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珍妮注意到她不对劲,关切地询问道,“姬儿小姐……您怎么了?”

    “我……我想……”感觉到自己的异样,姬儿慌乱地站起身来,“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小姐……”珍妮起身要追。

    “珍妮……”冷小野立刻出声唤住她,“关于刚才的事情,其实我还有一个想法!”

    珍妮转过脸,“您的意思是……”

    冷小野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我们回头电话再聊。”

    “好的。”珍妮笑着接过名片。

    有钱赚,她当然乐意。

    冷小野这故意一打岔,珍妮就重新坐回沙发,与她继续聊起天来。

    这个时候,姬儿却已经急匆匆地走向洗手间的方向。

    心脏急跳,全身酸软,她整个人的意识都有些模模糊糊的,刚刚拐进通往洗手间的廊道,人就无力地停下来,靠到城墙上。

    “小姐……您没事吧?”

    一位侍者恰好路过,看她似乎有些不对劲,关切地走上前来询问。

    身上燥热难奈,姬儿已经完全被药物控制,抬脸看到眼前的侍者,她意乱情迷地抬起眸子,手就向他伸过来。

    “抱我……”

    “您说什么?”侍者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看她身子发晃,他伸手扶住她的胳膊,“您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要……我送您去洗手间洗一下脸……”

    他话未说完,姬儿已经扑过来。

    “小姐,您……”

    侍者没有防备,一下子被她扑得跌坐在地,他撑臂想要起身。

    姬儿却已经提起长裙骑坐到他的身上,一拉扯下抹胸礼服,拉着对方的手压到自己的胸口,另一只手就急急地拉扯他的裤子。

    在他身上喘息着扭动身子,放浪地呻|吟起来……

    “给我……快点……我要……”

    那个侍者还很年轻,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完全被姬儿给吓傻了。

    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小姐……您……您喝醉了……”

    他想要起身,姬儿却已经推起他的衣服,整个人都压到他的身上……

    一位女士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只是尖叫出声。

    “oh,我的天!”

    听到她的声音,洗手间里的走廊附近的人都是吃惊地奔过来。

    冷小野看到这边众人的异样动静,也站直身来。

    “那边好像有人尖叫,我们过去看看吧!”

    几人起身走向走廊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得到消息,都是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冷小野带着几人走进走廊,一眼就看到地上的一男一女。

    目光落在已经自己把自己脱得半裸,正压着一个男侍者扭动呻|吟的姬儿……

    冷小野不由地皱眉,“珍妮,你们家姬儿小姐真开放!”

    只是想要整整她而已,这位去洗洗冷水清醒一点不就行了,至于在走廊里上演真人大战吗?!

    珍妮刚刚从人群后面挤出来,看到这光景,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急步冲向姬儿。

    皇甫耀阳伸过手掌,一把拥住冷小野的腰身,就将她拉出人群。

    “不许看!”

    …

第1231章 你们家小姐真开放(3)    这种画面,实在是太过污染眼睛,公爵大人可不想自家老婆看这个。

    好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姬儿身上,并没有在意皇甫耀阳与冷小野之间的亲密。

    人群越聚越多,一传十,十传百。

    瞬间,整个宴会的人都聚到走廊围观。

    这样的宴会,记者自然是不少了的,有事端出来,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一个个挤进人群,对着姬儿只管大拍特拍。

    珍妮抓着姬儿的胳膊拉了两把,勉强将姬儿从那名侍者身上拉下来,那名受到惊吓的小伙计立刻就慌乱地整理好,被姬儿拉扯得不成样子的衣服从地上爬起来。

    此时,姬儿依旧处于癫狂的状态中。

    珍妮试图将她的衣服整理好,她却早已经将双手伸到腿间,当着众人的面就继续自我陶醉……

    好在,主办方的负责人及时赶过来,招来保安。

    几个保安脱下衣服裹住她的身体,和珍妮一起连拉带抬地将她带离现场,送往楼上的一间客房。

    珍妮此时也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忙着将几个保安赶走,将姬儿扶进洗手间,她拿下花洒直接打开冷水,照着她的身上脸上就是一阵猛浇。

    在冷水的刺激之下,姬儿终于平静下来。

    “小姐……”珍妮看着她表情略略平静,这才停下花洒,扶住她的肩膀,“您……您好点了吗?”

    姬儿缓缓地抬起脸,看看眼前的珍妮,又抬脸看看四周,哑着嗓子开口。

    “这是哪儿?”

    “楼上的房间。”

    一提房间,姬儿立刻想到皇甫耀阳。

    “king呢?!”

    “公爵先生……应该早走了吧!”

    感觉到自己的异样,姬儿收回目光,看一眼自己,视线扫过自己早已经撕扯开,一直露到大腿根部的裙摆和早已经滑到腰上的裙衣,她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这……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虽然精神处于十分的亢奋中,可是她多少也记得一些大概的情况。

    她身体不适,然后去洗手间……

    隐约想起刚才的事情,姬儿整个人都是一哆嗦,紧张地抓住珍妮,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告诉我……不……不是真的!”

    她勾|引过无数男人,可是……这样癫狂的行为,早已经出了格。

    珍妮垂着脸,没有出声,算是默认。

    姬儿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人颓废地靠到墙上。

    完了,完了!

    这一次,她肯定会颜面尽失,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为什么会是这样?!”姬儿恼羞成怒,一把掐住珍妮的脖子,“你这个臭婊子,你是故意的对不对……谁派你来的,我要掐死你!”

    刚才的情况,明显她是身不由已经,唯一的解释就是珍妮给她喝的酒水有问题。

    珍妮被她掐得呼吸困难,忙着用力拉开她的手掌。

    “小姐……我……我没有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珍妮亦知道事情严重,不敢有半点隐瞒,“我记得很清楚,我放到左手边的杯子里,后来……我给您的是右手边的那一杯……”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