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自家好友风风火火离开,沈宁轻轻摇头,人就走到菲比面前。

    “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

    菲比耸耸肩膀,“脑部受到一些撞击,有一些淤血手术不能清除,医生说可能会自己吸收……不过,看样子还是没有吸收完。”

    “有什么症状?”

    “偶尔会头疼,记忆会出现一些混乱的情况。”

    沈宁轻轻点头,“这个情况比较复杂,我的建议是您转到我的病房,我帮你仔细地检查一下。”

    “如果说是脑内淤血还没有清除的话,您有什么处理方法?”

    “如果是正在持续的出血,或者面积比较大,我一般建议患者开刀治疗。您的情况是旧伤,如果面积不大的话,最好还是保护治疗,以避免开颅手术对大脑的二次伤害,毕竟手术有风险。”

    菲比双手一摊,“那就行了,我没有必要再接受检查。”

    沈宁淡淡耸耸肩膀,“您是患者,我是医生,我只负责提出建议,如何治疗是您的决定。”

    “那么……您能帮我叫一个护士吗?我想拨针出院。”

    作为一个只拥有五年记忆,其中还有一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人来说。

    留在医院,绝对不是一种美好的体验,菲比只等尽快离开这里。

    沈宁抱起胳膊,“作为小野的朋友,本着为您负责任的态度,我还是建议您做一个全面的检查,以确保你的大脑处于最佳状态。如果您坚持拒绝,那就先给小野打个电话,如果她同意你出院,我绝不阻拦。”

    菲比微微眯眸,“这么说……我只能接受检查了?”

    沈宁轻扬唇角,“您有病人,你有资格做任何决定。”

    脚步轻响,负责为菲比抢救的医生走进来,看到沈宁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

    “沈主任,您怎么在这儿啊?”

    “这个病人是我的朋友,你帮他转到我的病房,我帮你仔细检查一下。”

    “好的。”医生立刻就答应下来。

    菲比有些无奈地看看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医生,“你和小野认识很久了吗?”

    沈宁扬扬唇角,“她出生的时候,我妈抱着我在产房外等,你说是不是很久?”

    菲比轻笑,“那真是够久了!”

    医生进来转诊的单子,给沈宁签字,看了看上面的病历,沈宁侧眸看看菲比。

    “你当年的意外……是什么?”

    “车祸。”

    菲比没有说实话。

    当年,为了逃避警|察的调查,他连夜从医院里逃走,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轻易向别人提起。

    沈宁轻轻点头,“我先去交接班,一会儿……我们楼上病房见。”

    ……

    ……

    打车回到公寓,冷小野直接上楼。

    走进卧室,翻了翻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最简单最普通的黑色小礼服。

    将礼服套到身上,她立刻就走到化妆镜前,戴了一个棕色美瞳,然后就拿过化妆盒,将各种各样的东西往脸上招呼。

    片刻之后,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噗得笑出声来。

    这样子,她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了,别人能认出她来才怪!

    …

第1219章 绝对不会赖上你的(3)    菲比抬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说自己和他的那个朋友很像,他又对她这么亲切和熟悉……难道说?!

    房门轻响,冷小野去而复返,两只手里都是提着东西。

    一只手里提着纸袋,另一只手里则提着一大篮子水果。

    “来来来!”将纸袋放到桌上,水果篮子放到一旁,冷小野笑着取出纸袋里的食品盒,翻开送到他面前,“那……最正宗的上海蟹黄包,尝尝看!”

    将筷子送到他手前,她又停了下来。

    “忘了你不方便用筷子,等我一下啊!”

    将筷子和食盒放到桌上,冷小野从包里取出一包湿巾来,扯开包装,手就伸过来扶住他的左手手腕,帮他擦了擦手掌。

    “好了,现在直接用手抓着吃就可以。”

    “小野……”菲比抬眸看着她,“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和你的那个朋友很像……对吗?”

    “啊……”冷小野错愕地抬起脸,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菲比捏过一个包子,送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

    “小野……”菲比用手指轻轻地捏了捏手中的包子,“刚才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要太介意。”

    冷小野一笑,“没关系,你吃吧,我帮你开一瓶果汁。”

    拿过购物袋里的果汁打开,冷小野抬脸看他还在吃包子,就将果汁捏在手里。

    注视着他那张与司空月冥有**成神似的脸,不自觉地想起那个人。

    想到五年前,他坐在车上,向她扬起唇角的样子……脸上的神色不由地再次黯然。

    那个人,是为救她而死。

    这件事情,也是她心中一个难解的结。

    将她的神情收在眼中,菲比接过她送过来的果汁喝了一口,“对了,小野,你……去过非洲草原吗?”

    冷小野将果汁送到他手里,看向窗外的天空,“我每年都去,我那个朋友……就死在非洲。”

    每年,她和皇甫耀阳都会抽时间去一趟非洲,一来是探望亚瑟,二来也是让她去有机会祭奠一下司空月冥。

    菲比手指一晃,果汁一下子就洒出来落到他身上的薄被。

    冷小野忙着起身,拿过纸巾来帮他擦被子,擦干净被子上的果汁,她又拿过他手中的果汁罐,捏了纸巾帮他把手上的果汁擦干净。

    注视着面前冷小野精致的侧脸,菲比的粉眸缓缓地收缩。

    当年,他从医院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

    询问过医生和护士,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只是知道他是从非洲草原上被救回来的,身上满是伤痕。

    后来,等他的伤完全恢复,终于可以从病床上站起身,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

    他辗转找到了救他的那名《国家地球》的工作人员,回到他的获救地,却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因为脸部受创接受数次整容手术,甚至警|察也无能为力,他成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