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您忙!”

    冷小野巴不得他快走,见他离开,立刻就走回休息位,继续吃她的水果。

    安琪好奇地东看西看,看到一些熟悉的名流就向她指点。

    用叉子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水果送到嘴里,冷小野用纸巾轻轻拭拭唇角,听到手包里手机响,她取出来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着北京家里的电话。

    知道是两个儿子打来的,她忙着站起身。

    “安琪……你坐,我去上个洗手间。”

    “我和您一起去。”

    “不用,你坐着吧。”冷小野按住她的肩膀,“等我回来,咱们就撤退。”

    提着小包穿过大厅,走进洗手间,冷小野在女洗手间里找了一个隔间,这才接通电话。

    “喂?!”

    “妈咪,我好想你。”皇甫琦的声音立刻就响起来。

    “我也想你,你们两个有没有听话。”

    “当然有了,不信,你问外婆?”

    “算了吧,她总是护着你们,天塌下来也会帮你们掩饰的。”

    小家伙在那边轻笑出声,“没有啦,我们真得很乖,妈咪你的秀还顺利吗?”

    “很顺利,谢谢小琦关心。”

    “那……那只母鸡又出现了吗?”

    “什么母鸡?”冷小野不解地问。

    “就是那个姬儿小姐啊……妈咪,先这样,舅舅发现我了,我先去隐藏了!”

    电话那头,小家伙匆匆把电话挂断了。

    “这个臭小子!”

    冷小野笑着摇摇头,挂断电话走出来,正准备拉开洗手间的门,就听隔壁的隔间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怎么样,查到昨天晚上他在哪儿没有?……一群笨蛋,一个大活人你们查不到,难道他是凭空飞回酒店的吗?!……”

    那女人刚刚说到一半,已经有脚步声急行过来,在隔间外停下,敲了敲女人的隔间门。

    “姬儿小姐,公爵先生到了!”

    姬儿小姐?

    公爵先生!

    冷小野轻挑眉尖。

    难道,这位就是自家儿子说得“那只母鸡”?!

    原本,她的手已经伸过去,准备将门推开。

    想到此处,动作立刻就放慢下来,小心地将隔间的门推开一条缝,冷小野悄悄向外窥视。

    旁边隔间里,套着宝蓝色礼服的姬儿迈步走出隔间,走到洗手台间洗手。

    “他一个人来的吗?”

    一旁的女助理忙着跟过来,帮她抽了一张纸巾,“是的。”

    姬儿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我要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女助理立刻就拿过手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药瓶来,送到她手里,“只需要一两滴就可以了,生效大概要五分钟。”

    取出口红在唇上涂了涂,姬儿接过小药瓶塞到自己的手包,唇角就轻轻扬起来。

    “今天晚上,我就要让他在床|上向我俯首称臣!”

    女助理暧|昧一笑,“公爵先生身材很棒,今天晚上,您就好好享受吧?”

    姬儿扬扬唇角,带着她走出洗手间。

    看着二人走出门去,冷小野才拉开门走出来。

    走到洗手间洗了一个手,她唇角轻扬。

    “想睡我老公,真是痴人说梦!”

    …

第1221章 漂亮的大洋娃娃(2)    看着自家好友风风火火离开,沈宁轻轻摇头,人就走到菲比面前。

    “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

    菲比耸耸肩膀,“脑部受到一些撞击,有一些淤血手术不能清除,医生说可能会自己吸收……不过,看样子还是没有吸收完。”

    “有什么症状?”

    “偶尔会头疼,记忆会出现一些混乱的情况。”

    沈宁轻轻点头,“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我的建议是您转到我的病房,我帮你仔细地检查一下。”

    “如果说是脑内淤血还没有清除的话,您有什么处理方法?”

    “如果是正在持续的出血,或者面积比较大,我一般建议患者开刀治疗。您的情况是旧伤,如果面积不大的话,最好还是保护治疗,以避免开颅手术对大脑的二次伤害,毕竟手术有风险。”

    菲比双手一摊,“那就行了,我没有必要再接受检查。”

    沈宁淡淡耸耸肩膀,“您是患者,我是医生,我只负责提出建议,如何治疗是您的决定。”

    “那么……您能帮我叫一个护士吗?我想拨针出院。”

    作为一个只拥有五年记忆,其中还有一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人来说。

    留在医院,绝对不是一种美好的体验,菲比只等尽快离开这里。

    沈宁抱起胳膊,“作为小野的朋友,本着为您负责任的态度,我还是建议您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以确保你的大脑处于最佳状态。如果您坚持拒绝,那就先给小野打个电话,如果她同意你出院,我绝不阻拦。”

    菲比微微眯眸,“这么说……我只能接受检查了?”

    沈宁轻扬唇角,“您有病人,你有资格做任何决定。”

    脚步轻响,负责为菲比抢救的医生走进来,看到沈宁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

    “沈主任,您怎么在这儿啊?”

    “这个病人是我的朋友,你帮他转到我的病房,我帮你仔细检查一下。”

    “好的。”医生立刻就答应下来。

    菲比有些无奈地看看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医生,“你和小野认识很久了吗?”

    沈宁扬扬唇角,“她出生的时候,我妈抱着我在产房外等,你说是不是很久?”

    菲比轻笑,“那真是够久了!”

    医生进来转诊的单子,给沈宁签字,看了看上面的病历,沈宁侧眸看看菲比。

    “你当年的意外……是什么?”

    “车祸。”

    菲比没有说实话。

    当年,为了逃避警|察的调查,他连夜从医院里逃走,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轻易向别人提起。

    沈宁轻轻点头,“我先去交接班,一会儿……我们楼上病房见。”

    ……

    ……

    打车回到公寓,冷小野直接上楼。

    走进卧室,翻了翻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最简单最普通的黑色小礼服。

    将礼服套到身上,她立刻就走到化妆镜前,戴了一个棕色美瞳,然后就拿过化妆盒,将各种各样的东西往脸上招呼。

    片刻之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噗得笑出声来。

    这样子,她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了,别人能认出她来才怪!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