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今天,喝了这杯酒之后,格雷依旧会站到他身后,像以前一样,为他出生入死。

    “谢谢你,司空先生。”

    “不!”菲比轻轻摇头,“从现在开始,叫我菲比。”

    司空月冥已经死了,就让他永远地死了吧!

    从现在起,他是菲比。

    格雷恭敬点头,“是,菲比先生。”

    不管他是司空月冥也好,是菲比也罢,这个人一直都是他的精神导师,这一点,在格雷心中永远也不会改变。

    放下手中的空杯子,格雷拿过酒瓶,帮菲比重新倒上酒,立刻就进入了之前在他面前仆人的状态。

    “您交待我的事情,我已经查过了。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人刻意安排,我下飞机之后得到的消息,查理公爵所在监狱的负责人昨天出了车祸,看来应该是杀人灭口。”

    “皇甫耀阳马上就要加冕为王,在a国,他最大的敌人就是保守党。”菲比捧着杯子坐回沙发上,从茶几上抽出一张便条纸,送到格雷手里,“昨天晚上,我已经整理出几个保守党的核心人物的名字,你去帮我查一查,他们最近都做了些什么。”

    “好的,我马上就去。”

    格雷接过便条纸上,上面写着几个人名。

    “有什么进展,就电话通知我,有必要的时候,我会让你过来。”菲比侧脸,粉眸落在格雷脸上,“格雷,谢谢你还记得我。”

    五年时间,足以发生太多事情,太多改变。

    事隔五年,格雷还依旧保持着对他的忠诚,就算是菲比,也是有些感动。

    格雷怔了怔,“事实上,我很高兴……您还活着!”

    事实上,论年龄,格雷比菲比还要大些。

    可是在精神上,这个年轻人一直是格雷的精神导师。

    在格雷最茫然的时候,是菲比给了他一个未来,这些年他独身一人,帮助菲比经营着他留下来的那些产业和资金,却始终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是什么。

    幸好,他回来了!

    菲比轻扬唇角。

    格雷也笑了笑,然后就收起便条纸,向他行了礼,转身离开。

    助理送格雷离开之后,重新回到客厅。

    “先生,香港国际设计大赛组委会发了一封邮件过来,询问您到达的具体时间。”

    菲比微微皱眉,“不能拒绝吗?”

    助理有些为难,“恐怕……不能,您当初不是很想去的吗,现在……拒绝的话恐怕有些太过失礼了。”

    去香港国际设计大赛当评委的事情,是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确定下来的行程。

    那时候的菲比心态与此时自然是截然不同。

    还有几天,大赛就要开幕,这个时候提出拒绝的话,会给对方造成非常大的麻烦。

    菲比略一沉吟,“通知他们,不需要为我准备机票和酒店,这些事情我们自己解决,我会准时出席。”

    既然他现在是菲比,就应该去做菲比该做的事情,司空月冥已经是过去。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或者,这一次,他可以试着做一个好人。

    ……

    啥也不说了,给你们撸加更去。

    …

第1306章 我的国王之道(2)    这个继承人,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孩子的成长,也依旧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与此同时。

    无数电视屏幕前、无数电脑屏幕前……

    无数的人都是抬起自己的手掌,为这位马上就要加冕的新国王鼓掌叫好。

    ……

    ……

    酒店客房内。

    电视上同样直播着整个公布会,菲比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屏幕里的那个男人,手中端着的红酒杯悬在半空中,一直没有送到嘴边。

    一直到,皇甫耀阳说出最后那一句话。

    他扬扬唇角,将酒杯送到唇边,将里面的红酒一口饮尽。

    助理迈步走过来,“先生,有一位自称格雷的先生想要见您。”

    菲比将空杯子放到茶几上,“让他进来。”

    助理离开,片刻之后,带了一人走进来。

    三十来岁的年纪,浅褐色的肌肤,高大健硕的身形上套着一件黑色的西装,走进门来的是一个有黑人血统的混血男子。

    菲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轻轻向助理挥挥手。

    “帮格雷先生拿一只杯子来。”

    助理应了一声,取来空杯子放在茶几上,帮二人倒了酒,很知趣地退出门去。

    这其间,格雷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眼前的菲比。

    “您……有些不太一样了。”

    “脸上受伤,做了一些整容手术。”

    菲比语气平静,好像说得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人,格雷脸上的平静终于被难掩的激动所替代。

    “太……太好了。”

    一向性情沉稳的格雷,并不是一个太过擅于表达感情的人,眼中的水色和颤抖的声音,却已经暴露出他此刻激动的情绪。

    菲比伸手从茶几上端过两个杯子,走过来,将其中一杯送到他的面前。

    “干一杯吧,为了……我们的重逢。”

    格雷伸过大手,接过其中一个杯子。

    “先生,我……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八年前的夏天,有一个男孩杀了他的导师,因为他的导师请要对他做最龌龊的事情,我遇到那个男孩的时候,他满手都是鲜血,不知所措,当时我也是这样请他喝了一杯酒,对他说……”菲比将杯子与他轻轻碰了碰,“格雷,我们都有罪!”

    他知道,格雷是还不能完全确定他的身份。

    菲比说得这件事情,是只有他和格雷知道的秘密。

    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少年,格雷也一样。

    他受人排挤是因为他天生缺乏黑色素,而格雷则完全相反,在一个主要是亚洲孩子的社区,格雷被排挤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体内拥的黑色素太多。

    听着菲比道出那句“格雷,我们都有罪”的时候,格雷就知道。

    没错,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曾经的精神导师——司空月冥。

    没有再说什么,格雷轻轻向他扬扬杯子,将酒杯送到唇边,一口饮尽。

    当年,他喝下了司空月冥给他的酒,从此之后就跟着他身后,不顾生死。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