑着起来,伸臂拥住他。

    四周,鱼儿游动,偶有水声传来。

    二个人就静静地水的光影中轻轻拥在一处,谁也没有再说法,只是享受着这份独属于他们的温存与美好。

    ……

    ……

    第二天一早,冷小野还在沉睡,皇甫耀阳就已经从床|上爬起来。

    看一眼时间,披上衣服走出别墅。

    直升机缓缓飞近,然后在距离别墅很远的草地上落下。

    老管家和一名佣人一起跳下飞机,将最新鲜的食材和水果、牛奶之类的东西送过来。

    这是之前,皇甫耀阳就安排好了。

    每天清晨,他都会送来最新鲜的补给。

    将恒温箱放到皇甫耀阳面前的草地上,老管家接过保镖手中的盒子,送到皇甫耀阳面前。

    “这个,是给夫人的礼物。”

    如今,冷小野与皇甫耀阳已经结婚,称呼也由“小姐”变成了“夫人”。

    皇甫耀阳接过那个礼盒,“谁送来的?”

    老管家轻轻摇头,“是快递公司送过来的,没有署名,我们已经用仪式检测过,里面没有什么问题。”

    “好。”皇甫耀阳轻轻点头,“一会儿你回去之后,亲自去将冷将军他们送上飞机,一定要将所有的宾客都安排妥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