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服装秀?!

    姬儿停下脚步,转脸看向珍妮。

    “在哪儿?!”

    “就在距离展厅不远的地方,这一次服装节的秀场都在那边。”珍妮撇撇嘴,“听说……现在服装秀已经一票难求,我真是不想不通……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小设计师,她到底是怎么火起来的?!”

    “哼!”姬儿冷哼,“既然如此,我就让她的服装秀开不成!”

    “这……”珍妮皱起眉,“恐怕很难吧,这里不是我们的地方,我们没有阻止服装秀的能力。”

    “我真得想不通,我当初怎么看中你做我的助理?”姬儿咬咬牙,“没有这个能力,你不会想别的办法吗?现在……你马上去!”

    “可是!”珍妮一脸为难,“我……我怎么阻止她啊?!”

    伸过手掌,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姬儿脸色狰狞的怒骂。

    “找人毁掉她的衣服,花高价买走她的模特……用你的脑袋给我好好想一想,如果是我,至少有一百种方式可以阻止她的秀!”

    珍妮的胳膊上本来就有她打得伤,现在被她这样抓着,只是疼地皱眉。

    “小姐……请……请您放开,您弄疼我了!”

    “疼?!”姬儿放开她,抬手捏住她的下巴,“这件事情帮我办好了,之前的事情我不再追究,否则的话……我要你好看。”

    “小姐……”珍妮脸色一白,“我……我一定会弥补我的过错,我一定会阻止这个服装秀的……”

    “那还等什么?”姬儿一把推开她,“快去!”

    “好……我……我马上去!”

    珍妮不敢怠慢,立刻就抓起自己的小手包,走出客房大门。

    ……

    ……

    公寓内。

    冷小野走出卧室,只见皇甫耀阳正端着做好的三明治从厨房里走出来。

    “哇!”冷小野走到餐桌边,在他脸侧上亲了一下,“老公你的厨艺果然是真得进度了,连三明治这种高难度的早餐都学会了?”

    皇甫耀阳扬唇,“你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

    “当然是夸你了!现在,闭上眼睛,我有东西给你!”

    皇甫耀阳听话地闭上眼睛,她就将藏在身后的东西取出来,送到他面前。

    “好了,现在睁开!”

    他睁开眼睛,立刻就看到一张她手写的请柬,里面还夹着一张服装秀的门票。

    “那……这是本大设计师亲手为您画得请柬,还有服装秀最好位置的门票。”冷小野将请柬和票亲自放到他的手上,“今天晚上,请王储大人赏光!”

    皇甫耀阳仔细看看手中的门票,“你真得让我去?”

    “当然是真的了。”冷小野伸手拥住他的腰,“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昨天一起参加宴会,还跳了舞……你这样的大人物,我肯定要抱抱大腿了!”

    就知道,她不肯让他暴|露二人的关系。

    不过,能得到她手绘的请柬,并且可以不用伪装出现在她的时装秀现场,皇甫耀阳已经很满足了。

    他轻轻吻吻她的额头,“我一定出席。”

    …

第1235章 有我的份儿吗(1)    “只有司空家的重孙——司空月冥一人生还……”

    看到这里的时候,菲比微皱着眉停下来,抬眸看向屏幕一侧。

    在新闻一侧,配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小男孩站在一座满是灰烬的大宅前。

    男孩有一头如雪一样晶莹的银发,一对眸子在阳光下如水晶一样透明,呈现出晶莹的粉红色。

    ……

    网页上,与司空月冥相关的新闻并不是很多,之后不久,这个孩子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菲比关掉平板电脑,注意到桌上的钱包,他随手将钱包拿过来,从里面取出冷小野给他的卡片。

    冷小野?!

    冷,小,野?!

    这个女孩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努力想要回忆起什么,脑子里却只是一片空白。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但是,直觉告诉他。

    冷小野与他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他能感觉到,当他看到她的时候,会从心底升起一股温暖来。

    那完全就是一种本能地感觉。

    抬起手掌,菲比懊恼地击了一下额头,关掉灯,躺到枕上。

    ……

    ……

    一晚上的时间,世界似乎还是那个世界,但是,有些东西,却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譬如,姬儿小姐。

    经过了不过一晚上的时间,整个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这位部长千金的名字。

    不是因为她的身份,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一则丑闻。

    部长千金宴会之上豪放真人秀

    部长千金不雅视频,是炒作还是豪放?

    ……

    从网络到报纸,这个事件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记者们蜂涌而来,想要向姬儿寻求真相。

    鉴于各种各样的电话来得太多,被姬儿打得满脸伤痕的珍妮不得不关掉手机,拒绝了原定的采访和所有的活动。

    几个保镖严守住酒店客房,以防止那些记者,骚|扰到姬儿。

    一大早,姬儿就接过父亲的电话。

    那位部长先生,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就是一顿批头痛骂。

    “你简直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为了你的项目!”姬儿愤怒地摔掉自己的手机,“帮我准备最早班的飞机,我现在就走!”

    “小姐!”珍妮哑着嗓子开口,“现在,楼上已经挤满了记者,我们最好还是等天黑之后再走。”

    “该死……该死!”

    姬儿抱着胳膊在房间里踱着步,一边甩着胳膊怒骂。

    走着走着,她突然又停下来,转脸看向珍妮。

    “那个冷小野……查到没有?!”

    珍妮抬手,将手中的一份资料递过来,姬儿看看手中那只有一页纸的资料,抬手就摔到她脸上。

    “这就是你查到的资料?!”

    “她……她的资料确实不多!”珍妮一脸委屈地捡起地上的资料,“她并不是上海人,具体是哪里的人,我还没有查到,这上面只有她工作室和工厂的一些情况,那个工厂就是一个很小的工厂,营业额也不高……就是最近她的展台得到公爵先生关注,服装秀也受到关切才进入人们的视线的……听说,今天晚上,她的服装秀已经成为最受关注的一场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