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视线中,冷小野的脸一点点地模糊起来,然后就化成一片黑暗。

    手中的餐具脱手落下,菲比的人就无意识地向餐桌倒过去。

    “菲比?!”冷小野惊呼一声,忙着起身冲过来,扶住他的肩膀,“菲比先生?!来人啊……帮我叫救护车!”

    餐厅里的工作人员迅速奔过来,有的就帮忙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等待救护车过来的时候,冷小野就对菲比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

    救护车及时赶过来,将昏迷的菲比抬上抢救床,冷小野匆忙付了帐,人就跟出来,跳上急救车,一起赶往医院。

    急救车一路拉着长笛驶进医院,冷小野坐在一旁,看着医生们给菲比盖上氧气抢救,一对眉也是皱得紧紧的。

    “医生,他怎么样?!”

    “目前还不能确定他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昏迷,我们只能例行抢救。”

    ……

    急救车一路冲进医院,菲比被送进急救室,冷小野就留在门外。

    从口袋里抓出手机,她想了想,又没有什么可打的电话,只能将手机又塞回口袋。

    关于菲比,她了解得实在不多,知道的最多就是一个他的助理,那家伙因为肠胃炎现在还在医院,自顾不暇,自然也不可能过来照顾菲比。

    迈步走到急诊室前,看看紧闭的门,冷小野抬手抚额。

    怎么会这样呢?!

    这家伙难道身体有什么问题吗,看他的身体,挺强壮的呀,怎么说晕倒就晕倒了。

    在冷小野的焦急等待中,急救室的门终于重新开了。

    一名护士从里面走出来。

    “医生?!”

    “您是病人家属?”

    “我是他的……朋友。”

    护士递过一张单子,“去把手续先办一下吧!”

    “好的。”冷小野看看她身后的病房,“菲比他还好吗?”

    “已经清醒过来了,你办完手续就可以进来看他。”

    冷小野暗松口气,拿过单据跑到收费处交了钱办了手续,又急急地回到抢救室,小心地推开门走进来。

    门内,抢救工具已经完毕,菲比靠在床头,手掌上插着针头,脸色略有些苍白。

    看到冷小野,他歉意地扬起唇角。

    “小野……报歉啊!”

    “没事。”冷小野走到他的床头,在椅子上坐下,“你还好吧?”

    “没事,我这个……老毛病了。”菲比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休息一会儿就好。”

    冷小野皱着眉,关切地注视着他,“怎么会这样?”

    “一次意外的后遗症。”菲比抬手指指自己的头,“这里面,还有一些血块没有完全消掉。”

    “这样啊……那……不是很危险吗?”

    刚才他是在吃饭,如果是在开车,或者什么别的情况下……出现这种昏迷的状况的话,那可是非常危险的。

    “没有那么严重,其实我……”菲比双手一摊,语气很是不以为然,“最多就是头疼一下,这还是第一次……出现昏迷的状况。”

    “这种事不能忽视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冷小野略一沉吟,突然想起一个人了。

    …

第1216章 他叫司空月冥(3)    冷小野招来了一个侍者点餐,菲比就坐在椅子上,隔着桌子看着她。

    片刻,冷小野点名,他就轻声开口。

    “小野……”唤出他的名字,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冒昧,“报歉,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

    “没什么,挺亲切的。”冷小野笑道。

    菲比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昨天看了你的秀,我觉得……非常独特,尤其是那些缘自于中国特色的东西,比如说……昨天的第三套衣服,里面的衬衣是蜡染对吧?”

    “没想到您还知道这个。”冷小野语气中带着惊讶,

    “我去过很多地方,包括中国的一些少数民族地区,我看得出来,在你的设计中有许多少数民族的元素,而且……你没有像许多的中国设计师那样,直接将那些东西套用到自己的设计上,而是将他们赋予了新的生命力,非常地时尚和国际化……我很喜欢,而且我认为这些非常有市场潜力,所以我想……或者,我可以向你的工作室投资。”

    侍者送上餐点,冷小野待侍者离开,才感激地一笑。

    “菲比先生,我非常感激您对我的肯定,但是……我还是希望保持我的独立性。所以……很报歉,如果您的合作是指投资的话,我恐怕不能接受。”

    如果她需要的只是投资的话,她自己随便投点钱进去就可以了。

    “没关系。”菲比笑起来,“你的答案在我的想象之中。”

    从她的设计里,能看出一种强大的自信心和独立性,菲比并没有太奢望,她会答应。

    “虽然不能答应您的这个提议,但是……我还是希望有机会可以与菲比先生合作,由您来展示我的作品。”

    “没问题,事实上……我非常感兴趣,您设计出来在的男装会是什么样子。”

    “那就明天去看我的秀,明天晚上是男女装混合场。”

    “你……准备了两场秀?”

    “确切地说是三场。”冷小野笑道。

    菲比不可思议地瞪大粉眸,“简直不可思议,你的灵感从何处而来?”

    三场秀,每场秀都是不同的,这需要大量的灵感与素材的积累,才可以做到。

    冷小野笑起来,这几年她可是什么都没干,除了照顾孩子之外,她都在设计,这三场秀只是其中的精华部分而已。

    “据我所知,昨天的主题是‘阳光下的原野’,我能问一个,明天秀的主题是什么?”

    “月下之海!”

    “很特别的名字,是和海有关的创意?”

    “是的。”冷小野侧脸,看向窗外的江水,“这场秀的灵感是来自一次我的海下之旅,我起这个名字,也是为了纪念我的那个朋友。”

    “突然对你的这个朋友很好奇。”菲比注视着她的侧脸,“小野……我可以冒昧地问一下,你这个朋友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冷小野从窗外收回目光,“他叫司空月冥。”

    司空……月冥?!

    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菲比的头再一次闷疼起来,他抬手扶住太阳穴,皱眉看着对面的冷小野。

    眼前她的脸一点点地变成模糊起来……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