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要皇甫耀阳喝下这杯酒,她就立刻找借口带他上楼,然后……成就好事。

    事成之后,如果他主动向她臣服,那就继续与他保持情人关系,搞定项目,将来……想办法将那位公爵夫人取而代之。

    如果他不就范,那她就利用这一次的事情威胁他。

    既然这位一向宠妻如命,肯定不想妻子知道他和别的女人上|床。

    两条路,赢家都是她!

    姬儿拨得一手如意算盘,却并不知道如今她已经成了人家案板上的鱼肉。

    冷小野笑着与二人碰碰杯子,将酒杯送到唇边,一口喝干,还不忘向皇甫耀阳亮亮杯底。

    这个时候,姬儿当然不会向她示弱,也是一口就将杯子里的酒水喝干,然后二人同时看向皇甫耀阳。

    有冷小野在,皇甫耀阳自然也不再顾忌,将杯子送到嘴边,也是一口喝下。

    冷小野向二人竖个拇指,“二位真是好酒量!”

    说话的时候,她还不忘扫一眼手表。

    之前珍妮说过,这药四五分钟就会见效,而且只需要一两滴……

    刚才珍妮可是倒进去不少,不知道药力发作起来,这位姬儿小姐会是什么反应呢?!

    “冷小姐……也是一样。”姬儿向她一笑,一对美眸就再一次看向皇甫耀阳英俊的脸庞,“公爵先生,关于我刚才和你谈的事情,我还带了一些资料,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

    皇甫耀阳看一眼手表,“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公爵先生!”冷小野扶住他的胳膊,“时间还早吗,再呆一会儿吗?!不如……我们一起到沙发边坐坐?!”

    老婆发话,皇甫耀阳哪敢不从,于是任由她拉着他走向沙发。

    姬儿一看这个样子,立刻就皱眉跟过来。

    姬儿只当冷小野和自己的想法相似,自然是不肯放过皇甫耀阳。

    她好不容易布好的局,怎么也不能让冷小野占了便宜。

    急行两步,她伸手想要抓住皇甫耀阳,冷小野斜行一步,抱住皇甫耀阳的另一边胳膊,恰到好处地将姬儿与皇甫耀阳隔开。

    姬儿气结,却又无可奈何,冷小野却已经拉着皇甫耀阳走到沙发边坐下。

    她有苦难言,只好追过来观察情况,也好应变。

    珍妮也是在一旁着急,一时间,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冷小野坐在沙发上,很轻易地就控制住局面,“我还是头回参加这样的宴会,竟然能够认识像姬儿小姐和公爵先生这样的大人物,真是三生有幸……”

    已经快要三分钟了!

    她隔着桌子看一眼姬儿,这位的脸都已经发红,看来这药力真得很厉害。

    此时,姬儿的心情也是很紧张,目光只是盯着皇甫耀阳。

    看看与冷小野说话的皇甫耀阳,她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什么反应。

    难道……珍妮还没有下手?!

    起初,她还在思考这件事情,很快,目光就变得暧|昧起来。

    盯着皇甫耀阳的脸,姬儿不自觉地呼吸急促,双脸潮红……

    …

第1227章 也想和我斗(2)    轻轻拥住姬儿,皇甫耀阳引着她走进舞池。

    冷小野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戴着手套的手掌,游离地放在姬儿身上的样子,只是轻扬唇角。

    对面,珍妮就笑着开口。

    “冷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当然……”冷小野转过脸,“不知道您要订几套衣服?”

    “先订一套吧,姬儿小姐她是部长先生的女儿,从小就是从国际大牌设计师那里定制衣服。小姐对衣服一向挑剔,您先出一个样品,我们看一眼是否符合要求……”珍妮轻轻用手指敲打着手中的酒杯,语气极是傲慢,“如果符合要求的话,我们再谈继续的合作……姬儿小姐从那些国际大牌订购衣服,都是这个流程。”

    反正,这不过就是一个借口,将冷小野从皇甫耀阳身边调开而已。

    珍妮也知道,姬儿并没有真正想要从冷小野这里订衣服的意义。

    “哦……”冷小野轻轻点头,“原来是这样……”

    在远处等待冷小野的安琪,看到珍妮与她聊天,立刻就走过来,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她立刻就弯身凑到冷小野耳侧。

    “这两个女人没那安好心,您千万别上她们的当!”

    冷小野摆摆手掌,示意她不要多说,人就转过脸看向珍妮。

    “我们工作室的流程与这些大牌不一样,我们要求客户先付帐的,像姬儿小姐这样的名流……我们肯定会给您打一个折扣,就给您一个九折吧!”冷小野拨拨指甲,“一般我设计一套衣服收费是十万,您付我九万就可以……哦,对了,我要提醒您一下,我说得是美元……当然了,这些只是设计费用,布料和人工都是另外计算……还有,我最近接了很多订单,估计要等上半年才能轮到你们。”

    设计一件衣服九万美元?!

    就算是珍妮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地面色一变。

    任谁都能听得出来,冷小野这个答案,明显就是在嘲讽。

    珍妮冷哼,“冷小姐竟然这么忙……那还是算了吧!”

    “要不然这样……”冷小野皱眉想了想,“你交50%的加急费,我可以尽快开始。”

    “不用了!”珍妮站起身来,冷冷地回她两个字,“失陪!”

    安琪在一旁轻笑出声,“这位都快被您气吐血了。”

    “不过就是一个部长女儿的助理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冷小野撇撇嘴,“我才不伺候。”

    抬腕看看手表,安琪轻声询问,“时间不早了,您要回去吗?”

    注视着走到舞池边,打开姬儿小手包的珍妮,冷小野轻轻摇头,“再坐一会儿。”

    安琪笑着坐在她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看远处的皇甫耀阳,“经理……您不是看中这位公爵先生了吧?”

    “说什么呢?”冷小野轻笑出声,“人家可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

    “你说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安琪叹了口气,“之前我上高中的时候,还看过他们的婚礼转播了,我记得当时电视报道说,这位公爵先生的夫人也是中国人,真是好命啊!有这么帅的老公,还有那两个小宝贝……真漂亮,真是羡慕嫉妒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