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菲比收回思绪,目光再一次落在冷小野身上。

    他感觉她亲切而熟悉,她的脸,她的名字……都仿佛是见过无数次,叫过无数次一样。

    司空月冥?!

    因为听到一个名字而晕迷,还是五年来的第一次,这个名字和他有什么关系?!

    会不会,他就是她说的那个朋友?!

    又或者,只是巧合。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怎么会有满身枪伤的朋友。

    菲比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他很想向她询问,关于司空月冥的事情。

    另一方面,他又很担心,如果这只是一个巧合的话,结果实在太让人伤心了。

    回忆是一个人重要的一部分,他可以让人充实。

    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是不完美的,经常,他在某地的酒店里清醒过来,盯着天花板却想不起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那种感觉,真得很不好。

    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菲比就好像是一个近乡情劫的返乡人,反而越发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或者,只是巧合吧!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不可能……不可能的!

    一定是巧合。

    “头又疼了吗?”

    冷小野看他表情怪异,关切询问。

    “没有,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菲比向她一笑,“不管怎么样,今天都非常谢谢你,送我到医院……还照顾我。”

    冷小野向他做个鬼脸,“大家都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啦!”

    朋友?!

    听着这个词,他的心里也是升上一抹温暖的情绪。

    “那……我就不客气了。”

    当当当!

    房门被敲响。

    “一定是小宁来了!”

    冷小野站起身走过去,拉开病房的门,果然见沈宁站在门外。

    “报歉啊,沈大医生,让您提前过来上班。”冷小野笑着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进病房,抬手向病床上的菲比一指,“那……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病人。”

    “菲比先生?”沈宁疑惑地打量菲比一眼,“您这是怎么了?”

    “我们两个吃着饭,他突然就晕倒了……他说自己出过意外,脑子里有淤血,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帮他好好检查一下吧……”

    话说到一半,她包里的手机已经响起来,看到上面安琪的电话,冷小野想起宴会的时候,忙着看了一眼手表。

    不知不觉,下午的时间已经过去,时间已经快五点了,冷小野忙着抓起桌上的包。

    “菲比,不好意思啊,我晚上还有一个宴会,必须得走了。”扶住沈宁的胳膊,冷小野一脸笑意,“小宁,宁爷,拜托拜托!”

    沈宁轻轻点头,“你去忙吧!”

    “好兄弟!”冷小野感激地向她一笑,人就向菲比挥挥手,“我家小宁可是脑外科的大拿……大拿你不懂,就是……这个……”她向菲比竖起一根拇根,“你就把你的病情和她说一定,她肯定能帮你解决的,我先走一步,明天再来看你。”

    “好。”菲比向她扬扬唇角。

    “ok,二位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先闪了!”冷小野提着包急急走向门边,一边就将电话回给安琪,“安琪,我马上回家准备,你直接将车子开到我家楼下等我……好,一会儿见!”

    …

第1217章 绝对不会赖上你的(1)    视线中,冷小野的脸一点点地模糊起来,然后就化成一片黑暗。

    手中的餐具脱手落下,菲比的人就无意识地向餐桌倒过去。

    “菲比?!”冷小野惊呼一声,忙着起身冲过来,扶住他的肩膀,“菲比先生?!来人啊……帮我叫救护车!”

    餐厅里的工作人员迅速奔过来,有的就帮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等待救护车过来的时候,冷小野就对菲比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

    救护车及时赶过来,将昏迷的菲比抬上抢救床,冷小野匆忙付了帐,人就跟出来,跳上急救车,一起赶往医院。

    急救车一路拉着长笛驶进医院,冷小野坐在一旁,看着医生们给菲比盖上氧气抢救,一对眉也是皱得紧紧的。

    “医生,他怎么样?!”

    “目前还不能确定他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昏迷,我们只能例行抢救。”

    ……

    急救车一路冲进医院,菲比被送进急救室,冷小野就留在门外。

    从口袋里抓出手机,她想了想,又没有什么可打的电话,只能将手机又塞回口袋。

    关于菲比,她了解得实在不多,知道的最多就是一个他的助理,那家伙因为肠胃炎现在还在医院,自顾不暇,自然也不可能过来照顾菲比。

    迈步走到急诊室前,看看紧闭的门,冷小野抬手抚额。

    怎么会这样呢?!

    这家伙难道身体有什么问题吗,看他的身体,挺强壮的呀,怎么说晕倒就晕倒了。

    在冷小野的焦急等待中,急救室的门终于重新开了。

    一名护士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

    “您是病人家属?”

    “我是他的……朋友。”

    护士递过一张单子,“去把手续先办一下吧!”

    “好的。”冷小野看看她身后的病房,“菲比他还好吗?”

    “已经清醒过来了,你办完手续就可以进来看他。”

    冷小野暗松口气,拿过单据跑到收费处交了钱办了手续,又急急地回到抢救室,小心地推开门走进来。

    门内,抢救工具已经完毕,菲比靠在床头,手掌上插着针头,脸色略有些苍白。

    看到冷小野,他歉意地扬起唇角。

    “小野……报歉啊!”

    “没事。”冷小野走到他的床头,在椅子上坐下,“你还好吧?”

    “没事,我这个……老毛病了。”菲比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休息一会儿就好。”

    冷小野皱着眉,关切地注视着他,“怎么会这样?”

    “一次意外的后遗症。”菲比抬手指指自己的头,“这里面,还有一些血块没有完全消掉。”

    “这样啊……那……不是很危险吗?”

    刚才他是在吃饭,如果是在开车,或者什么别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昏迷的状况的话,那可是非常危险的。

    “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我……”菲比双手一摊,语气很是不以为然,“最多就是头疼一下,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昏迷的状况。”

    “这种事不能忽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冷小野略一沉吟,突然想起一个人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