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常感谢诸位今天过来捧场,因为家里有事,我们的设计师今天没有到场,我谨代表设计师冷小野和工作室的全体工人员、模特们感谢今晚大家的支持……谢谢。”

    随着安琪的声音,全场观众都站起身来鼓掌。

    不少人员走上台来,与模特们合影,还有的就与安琪洽谈对冷小野的访谈,以及一些其他的事务。

    冷小邪和沈宁从后台走过来,帮着工作人员一起维持现场的秩序。

    注意到冷小邪,一个时尚摄影师立刻就急行两步走过来。

    “先生,先生……打扰您一下,这是我的名片……”

    冷小邪没等对方说完,已经直接开口。

    “很报歉,我没兴趣当模特,也不想当演员,谢谢。”

    “先生!”那名摄影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那您帮我拍几张照片行不行,我可以付您很高的报酬。”

    冷小邪一笑,“不行!”

    摄影无奈,只好悻悻离开,走了两步又不甘心地将名片递过来。

    “至少,您收下名片,考虑考虑?”

    冷小邪伸手接了,见那人离开,随手丢进垃圾桶。

    刚刚转身,一个看秀的年轻女孩已经走过来,“先生,可以和您合一张影吗?”

    “你认错了,我是女人。”冷小邪转过脸向她一笑。

    女孩脸色一白,逃也似地跑了,沈宁就在一旁轻笑出声。

    好不容易,才将一众人等打发走。

    冷小邪说话算话,真得找来一辆大轿子车拉了众人去海鲜城,临上车的时候,安琪还有些犹豫。

    “冷先生,这……这我向经理报不了帐。”

    冷小野之前也曾经向安琪吩咐过,等秀完了,请大家吃顿饭犒劳一下。

    可是,这位说的那家海鲜城可是八百一位的自助,这一顿饭下来,就是两万多三万来块,实在是有点铺张浪费。

    冷小邪向车上扬扬下巴,扬唇露出漂亮白牙,“不用你报帐,我请!”

    安琪被那牙晃得一阵发晕,上车的时候脚都是软的。

    入座后,实在好奇,忍不住向沈宁询问这位的身份。

    “宁姐,这位冷先生……做哪行的呀?”

    不等沈宁开口,靠坐在司机身侧的冷小邪已经笑着开口。

    “军火。”

    安琪的脸色就白了,这位这是什么耳朵啊,她和他隔了好几排座,还是小声说的,他也听得到?

    沈宁对这种事早已经是见怪不怪,只是微笑着开口。

    “你就别替他担心了,这位不缺钱,可劲花没事儿。”

    车开到海鲜城,冷小邪早已经订好位子,将众人安顿好,他又端着杯子客套两句。

    众人自己吃喝,他就将沈宁带到一处靠窗的安静二人座。

    “说吧,到底怎么了?”

    沈宁并不隐瞒,直接了当地开口,“我怀疑菲比是司空月冥。”

    “和小野一起走秀那个模特?”冷小邪问。

    冷小邪没有见过司空月冥,不过,对于这个曾经与妹妹有过纠葛,并且神秘莫测的男人,他当然也是听过不少。

    至于菲比,他没有见过本人,却已经看过之前冷小野的秀。

    因此,对于菲比和司空月冥这两个名字,冷小邪都不陌生。

    …

第1314章 哪能乱搞男女关系(3)    冷小邪吃了一筷子菜,“照你这么说,我不是要到高中找女朋友才行?”

    沈宁暧|昧一笑,“反正你们队里好多新兵,你随便挑一个当男朋友不就行了!”

    冷小邪白她一眼,“嘴巴这么毒,你嫁得出去才怪!”

    “放心吧!”沈宁端起自己的果汁杯,“您保家卫国就行了,姐的终身大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冷小邪笑了笑,并不与她计较,只是从身上摸出一张名片来,递给她,“那……这个是总局的李队长的名片,我战友,春节的时候刚调到这边的,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给他打电话,提我的名字就行。”

    沈宁也不客气,伸手就接到手里。

    “谢了。”

    二个人虽然见面就掐,看谁毒舌,看似关系不好,实际上却是最佳损友。

    二人吃着饭聊闲了一会儿,看着其他人都吃喝得差不多,冷小邪下楼结了帐,然后就回来安排着众人上车,让司机将众人送回家。

    安琪跟车一起离开,只剩下冷小邪与沈宁一起站在海鲜楼下。

    沈宁看看表,“要不,今晚你上我那儿住?”

    冷小邪插着兜,坏笑,“兔子不吃窝边草,咱们俩哪能乱搞男女关系?”

    沈宁勾出钥匙,“想得美,我值夜班,让你帮我看家。”

    “队里明天还有任务,我已经订好了凌晨的机票,时间还早,我送你到医院吧,顺便看看你们那有没有漂亮小护士。”

    沈宁所在的医院,离这里不远,也就是两条街道,他当然也是知道的。

    嘴里说看小护士,自然不会是调侃,真正想看的却是菲比的病例。

    虽然在他看来,就算菲比真得是司空月冥也应该不会伤害冷小野,但是,事关自家妹妹,他这个当哥哥的心情自然也不能放松。

    二个人一起步行,来到医院,沈宁就将他带进办公室,不用冷小邪多说,她已经主动取出菲比的病例资料递到他面前。

    冷小邪仔细把病例看了一遍,最后还不忘复印一份,装进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夹。

    “我拿回去让技术部研究确定一下。”

    “那我们到底告不告诉小野?”

    冷小邪皱眉想了想,“先确定一下是不是,如果是的话,我们再告诉她。”

    五年前,司空月冥为了救冷小野而死,冷小邪了解自己的妹妹,这件事情也一直是她心中的一个结。

    如果说司空月冥真得还活着,这对于冷小野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沈宁又拿过手机,将她拍得几张照片发到他的手机上。

    “这是我偷拍的菲比的照片,你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

    冷小邪看看手机上收到的照片,“小宁,你不当侦探真是可惜了。”

    沈宁淡笑,“我觉得,本人当医生救死扶伤挺好的。”

    “恩。”冷小邪点头,“行善积德,将来一定能找个好老公。”

    “借您吉言,到时候,姐一定好好请你吃一顿。”

    冷小邪笑着看看表,“我走了。”

    “快走不送。”

    沈宁这么说,人却已经站起身来,将他一路送到电梯口。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