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菲比抬起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脸。

    她说自己和他的那个朋友很像,他又对她这么亲切和熟悉……难道说?!

    房门轻响,冷小野去而复返,两只手里都是提着东西。

    一只手里提着纸袋,另一只手里则提着一大篮子水果。

    “来来来!”将纸袋放到桌上,水果篮子放到一旁,冷小野笑着取出纸袋里的食品盒,翻开送到他面前,“那……最正宗的上海蟹黄包,尝尝看!”

    将筷子送到他手前,她又停了下来。

    “忘了你不方便用筷子,等我一下啊!”

    将筷子和食盒放到桌上,冷小野从包里取出一包湿巾来,扯开包装,手就伸过来扶住他的左手手腕,帮他擦了擦手掌。

    “好了,现在直接用手抓着吃就可以。”

    “小野……”菲比抬眸看着她,“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和你的那个朋友很像……对吗?”

    “啊……”冷小野错愕地抬起脸,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菲比捏过一个包子,送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

    “小野……”菲比用手指轻轻地捏了捏手中的包子,“刚才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要太介意。”

    冷小野一笑,“没关系,你吃吧,我帮你开一瓶果汁。”

    拿过购物袋里的果汁打开,冷小野抬脸看他还在吃包子,就将果汁捏在手里。

    注视着他那张与司空月冥有**成神似的脸,不自觉地想起那个人。

    想到五年前,他坐在车上,向她扬起唇角的样子……脸上的神色不由地再次黯然。

    那个人,是为救她而死。

    这件事情,也是她心中一个难解的结。

    将她的神情收在眼中,菲比接过她送过来的果汁喝了一口,“对了,小野,你……去过非洲草原吗?”

    冷小野将果汁送到他手里,看向窗外的天空,“我每年都去,我那个朋友……就死在非洲。”

    每年,她和皇甫耀阳都会抽时间去一趟非洲,一来是探望亚瑟,二来也是让她去有机会祭奠一下司空月冥。

    菲比手指一晃,果汁一下子就洒出来落到他身上的薄被。

    冷小野忙着起身,拿过纸巾来帮他擦被子,擦干净被子上的果汁,她又拿过他手中的果汁罐,捏了纸巾帮他把手上的果汁擦干净。

    注视着面前冷小野精致的侧脸,菲比的粉眸缓缓地收缩。

    当年,他从医院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

    询问过医生和护士,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只是知道他是从非洲草原上被救回来的,身上满是伤痕。

    后来,等他的伤完全恢复,终于可以从病床上站起身,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之后。

    他辗转找到了救他的那名《国家地球》的工作人员,回到他的获救地,却依旧什么也想不起来。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因为脸部受创接受数次整容手术,甚至警|察也无能为力,他成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

    么

    …

第1220章 漂亮的大洋娃娃(1)    菲比收回思绪,目光再一次落在冷小野身上。

    他感觉她亲切而熟悉,她的脸,她的名字……都仿佛是见过无数次,叫过无数次一样。

    司空月冥?!

    因为听到一个名字而晕迷,还是五年来的第一次,这个名字和他有什么关系?!

    会不会,他就是她说的那个朋友?!

    又或者,只是巧合。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怎么会有满身枪伤的朋友。

    菲比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他很想向她询问,关于司空月冥的事情。

    另一方面,他又很担心,如果这只是一个巧合的话,结果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回忆是一个人重要的一部分,他可以让人充实。

    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是不完美的,经常,他在某地的酒店里清醒过来,盯着天花板却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那种感觉,真得很不好。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菲比就好像是一个近乡情劫的返乡人,反而越发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或者,只是巧合吧!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不可能……不可能的!

    一定是巧合。

    “头又疼了吗?”

    冷小野看他表情怪异,关切询问。

    “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菲比向她一笑,“不管怎么样,今天都非常谢谢你,送我到医院……还照顾我。”

    冷小野向他做个鬼脸,“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啦!”

    朋友?!

    听着这个词,他的心里也是升上一抹温暖的情绪。

    “那……我就不客气了。”

    当当当!

    房门被敲响。

    “一定是小宁来了!”

    冷小野站起身走过去,拉开病房的门,果然见沈宁站在门外。

    “报歉啊,沈大医生,让您提前过来上班。”冷小野笑着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进病房,抬手向病床上的菲比一指,“那……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病人。”

    “菲比先生?”沈宁疑惑地打量菲比一眼,“您这是怎么了?”

    “我们两个吃着饭,他突然就晕倒了……他说自己出过意外,脑子里有淤血,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帮他好好检查一下吧……”

    话说到一半,她包里的手机已经响起来,看到上面安琪的电话,冷小野想起宴会的时候,忙着看了一眼手表。

    不知不觉,下午的时间已经过去,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冷小野忙着抓起桌上的包。

    “菲比,不好意思啊,我晚上还有一个宴会,必须得走了。”扶住沈宁的胳膊,冷小野一脸笑意,“小宁,宁爷,拜托拜托!”

    沈宁轻轻点头,“你去忙吧!”

    “好兄弟!”冷小野感激地向她一笑,人就向菲比挥挥手,“我家小宁可是脑外科的大拿……大拿你不懂,就是……这个……”她向菲比竖起一根拇根,“你就把你的病情和她说一定,她肯定能帮你解决的,我先走一步,明天再来看你。”

    “好。”菲比向她扬扬唇角。

    “ok,二位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闪了!”冷小野提着包急急走向门边,一边就将电话回给安琪,“安琪,我马上回家准备,你直接将车子开到我家楼下等我……好,一会儿见!”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