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有司空家的重孙——司空月冥一人生还……”

    看到这里的时候,菲比微皱着眉停下来,抬眸看向屏幕一侧。

    在新闻一侧,配着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小男孩站在一座满是灰烬的大宅前。

    男孩有一头如雪一样晶莹的银发,一对眸子在阳光下如水晶一样透明,呈现出晶莹的粉红色。

    ……

    网页上,与司空月冥相关的新闻并不是很多,之后不久,这个孩子就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菲比关掉平板电脑,注意到桌上的钱包,他随手将钱包拿过来,从里面取出冷小野给他的卡片。

    冷小野?!

    冷,小,野?!

    这个女孩到底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努力想要回忆起什么,脑子里却只是一片空白。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但是,直觉告诉他。

    冷小野与他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他能感觉到,当他看到她的时候,会从心底升起一股温暖来。

    那完全就是一种本能地感觉。

    抬起手掌,菲比懊恼地击了一下额头,关掉灯,躺到枕上。

    ……

    ……

    一晚上的时间,世界似乎还是那个世界,但是,有些东西,却已经有了质的变化。

    譬如,姬儿小姐。

    经过了不过一晚上的时间,整个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这位部长千金的名字。

    不是因为她的身份,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因为一则丑闻。

    部长千金宴会之上豪放真人秀

    部长千金不雅视频,是炒作还是豪放?

    ……

    从网络到报纸,这个事件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记者们蜂涌而来,想要向姬儿寻求真相。

    鉴于各种各样的电话来得太多,被姬儿打得满脸伤痕的珍妮不得不关掉手机,拒绝了原定的采访和所有的活动。

    几个保镖严守住酒店客房,以防止那些记者,骚|扰到姬儿。

    一大早,姬儿就接过父亲的电话。

    那位部长先生,一听到女儿的声音就是一顿批头痛骂。

    “你简直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为了你的项目!”姬儿愤怒地摔掉自己的手机,“帮我准备最早班的飞机,我现在就走!”

    “小姐!”珍妮哑着嗓子开口,“现在,楼上已经挤满了记者,我们最好还是等天黑之后再走。”

    “该死……该死!”

    姬儿抱着胳膊在房间里踱着步,一边甩着胳膊怒骂。

    走着走着,她突然又停下来,转脸看向珍妮。

    “那个冷小野……查到没有?!”

    珍妮抬手,将手中的一份资料递过来,姬儿看看手中那只有一页纸的资料,抬手就摔到她脸上。

    “这就是你查到的资料?!”

    “她……她的资料确实不多!”珍妮一脸委屈地捡起地上的资料,“她并不是上海人,具体是哪里的人,我还没有查到,这上面只有她工作室和工厂的一些情况,那个工厂就是一个很小的工厂,营业额也不高……就是最近她的展台得到公爵先生关注,服装秀也受到关切才进入人们的视线的……听说,今天晚上,她的服装秀已经成为最受关注的一场秀……”

    …

第1234章 他整过容(3)    果然,胶片上可以显示出在菲比的大脑一侧,有一片不规则的反射区,这部分区域对应的是人的记忆反射区,应该就是他之前的意外留下来的淤血。

    “咦……”注意到胶片上菲比脸侧的异样,沈宁疑惑地皱眉,凑过来细看,“这是什么?!”

    在他的侧脸还有鼻侧,都有一些异样的区域。

    鼻子的部分好像是人工假体,脸侧……

    “难道……他整过容?!”

    沈宁拿过另外的胶片,对比着仔细查看,注意到菲比急诊室那边转过来的病历,她站起身,拿起病历走出办公室,来到菲比的病房。

    推门走进来的时候,菲比正在盯着平板电脑,很认真地查看着什么东西……

    听到她的声音,菲比立刻就从屏幕上抬起脸,关掉屏幕。

    “沈医生……”

    “你的急诊病历不太完整,我来找你完善一下资料。”沈宁翻开手中的病历,“年龄……”

    “年龄?”菲比犹豫了一下,“哦……22岁。”

    22岁?!

    沈宁微挑眉尖,会有人在提到自己年龄的时候,还要思考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菲比问。

    关于年纪,他一向不过是随口乱说而已,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沈宁在病历上写上30的数字,“还有血型、有没有过敏……”

    菲比一一回答。

    “恕我冒昧。”沈宁耸耸肩膀,“我没有窥探你**的想法,只是我在您的ct片上发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您……脸部整过容?”

    “上一次的车祸很严重,我的脸部骨骼受到了一些损伤。”菲比道。

    沈宁点点头,将这些也记到病历上。

    “我注意到你的淤血所在的区域,是处于大脑的记忆反射区,请问,您的记忆力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菲比想了想,“有的时候,会有一些记忆模糊。”

    他并没有提起自己失忆的事情,这完全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他从来不喜欢向任何人说实话,哪怕沈宁是医生。

    “ct片子已经出来了,现在看来,您的大脑之内确实是有淤血存在,为了帮你提供最好的治疗方案,明天我会和几位专业医生开一个治疗会,讨论一下……到时候,再给您答复。”

    “谢谢。”

    “您现在的情况,最好是多休息,给大脑充分的自我恢复时间。”沈宁看看他手中的平板电脑,“早点睡。”

    菲比扬唇向她一笑,“晚安。”

    注视着他的脸,沈宁再次想起数年之前,曾经将她劫持的那个男人。

    司空月冥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跳到她的脑海中。

    她抬起手中的笔,轻轻地敲了敲太阳穴。

    “晚安!”

    向菲比轻轻点头,她转身走出病房的门。

    看她离开,菲比的目光立刻移回平板电脑。

    现在,他在一个搜索的网页上,搜索的关键字是——司空月冥。

    捕捉到一条新闻,菲比立刻点击进去,一条新闻立刻就弹出来。

    “新加坡司空一氏大火,大宅与宅中所有人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全家上下十六口,只有司空家的重孙——司空月冥一人生还……”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