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继承人,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

    他亲眼见证了这个孩子的成长,也依旧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

    与此同时。

    无数电视屏幕前、无数电脑屏幕前……

    无数的人都是抬起自己的手掌,为这位马上就要加冕的新国王鼓掌叫好。

    ……

    ……

    酒店客房内。

    电视上同样直播着整个公布会,菲比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屏幕里的那个男人,手中端着的红酒杯悬在半空中,一直没有送到嘴边。

    一直到,皇甫耀阳说出最后那一句话。

    他扬扬唇角,将酒杯送到唇边,将里面的红酒一口饮尽。

    助理迈步走过来,“先生,有一位自称格雷的先生想要见您。”

    菲比将空杯子放到茶几上,“让他进来。”

    助理离开,片刻之后,带了一人走进来。

    三十来岁的年纪,浅褐色的肌肤,高大健硕的身形上套着一件黑色的西装,走进门来的是一个有黑人血统的混血男子。

    菲比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轻轻向助理挥挥手。

    “帮格雷先生拿一只杯子来。”

    助理应了一声,取来空杯子放在茶几上,帮二人倒了酒,很知趣地退出门去。

    这其间,格雷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眼前的菲比。

    “您……有些不太一样了。”

    “脸上受伤,做了一些整容手术。”

    菲比语气平静,好像说得是别人的事情一样。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人,格雷脸上的平静终于被难掩的激动所替代。

    “太……太好了。”

    一向性情沉稳的格雷,并不是一个太过擅于表达感情的人,眼中的水色和颤抖的声音,却已经暴露出他此刻激动的情绪。

    菲比伸手从茶几上端过两个杯子,走过来,将其中一杯送到他的面前。

    “干一杯吧,为了……我们的重逢。”

    格雷伸过大手,接过其中一个杯子。

    “先生,我……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八年前的夏天,有一个男孩杀了他的导师,因为他的导师请要对他做最龌龊的事情,我遇到那个男孩的时候,他满手都是鲜血,不知所措,当时我也是这样请他喝了一杯酒,对他说……”菲比将杯子与他轻轻碰了碰,“格雷,我们都有罪!”

    他知道,格雷是还不能完全确定他的身份。

    菲比说得这件事情,是只有他和格雷知道的秘密。

    那个时候,他也不过是个少年,格雷也一样。

    他受人排挤是因为他天生缺乏黑色素,而格雷则完全相反,在一个主要是亚洲孩子的社区,格雷被排挤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体内拥的黑色素太多。

    听着菲比道出那句“格雷,我们都有罪”的时候,格雷就知道。

    没错,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他曾经的精神导师——司空月冥。

    没有再说什么,格雷轻轻向他扬扬杯子,将酒杯送到唇边,一口饮尽。

    当年,他喝下了司空月冥给他的酒,从此之后就跟着他身后,不顾生死。

    …

第1305章 我的国王之道(1)    门内,老国王的声音也响起来。

    “把门……打开!”

    他也想要看看,他一直认定的这个天生王者,会对着记者们如此回答这个尖锐的问题。

    护士走过来,将门拉开,好让老国王可以听到电视传出来的声音。

    当然,此时此刻,关注着皇甫耀阳的人。

    不仅仅是冷小野和女大公、两个孩子还有老国王,也不仅仅是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们。

    现场直播将信任传到各地,每一个a国人的电视里、电脑上,电视出售柜台上的无数电视屏幕内,大楼上的巨幅led屏幕上……

    无数个屏幕都在播出这一幕。

    无数双眼睛都在注视着这个男人。

    无数双耳朵在等待着皇甫耀阳的回答。

    ……

    主席台前,皇甫耀阳轻轻地吸了口气,声音依如之前的平静。

    “我的妻子是中国人,中国人有一句话说‘齐家治国平天下’,我很认同。当年,我在宴会上向我的妻子求婚,我缓步走向她的时候,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我凭什么爱她,凭什么给她幸福?

    后来,当老国王将我叫到他的面前,郑重地表示要我继续接受王位的时候,我也曾经这样问过自己,我有没有这个资格,我能不能做一个称职的国王,给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子民们一个更好的未来?”

    他的声音并没有多么煽情,只是平静地讲述,却越发显得诚恳,直入人心。

    “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他怎么可能是一个称职的国王?一个不爱自己妻子和家人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去爱他的国家和子民?我并不是逃避责任,我只是想先做一个好男人,再做一个好国王!

    五年后的现在,我站在这里,决定接受王位,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我知道,我必须要负起这份负责,就像保护我的爱人和家人一样,保护这个国家。

    让这个国家的所有人都像我的家人一样,平安、幸福,这就是我的国王之道!”

    现场掌声如雷鸣。

    这一番话,即不浮夸,也没有逃避,他只是平静地道出曾经的心历路程,平和而真诚。

    就连那个刻薄提问的记者,也是情不自禁地为他鼓掌。

    “王储先生,不,我想……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国王。”那个记者记起身来,大声开口,“我很满意您的回答。”

    楼上。

    电视机外,冷小野扬着唇角,也和现场的记者一起为他鼓掌。

    时隔五年,如今的皇甫耀阳已经越发成熟,而她,亲眼见证了他的成长。

    她相信,自己的男人不仅仅是一个好丈夫、好父亲,也必然是一个好国王。

    两个小家伙虽然不太明白皇甫耀阳在说什么,却也是啪啪地拍着小子为父亲鼓掌,眼中脸上满满地都是骄傲。

    女大公坐在沙发上,轻轻地抬起手掌,用手帕拭了拭眼角,眼里有泪,唇角却骄傲上扬。

    房间内。

    老国王听着皇甫耀阳平静而真诚的声音,也是露出笑意。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