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知道,经理您放心吧,人我都安排好了,您就等着好消息就行了。”安琪说到这里,语锋一转,“您家里那边情况还好吧?”

    她并不知道冷小野的具体情况,只是知道冷小野家人在国外,所以猜测她这次匆匆出国肯定是家里有事。

    “我还要忙几天,过几天等我回上海再说吧。”

    听出冷小野不想多提,安琪也没有多问。

    “好,你就放心忙家里的事情吧,这里一切有我。”

    “辛苦你了,记得秀开始之前半个小时,一定要再一次仔细检查模特、电力、灯光、音响……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冷小野又向安琪叮嘱了一遍,收了电话,进了邮箱将她发来的服装秀彩排视频,仔细地观看。

    彩排完全是按照她的想法,看得出安琪极是尽心尽力,再加上有沈宁在,出来的效果非常不错。

    冷小野满意地给安琪回了一条短信,让她照这个样子进行。

    她就将手机放到一边,开始洗漱。

    出了昨天那样的事情,她也是越发小心谨慎。

    皇甫耀阳有许多事情要忙,不可能顾得过来这些,王宫里的安全事务,她也要仔细盯好。

    ……

    ……

    此时。

    皇甫耀阳的人已经飞到海面上,直升机缓缓降低,在向前行驶的游轮停机坪上停了下来。

    从飞机上跳下来,皇甫耀阳直奔一楼的舱房。

    站在在门外的手下,看到他,立刻就行了礼替他拉开房门。

    舱房内,雪亮的灯光下,莉莉安面色憔悴地缩在房间一角。

    从被抓到到现在,她一直都在被审问,跟本就没有睡过,脸色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看到她又要闭上眼睛,一个手下立刻就走上前来,将一盆冷水不客气地泼到她的脸上。

    莉莉安打了一个激灵,再一次睁开眼睛。

    整晚都在被审讯,觉也没得睡,此时此刻,她的精神都已经有些恍惚。

    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走过来的皇甫耀阳。

    看着他在她面前蹲下身子,迎上他的异色双瞳,莉莉安的后背上就开始冒出寒意。

    “king,我……”

    皇甫耀阳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是谁?!”

    “我真得不知道是谁,与我接触的人只是罗杰,我……我也不知道……”

    “莉莉安!”皇甫耀阳微眯双眸,“你以为……你能骗得过我吗?!”

    “我……我真得不知道……”

    莉莉安怎么也不肯说出父亲的事情,只是努力地掩饰着。

    “既然如此……”皇甫耀阳站起身,“拖她去喂鲨鱼吧!”

    两个手下立刻就走过来,一左一右地拉起她的胳膊,将莉莉安拖起来,拉向门外。

    “不要!”莉莉安尖叫出声,“king,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我是公主……你……怎么可以杀自己的妹妹?!”

    妹妹?!

    皇甫耀阳冷笑,将手插进口袋里,一路走上甲板。

    早有手下拉开甲板上鲨鱼的投食口,两个保镖立刻就将鬼哭狼嚎的莉莉安一路拖过来。

    …

第1298章 吃醋(3)    酒店客房。

    菲比此时也同样没有睡,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折腾着他的头疼终于有所缓解。

    坐在午夜微凉的酒店露台上,他懒洋洋地抬起右手,将装着红酒的杯子送到唇边,一直将杯子扬起,却没有喝到酒液。

    原来,不知不觉之时,杯子里的酒已经被他喝干。

    抬眸,看一眼桌上已经空了的红酒瓶,菲比轻轻挑眉,将空杯子放回桌上。

    “先生?”助理轻声开口,“还要酒吗?”

    菲比轻轻摇头,“明天早上,通知之前你拒绝的那个商家,告诉他,我答应这一次的代言。”

    助理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解。

    菲比说的是a国的一个汽车生产厂家,那个厂家生产的都是高端奢华产品。

    为了请动菲比,那个商家出的价钱倒是很高的,只不过,菲比一向是个性不羁,从来不向钱妥协。

    之前他就说过,不喜欢这家公司的风格,现在竟然主动答应,助理难免心里嘀咕。

    “您……确定吗?!”

    “确定无比。”

    以他对皇甫耀阳的了解,那个男人肯定会调查他,这件事情不仅是他圆谎的理由,也是他继续留在a国的原因。

    “好的,那我明天一早就和他们联系。”

    菲比点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也早点休息吧。”助理向他叮嘱一声,退出门去。

    听着助理离开,关门,菲比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

    几次犹豫,到底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男声。

    “请问您找哪位?!”

    “找你。”

    “很报歉先生,凭您的声音我并不能确定您是谁,请报出您的名字。”

    菲比轻吸口气,微眯粉眸注视着窗外的夜景,道出真正属于他的名字。

    “司空……月冥!”

    电话那头,男人的呼吸一紧,然后是许久的沉默。

    “对不起,我不认识您!”

    菲比平静开口,“格雷,xx年3月6日晚8点出生,喜欢左手用枪……六年前的新年,你曾经输给我一只小手指,现在还寄存在你的手上。”

    听到最后一句,电话那头的男人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

    “先生……真得是您吗?!”

    “是我。”

    “太……太好了!”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哽咽起来,“他们都说您死了,我一直不相信,这五年,我一直在找您,您……您现在还好吗?”

    “样子变了一些,其他的……还好。”

    “那就好。”

    “我在a国首都,你尽快过来见我,另外,帮我查一件事情。”

    “您说。”

    “我记得a国的莉莉安公主当初明明被判十年监禁,我想知道,是谁帮她离开监狱的。”

    “我马上派人去查,明天午后之前,我会赶到a国首都见您。”

    “好。”

    司空月冥抬手挂断电话,起身走进客厅,注意到茶几上的一份报纸上的头条新闻,他伸手将报纸拿过来,送到眼前。

    占据四分之一版面,都是皇甫耀阳的照片,上面,一行醒目的粗体字。

    王储特蕾莎将军将正式继任王位!

    ……

    么么哒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