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几天未见,早已经想她想得不行。

    现在老婆大人主动献吻,他哪里拒绝得了。

    微弯下身子,配合着她的身高,他将她纤细的身体紧紧地纳在怀里,一手就抵住她的后脑,尽情地索取着那数日未尝的甜蜜。

    小别胜新婚。

    吻着她的嘴唇,他的大手用力地揉捏着她的腰身,呼吸也是不自觉地粗重。

    上前一步,将她压在墙上,皇甫耀阳喘息着放开她的唇,头一侧,就已经吻上她的颈,手掌从她的腰身滑下来,隔衣落在胸口。

    感觉着他灼热的吻,冷小野的心跳也是早已经急促起来。

    主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皇甫琦第一个跑出来,后面跟着皇甫玦……

    “你来追我呀……”

    “别跑!”

    “老公!”

    冷小野听到这两个小家伙的声音,忙着将皇甫耀阳按在她胸口的手掌拉开。

    喘息着放开她,皇甫耀阳粗粗地喘了口气,懊恼地瞪了两个小东西一眼。

    “妈咪!”看到冷小野,两个小家伙齐齐地惊呼一声,皇甫琦就第一个小跑着冲过来,“我好想你哟!”

    伸手过住他,冷小野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妈妈也想你。”

    拜托……他才是真想好不好。

    都已经快一周没碰她了,这两个小东西可是才和她分开一天。

    “才分开一天而已,有这么夸张吗?!”

    欲求不满的某人在一旁不悦地嘟囔。

    听出皇甫耀阳语气中的酸味,冷小野轻扬唇角,放下手中的皇甫琦,又弯下身来亲亲皇甫玦小脸。

    “你们两个小东西,坐在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闷吧,想不想出去玩?!”

    “想!”

    皇甫琦立刻扯着小嗓门应着,皇甫玦则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二人话音刚落,皇甫耀阳的声音就响起来,“刚下飞机,应该好好休息一下,而且……马上就要吃饭了。”

    皇甫琦早已经弊得受不了,早就想要出去玩。

    这会儿,怎么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妈咪,我不累,也不饿!您就带我们出去玩吗?我好想去外滩,还想去吃城隍庙小吃,还有小玦哥哥也是……对不对,哥哥?!”

    只怕自己一个人力量不够,皇甫琦不忘拉皇甫玦下水。

    皇甫玦耸耸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好,那就先去外滩,然后再去城隍庙吃小吃。”冷小野笑着答应,“去换衣服吧!”

    “妈咪万岁!”

    皇甫琦立刻欢呼着冲进房间,冷小野就摸摸皇甫玦的小脑袋。

    “小玦,你也去吧!”

    皇甫玦也转身走向房间,看着二人走进各自的房间换衣服,皇甫耀阳立刻就手臂一伸将她拉到怀里,侧脸咬上她的细颈,不满地开口。

    “不公平!”

    两个儿子有的吃有的玩的,他却只能看不能吃,这太不公平了!

    “傻瓜!”冷小野抬眸白他一眼,“我又没说要亲自带他们去!”

    她太了解他,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可是,总不能当着两个儿子亲热吧?!

    皇甫耀阳微怔,然后就用力将她拥紧。

    “小野,我好想你!”

    …

第1183章 不公平!(1)    “你,站住!”

    严经理抬手指住刚刚敲完门的冷小野,同时挥手。

    几个保安手下立刻就跟着他身后跑过来,一左一右地伸手想要抓住冷小野的胳膊。

    “住手!”保镖们看着他们对自家夫人对手,哪会允许,立刻就走上前来护住冷小野,“你们要做什么?!”

    冷小野转过脸,看着面前一脸凶相的严经理,也是现出错愕的表情。

    “严经理?!”

    就在此时,房门一声轻响,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老管家拉开门走出来。

    看到门外的冷小野,他立刻就露出笑意。

    “夫……”

    “嘘!”

    冷小野忙着转过脸,向他做个眼色。

    有严经理有,冷小野并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

    老管家硬生生将后半截咽回喉咙,“这是……?”

    “管家先生。”严经理陪个笑脸,“你不用担心,我们只是想要将这个闲杂人等带走,绝对没有打扰公爵大人和两个小伯爵先生的意思。”

    闲杂人等?!

    老管家的目光落在冷小野脸上,一对眉微微皱了皱。

    “怎么回事?!”

    不等老管家回应,一个威严悦耳的声音已经从他身后传来。

    两个孩子在房间里玩耍,皇甫耀阳原本走进书房里准备工作,听到这边嘈杂的声音,不悦地走出来。

    听到自家老公的声音,冷小野忙着上前一步,笑着开口。

    “公爵先生,我是特地来看您的。”

    一边说,一边就向皇甫耀阳眨眨眼睛。

    目光落在门外的冷小野身上,皇甫耀阳的眼睛立刻一亮,迈步想要迎过来,手就抬起来想要拥抱她。

    听到这句,他原本抬起来的手掌又收了回去。

    二人目光一对,皇甫耀阳微微皱眉。

    “公爵先生!”严经理看到这位出现,忙着走上前来行礼,“真是报歉,打扰您,这个女人……她脑子不太正常,您千万别介意,我马上就把她带走。”

    严经理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到,一个小小工作室的经理会和这样的大人物有什么关系。

    故意诋毁冷小野,就是想要为自己开拖。

    一听到这句,所有的保镖都是为他捏了一把汗,这其中也包括老管家在内。

    这个人疯了吗?

    竟然敢这样说他们家夫人!

    他的女人……脑子不太正常?

    皇甫耀阳的目光,一下子就冷下来,转过脸,异色双瞳阴沉地落在严经理脸上。

    “你是谁?”

    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严经理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忙着从身上取出名片来,向他递过来。

    “在下是酒店的保安经理严正,请公爵先生多多指教。”

    名片双手举在半空中,却并没有人去接。

    严经理悄悄抬脸,看看皇甫耀阳,感觉到对方越来越冷的目光,他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战。

    “道歉!”

    皇甫耀阳从齿间挤出两个字。

    “哦……”严经理颤着手收回目光,“对……对不起,公爵先生!”

    愚蠢如严经理,这会儿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

    老管家只怕皇甫耀阳失控,忙着在一旁小声提醒,“严经理,先生是让您向这位小姐道歉。”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