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随手披了一件衣服在身上,皇甫耀阳迈步走到门外,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最近夫人的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夫人接了xx酒店的一个订单,买来的原料是次品,后来不得不重新换了一批货,这几天一直加班加点地赶工,昨天晚上已经完工。”电话里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我刚刚得到消息……酒店里的那个后勤经理想要对夫人不轨!”

    后勤经理?!

    皇甫耀阳的目光里,一下子便染上寒意。

    “严经理?!”

    “没错,就是他。”

    异色双瞳眯起,皇甫耀阳沉声下令。

    “让他去死!”

    “是,先生。”

    “还有……”皇甫耀阳缓缓地吸了口气,“让那家布料厂从此消失。”

    “是,先生。”

    挂断手机,皇甫耀阳将手机丢在桌上,深呼吸几次,才算是回复心中怒意。

    轻手轻脚地走回卧室,他拉开衣柜,从里面取出一套这次到异地出差的时候,看中的几套衣服中的一套取出来放到她的枕侧。

    他知道她想要什么,所以当她提出要自己创业,从零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说了一个“好”字。

    可是,怎么可能真得放心。

    从她创业最初,他就已经安排了人手,一直关注着她身边发生的事情。

    让他安慰的是,这半年来,一直风平浪静。

    在冷小野的努力之下,她的工作室和工厂都已经渐渐走上正轨,工人和手下们也都很信任她。

    现在,竟然敢有人卖假货给她,那个该死的周正还敢对他的女人心怀不轨……

    真是……该死!

    他的女人,岂是他们可以伤害的?

    轻轻帮冷小野向上拉了拉被角,注意到她挂在颈间的那枚结婚戒指硌到她的肌肤,他伸过手指,轻轻帮她把戒指移动了一下。

    用手指很轻地摸了摸她的脸,注视着微扬唇角安睡着的冷小野,皇甫耀阳的呼吸才渐渐地变得平稳,一对眸子里重新现出温柔来。

    ……

    ……

    等到冷小野一觉睡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

    睁开眼睛看到坐在她床侧的皇甫耀阳,她扬唇向他一笑,“对不起啊,老公,我……我实在是太困了,不知不觉……”

    他笑着打断她的道歉,“饿了吗?”

    冷小野一点也不客气地点了点头。

    “好饿!”

    “你是想在床|上吃还是到桌边吃?”他笑着问。

    冷小野看看四周,突然急急坐起身子,伸手抓向桌上的手表,“几点了,那两个小东西……”

    “他们十分钟前已经回来了,平安无事。”

    冷小野这才松了口气,伸过胳膊来抱住他的脖子。

    “老公,帮我穿衣服!”

    皇甫耀阳没有说话,只是拿过内|衣,抬起她的胳膊像照顾婴儿一样帮她扣好搭扣,还不忘伸过手掌帮她把胸形调整一下。

    她就在他颈间轻笑,侧脸吻了吻他的颈。

    “谢谢老公。”

    在下属和客户面前,她是女强人。

    在孩子面前,她是无所不能的母亲……

    在他面前,她却依旧还是那个,喜欢向她耍赖撒娇的小女孩。

    ……

    么

    …

第1186章 怎么可能洗不掉(1)    “我也一样。”

    冷小野轻轻拥住皇甫耀阳,一对眼睛却是盯着对面两个孩子的房间的方向。

    一看到其中一扇门拉开,她立刻就从他双臂间逃开去,拉开衣襟理好头发,走过去,迎住两个换衣服的儿子。

    帮二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t恤和短裤,冷小野一手一个扶住两个人的肩膀。

    “手环在哪里?!”

    两个小家伙齐齐地抬起左手,露出腕上手表状的手环。

    “妈咪的要求是……”

    “除非和爹地妈咪在一起,否则不许摘下手环。”两个小家伙齐声答道。

    “非常棒。”冷小野扬起唇角,向二人伸过手掌,“做男人……”

    “说话算数!”

    两个小家伙齐齐抬手,与她的两只手掌击了一下掌。

    “ok!”冷小野一左一右地亲了二人一口,“鉴于你们这么乖,妈咪特别奖励你们,今天可以不用跟着爹地妈咪,像大人一样出去逛街,好不好?”

    “保镖穿便装吗?”皇甫琦第一个抢着问。

    冷小野点头,“没错。”

    “可以不带管家先生吗?”皇甫玦问。

    冷小野摇头,“这个不行,小朋友是不会单独出门的,那样警|察叔叔会以为你们走丢了。。”

    “想去哪里都可以吗?”皇甫琦问。

    “当然。”冷小野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不过……晚上八点之前必须回来。”

    “妈咪万岁!”

    皇甫琦立刻欢呼出声,这个小家伙和冷小野一样不安分,在酒店里早已经弊得难受死了,只恨不得立刻就出去撒欢才好。

    这时,皇甫耀阳已经将老管家请进来,向他简单地交待。

    老管家立刻走过来,牵了两个小家伙出门,冷小野一路将三人送出门外,还在叮嘱。

    “路上小心,如果有事情就打电话回来。”几个人都已经走到走廊拐角,她还在那里提醒,“小琦你不要乱跑,小玦你要看好弟弟,路上注意看车……”

    腰上一紧,她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被拖回门内。

    嘭!

    房门闭紧。

    冷小野的人亦已经被皇甫耀阳横抱而起,然后他的吻就铺天盖地地落下来,将她的一声惊呼吻成一片含糊的音节。

    感觉着他的热情与急切,冷小野只是伸过手臂来将他拥紧。

    一路从客厅吻到卧室,将她放到大床|上,皇甫耀阳摸索着去找她的拉链,拉得有点急,拉链一下子卡住布料。

    他试着拉了两把,没有拉动。

    两只手掌一抓一分,她身上的裙子就已经一分为二。

    “皇甫耀阳!”冷小野喘息着低骂,“你赔我裙子。”

    “十条!”

    他只是说了这两个字,就再一次吻过来,温热的唇舌纠缠住她的,手掌也是不客气地移开去,细细地揉捏着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柔软和起伏……

    两个人的呼吸都是越发粗重,她的手掌就伸过来,捏住他的衬衣衣扣。

    无奈,全身发软,跟本捏不住,她只能无奈地捏住他的衣摆。

    皇甫耀阳伸过一只手掌,稍一用力,价值不菲的衬衣就已经扣子崩落。

    然后,他就伸臂将她拥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