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小野和皇甫耀阳二个人都很享受这样的时刻。

    他喜欢照顾她,她喜欢被他照顾。

    仔细帮冷小野把衣服一件件穿好,皇甫耀阳像抱大婴儿一样将她从床上抱起来,走出卧室来到餐厅,放到早已经摆到餐桌上的晚餐边。

    “妈咪!”

    两个小家伙正在桌边摆弄买回来的小玩意,看到她出来,立刻就拿着东西过来献宝。

    皇甫耀阳大手一伸,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家伙拦住。

    “先让妈咪吃饭。”

    这两个小东西已经在外面吃饱,他家老婆可还饿着肚子呢!

    “哦!”

    两个小家伙应了一声,重新回到沙发边。

    皇甫耀阳就坐到桌边,冷小野对面和她一起吃饭。

    “你的手机响了两次,一个是电话,一个是短信,都是来自一个叫安琪的人,短信说货款已经顺利收到,让你放心。”

    “好。”冷小野接过他帮她切好的牛排,“你这次要在上海呆几天?”

    “访问的时间是五天,从明天开始,完成访问之后,我们一起去北京,给小琦和小玦过生日。”皇甫耀阳答道。

    冷小野想了想,“刚好……我的工作室在服装节上租了一个展厅,到时候会有一个服装表演,完事之后我就可以休一个小长假了。”

    端起杯子啜了一口红酒,皇甫耀阳轻声开口,“我可以去捧场吗?”

    冷小野轻扬唇角,“王储大人去,我当然欢迎啦,不过……您那么忙,还是算了吧?”

    他这样的大人物,去她那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小工作室的秀上捧场,这也实在太夸张了。

    怕他不高兴,她忙着接着说道,“这种都是小场子,等我将来成为名设计师的时候,我一定要邀请您出席我的秀。”

    “妈咪,我可以去吗?”

    耳朵尖的皇甫琦立刻跟着问道。

    “当然……不行!”冷小野道。

    小家伙立刻小嘴一扁,“就知道。”

    她笑了笑,目光就重新落回皇甫耀阳身上。

    “明天晚上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到我住的地方看看,到时候,我做饭给你吃。”

    “我也要吃!”皇甫琦第一个喊道。

    “还有我。”这一次,皇甫玦也是跟着开口。

    冷小野答应得无比干脆,“没问题。”

    皇甫耀阳笑着点点头,“那就这样说定了。”

    他的笑意太明显,冷小野很自然地觉得这其中的端倪。

    这个家伙,明知道她不会让他参加还要问,然后好让她心里过意不去,主动让步去她住的地方。

    注视着他的脸,冷小野眨眨眼睛,“说实话……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是的。”

    皇甫耀阳并不否认。

    “阴险!”冷小野挑眉向他翻了一个白眼,“哼……明天罚你洗菜!”

    “妈咪,我也要洗!”皇甫琦再一次插嘴。

    不等冷小野说话,皇甫耀阳已经开口,“没你的份儿!”

    皇甫琦立刻向他撇撇嘴,“小气鬼!”

    注视着他与冷小野相仿的气质模样,皇甫耀阳轻轻扬唇。

    一家四口边吃边聊,很快,皇甫耀阳与冷小野就吃完饭,管家进来收走餐具,皇甫耀阳就去处理一些必要的工作。

    ?

    …

第1188章 怎么可能洗不掉(3)    随手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皇甫耀阳迈步走到门外,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最近夫人的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夫人接了xx酒店的一个订单,买来的原料是次品,后来不得不重新换了一批货,这几天一直加班加点地赶工,昨天晚上已经完工。”电话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刚刚得到消息……酒店里的那个后勤经理想要对夫人不轨!”

    后勤经理?!

    皇甫耀阳的目光里,一下子便染上寒意。

    “严经理?!”

    “没错,就是他。”

    异色双瞳眯起,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让他去死!”

    “是,先生。”

    “还有……”皇甫耀阳缓缓地吸了口气,“让那家布料厂从此消失。”

    “是,先生。”

    挂断手机,皇甫耀阳将手机丢在桌上,深呼吸几次,才算是回复心中怒意。

    轻手轻脚地走回卧室,他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这次到异地出差的时候,看中的几套衣服中的一套取出来放到她的枕侧。

    他知道她想要什么,所以当她提出要自己创业,从零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说了一个“好”字。

    可是,怎么可能真得放心。

    从她创业最初,他就已经安排了人手,一直关注着她身边发生的事情。

    让他安慰的是,这半年来,一直风平浪静。

    在冷小野的努力之下,她的工作室和工厂都已经渐渐走上正轨,工人和手下们也都很信任她。

    现在,竟然敢有人卖假货给她,那个该死的周正还敢对他的女人心怀不轨……

    真是……该死!

    他的女人,岂是他们可以伤害的?

    轻轻帮冷小野向上拉了拉被角,注意到她挂在颈间的那枚结婚戒指硌到她的肌肤,他伸过手指,轻轻帮她把戒指移动了一下。

    用手指很轻地摸了摸她的脸,注视着微扬唇角安睡着的冷小野,皇甫耀阳的呼吸才渐渐地变得平稳,一对眸子里重新现出温柔来。

    ……

    ……

    等到冷小野一觉睡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

    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她床侧的皇甫耀阳,她扬唇向他一笑,“对不起啊,老公,我……我实在是太困了,不知不觉……”

    他笑着打断她的道歉,“饿了吗?”

    冷小野一点也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好饿!”

    “你是想在床|上吃还是到桌边吃?”他笑着问。

    冷小野看看四周,突然急急坐起身子,伸手抓向桌上的手表,“几点了,那两个小东西……”

    “他们十分钟前已经回来了,平安无事。”

    冷小野这才松了口气,伸过胳膊来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帮我穿衣服!”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拿过内|衣,抬起她的胳膊像照顾婴儿一样帮她扣好搭扣,还不忘伸过手掌帮她把胸形调整一下。

    她就在他颈间轻笑,侧脸吻了吻他的颈。

    “谢谢老公。”

    在下属和客户面前,她是女强人。

    在孩子面前,她是无所不能的母亲……

    在他面前,她却依旧还是那个,喜欢向她耍赖撒娇的小女孩。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