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助理摇头,“还没有。”

    “好了,你去吧!”姬儿轻轻摆手,助理立刻就离开房间。

    将手包丢在沙发上,姬儿迈步走到窗边,注视着窗外这座城市的夜景。

    这两天,除了查皇甫耀阳之外,她一直在查找关于冷小野的消息。

    奇怪的是,这位公爵夫人却一直没有线索,她即不在a国,也不在北京娘家出现过……难道去一个秘密的地方度假了?!

    这样的访问活动不参加,却一个人去度假。

    看来,这对夫妻的关系,远不像外界传闻的那么恩爱吗?!

    公爵夫人,这么好的男人你不知道珍惜,那就别怪我了。

    看着落地窗内,自己的身影,姬儿伸出手指,轻轻地抚了抚自己的脸。

    论身材,论相貌,论学识……她哪一样不比那个瘦得一把骨头的亚洲女人强?

    她就不信,皇甫耀阳会对她不动心。

    “小姐!”助理去而复返,来到她身侧。

    “查到了吗?”姬儿问。

    “我去餐饮部查过,这两天晚上,公爵先生都没有点过餐点和饮料。”助理皱着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这两天……都没有在酒店入住过。”

    姬儿皱眉。

    一个男人,晚上单独离开,难道说……他还有别的情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倒是她的一个机会。

    a国皇室一向注重声誉,如果她拿到他出轨的证据,一定可以以此为胁,逼迫皇甫耀阳答应他们的项目,然后她就可以乘虚而入。

    想到此,她扬唇冷笑。

    “仔细盯住32层,一旦公爵先生出现,立刻就给我盯住他,我要知道,他去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所有的所有!另外,帮我安排,我要去参加明天有他出席的宴会。”

    “好的,我马上安排。”

    助理答应着走进书房。

    ……

    ……

    当天晚上,冷小野与皇甫耀阳一起,到一家他安排好的餐厅共进晚餐庆祝她的第一场秀,成功完成。

    饭后,二人一起返回冷小野所在的公寓。

    上楼的时候,冷小野还有些紧张,然而一路上出奇地顺利,就连一向带八卦的邻居,也没有探头探脑地偷看。

    冷小野原本还有点奇怪,皇甫耀阳却没有给她太多去研究这些细节的时间,就已经把她压到床上。

    第二天,冷小野的工作相对比较轻松。

    早上在床上享用了皇甫耀阳为她准备的早餐之后,她亲自送他进电梯,人就回来收拾几天没有收拾过的房间。

    地还没有擦完,门铃已经被敲响。

    冷小野只当是皇甫耀阳忘了东西,迈步走过来打开房间。

    “来啦!”

    门一打开,安琪就扑过来,兴奋地扶住她的胳膊,“经理,火了,咱们火了!”

    冷小野被她吓了一跳,“怎么火了?!”

    “你看啊!”安琪送到早上的报纸,“我们的展台上头条了,看到没有,这是公爵先生,我也在……从八点到现在,我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许多人都过来向我们询问衣服订制的事情,还有厂商要向我们下订单了……对了对了,还有这个……”

    …

第1215章 他叫司空月冥(2)    这样的宴会,本来是一个拓展人脉的好机会。

    安琪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哪想到自家经理竟然不想去。

    “这……”冷小野想了想,“好吧……我就去应付一下,早点退场。”

    市领导亲自派人邀请,她如果不去也确实说不过去,反正去应付一下,冒个头就闪。

    这时,安琪的电话又响起来,是会场那边忙不过来,催她过去。

    安琪接完电话,急匆匆地离开,冷小野简单将房间收拾了一下,洗澡换了一套衣服之后,手机上一个陌生的电话已经打过来。

    看着号码有些眼熟,她抬手接通电话。

    “小野,我是菲比。”

    “哦,菲比先生,您好……我正准备给您打电话。”

    “我发现一间不错的餐厅,ldaybund你应该知道吗?这里可以吗?”

    这家餐厅她也去吃过一两次,菜品和环境都不错。

    “当然。”冷小野笑着答应,“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她直接下楼,打了一辆车赶到餐厅,向领位员询问过之后,在一处靠窗的双人位边见到了菲比。

    窗外,便是江景。

    男人身上套着一身麻质的休闲西装,正侧着脸看向窗外,银发短发被头顶柔和的灯光染上一层淡淡的光晕,随意地坐相,慵懒不失优雅。

    听到脚步声,菲比转过脸,看到冷小野,他笑着从椅子上站直身来,向她伸过手掌。

    “小野。”

    “报歉,让您久等了!”

    冷小野向他伸过手掌,目光触到他的眸子,她的眸子里闪过异色。

    两次见他,他都戴着眼镜,这一次深色眼镜随意地放在桌子上,一对眸子就暴露无疑。

    让冷小野吃惊的是,他的眸色,竟然是和司空月冥一样的璀璨粉红。

    注意到她的表情,菲比轻耸肩膀,“吓到你了吗?”

    “没有!”冷小野回过神来,“报歉,我有点失态……我没有别的意思,事实上我想说……您的眼睛很特别,很美。”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然后,她就想起来,似乎与司空月冥最初相识的时候,她说过类似的话。

    想起那个人,她的目光微微一沉。

    对面,菲比听了她的话,也是隐约觉得这话有点耳熟,似乎是在哪里听说。

    他还要思考,头就闷闷地疼起来。

    看桌子对面,菲比用手按住太阳穴,冷小野疑惑地询问,“菲比先生,你怎么了?”

    “哦……”菲比轻轻摇头,“没什么……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戴上眼镜。”

    “菲比先生,你千万别多想!”冷小野忙着摆手,“我刚才失态其实只是……因为看到你想到一个以前的朋友,他和你很像。”

    菲比轻耸肩膀,“以前的朋友?是指……”

    “他死了!”冷小野道。

    “哦……报歉,我……我不知道。”

    “没什么,都过去好久了。”冷小野扬扬唇角,“我们点餐吧!您喜欢吃什么?”

    “我不太了解这家餐厅,你点就好,我没有什么忌口的。”菲比道。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