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果然,胶片上可以显示出在菲比的大脑一侧,有一片不规则的反射区,这部分区域对应的是人的记忆反射区,应该就是他之前的意外留下来的淤血。

    “咦……”注意到胶片上菲比脸侧的异样,沈宁疑惑地皱眉,凑过来细看,“这是什么?!”

    在他的侧脸还有鼻侧,都有一些异样的区域。

    鼻子的部分好像是人工假体,脸侧……

    “难道……他整过容?!”

    沈宁拿过另外的胶片,对比着仔细查看,注意到菲比急诊室那边转过来的病历,她站起身,拿起病历走出办公室,来到菲比的病房。

    推门走进来的时候,菲比正在盯着平板电脑,很认真地查看着什么东西……

    听到她的声音,菲比立刻就从屏幕上抬起脸,关掉屏幕。

    “沈医生……”

    “你的急诊病历不太完整,我来找你完善一下资料。”沈宁翻开手中的病历,“年龄……”

    “年龄?”菲比犹豫了一下,“哦……22岁。”

    22岁?!

    沈宁微挑眉尖,会有人在提到自己年龄的时候,还要思考的吗?!

    “有什么问题吗?!”菲比问。

    关于年纪,他一向不过是随口乱说而已,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没有。”沈宁在病历上写上30的数字,“还有血型、有没有过敏……”

    菲比一一回答。

    “恕我冒昧。”沈宁耸耸肩膀,“我没有窥探你**的想法,只是我在您的ct片上发现了一些异样的东西,您……脸部整过容?”

    “上一次的车祸很严重,我的脸部骨骼受到了一些损伤。”菲比道。

    沈宁点点头,将这些也记到病历上。

    “我注意到你的淤血所在的区域,是处于大脑的记忆反射区,请问,您的记忆力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菲比想了想,“有的时候,会有一些记忆模糊。”

    他并没有提起自己失忆的事情,这完全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他从来不喜欢向任何人说实话,哪怕沈宁是医生。

    “ct片子已经出来了,现在看来,您的大脑之内确实是有淤血存在,为了帮你提供最好的治疗方案,明天我会和几位专业医生开一个治疗会,讨论一下……到时候,再给您答复。”

    “谢谢。”

    “您现在的情况,最好是多休息,给大脑充分的自我恢复时间。”沈宁看看他手中的平板电脑,“早点睡。”

    菲比扬唇向她一笑,“晚安。”

    注视着他的脸,沈宁再次想起数年之前,曾经将她劫持的那个男人。

    司空月冥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跳到她的脑海中。

    她抬起手中的笔,轻轻地敲了敲太阳穴。

    “晚安!”

    向菲比轻轻点头,她转身走出病房的门。

    看她离开,菲比的目光立刻移回平板电脑。

    现在,他在一个搜索的网页上,搜索的关键字是——司空月冥。

    捕捉到一条新闻,菲比立刻点击进去,一条新闻立刻就弹出来。

    “新加坡司空一氏大火,大宅与宅中所有人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全家上下十六口,只有司空家的重孙——司空月冥一人生还……”

    ……

    么

    …

第1233章 他整过容(2)    “干吗……心疼那只母鸡了?!先说清楚哟,这事可不全怪我,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她笑着向皇甫耀阳吐吐舌头,“我只是没有想到,那药这么夸张……幸好我发现得及时,要不然……今天晚上您就贞节不保了!”

    原本,她还有点小内疚,毕竟事情玩得有点过了。

    可是一想到那药是姬儿为了皇甫耀阳准备,冷小野心中的小内疚瞬间化为乌有。

    “她活该如此!”

    伸过手来帮她拿下头上的假发,取下束着头发的发网,帮她将长发理顺,皇甫耀阳轻轻叹了口气。

    “小野……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处理得不好。”

    冷小野向他眨眨眼睛,“没关系啦,有女人想要勾|引我老公,这说明我冷小野眼光好吗?!”

    大手轻扶住她的小脸,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眸里,透着关切。

    “我只是担心……她会报复你的!”

    冷小野耸耸肩膀,“她送上门来找虐,那我只好成全她了!”

    动手之前,她就考虑到会有这样的风险。

    但是,敢动她老公,她要是还不出手的话,那绝对不是她的风格。

    “动我老公者,人畜皆诛!母鸡也不能放过……好了,不要提她来倒胃口了。”冷小野抱住他的胳膊,“今天时间早,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宵夜吃?”

    皇甫耀阳的目光落在她如小扇子一样的假睫毛上,“我们还是先回家,你好好洗个脸吧!”

    “怎么……我这样化妆不好看吗?!”

    他微微皱眉,“好看是好看……但是,完全没办法下嘴!”

    冷小野噗得笑出声来,“老公,你越来越可爱了!”

    车子驶进冷小野的公寓附近,皇甫耀阳和她一起上楼,冷小野到浴室里卸妆洗澡,皇甫耀阳就取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盯住姬儿,关注她的所有举动,以今日的事情为由,命令z国的商贸团马上离开我国,一年之内,禁止他们入境。”

    “是,公爵先生。”

    皇甫耀阳轻吸口气,“另外……安排几个保镖,24小时保护夫人。记住……多加小心,不要让她发现。”

    姬儿是否会狗急跳墙,他不能确定,现在又不能将冷小野带在身边,只好加强对她的保护。

    “好的。”

    挂断电话,皇甫耀阳收起手机,侧脸注视着浴室的方向,微微皱眉。

    将她留在身边,无疑最安全,可是……她一向喜欢自由,如果束缚了她的自由,那还算是爱她吗?!

    他家这个不羁的野丫头,该如何才算是对她最好的爱呢?!

    ……

    ……

    医院,脑外科办公室。

    沈宁正在认真地阅读着从急诊室里调过来的,菲比的病历。

    助理医生敲门走进来,将几张ct片子送到沈宁面前。

    “沈主任,这是菲比先生的ct片子。”

    “好的!”沈宁从菲比急诊室的病历上抬起脸,接过对方送过来的ct胶片,“谢谢。”

    “不客气。”

    助理医生笑了笑,转身走出门去,沈宁就将ct胶片放到灯箱上,打开灯箱仔细查看。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