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酒店客房。

    菲比此时也同样没有睡,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折腾着他的头疼终于有所缓解。

    坐在午夜微凉的酒店露台上,他懒洋洋地抬起右手,将装着红酒的杯子送到唇边,一直将杯子扬起,却没有喝到酒液。

    原来,不知不觉之时,杯子里的酒已经被他喝干。

    抬眸,看一眼桌上已经空了的红酒瓶,菲比轻轻挑眉,将空杯子放回桌上。

    “先生?”助理轻声开口,“还要酒吗?”

    菲比轻轻摇头,“明天早上,通知之前你拒绝的那个商家,告诉他,我答应这一次的代言。”

    助理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解。

    菲比说的是a国的一个汽车生产厂家,那个厂家生产的都是高端奢华产品。

    为了请动菲比,那个商家出的价钱倒是很高的,只不过,菲比一向是个性不羁,从来不向钱妥协。

    之前他就说过,不喜欢这家公司的风格,现在竟然主动答应,助理难免心里嘀咕。

    “您……确定吗?!”

    “确定无比。”

    以他对皇甫耀阳的了解,那个男人肯定会调查他,这件事情不仅是他圆谎的理由,也是他继续留在a国的原因。

    “好的,那我明天一早就和他们联系。”

    菲比点点头,“时间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也早点休息吧。”助理向他叮嘱一声,退出门去。

    听着助理离开,关门,菲比伸手拿过桌上的手机。

    几次犹豫,到底还是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男声。

    “请问您找哪位?!”

    “找你。”

    “很报歉先生,凭您的声音我并不能确定您是谁,请报出您的名字。”

    菲比轻吸口气,微眯粉眸注视着窗外的夜景,道出真正属于他的名字。

    “司空……月冥!”

    电话那头,男人的呼吸一紧,然后是许久的沉默。

    “对不起,我不认识您!”

    菲比平静开口,“格雷,xx年3月6日晚8点出生,喜欢左手用枪……六年前的新年,你曾经输给我一只小手指,现在还寄存在你的手上。”

    听到最后一句,电话那头的男人的呼吸一下子就急促起来。

    “先生……真得是您吗?!”

    “是我。”

    “太……太好了!”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哽咽起来,“他们都说您死了,我一直不相信,这五年,我一直在找您,您……您现在还好吗?”

    “样子变了一些,其他的……还好。”

    “那就好。”

    “我在a国首都,你尽快过来见我,另外,帮我查一件事情。”

    “您说。”

    “我记得a国的莉莉安公主当初明明被判十年监禁,我想知道,是谁帮她离开监狱的。”

    “我马上派人去查,明天午后之前,我会赶到a国首都见您。”

    “好。”

    司空月冥抬手挂断电话,起身走进客厅,注意到茶几上的一份报纸上的头条新闻,他伸手将报纸拿过来,送到眼前。

    占据四分之一版面,都是皇甫耀阳的照片,上面,一行醒目的粗体字。

    王储特蕾莎将军将正式继任王位!

    ……

    么么哒

    …

    …

第1297章 吃醋(2)    皇甫耀阳看二人平安无事,暗松口气,温和地问道。

    “你们怎么还没有睡?!”

    皇甫琦抬着大眼睛,看着二人,“我想和爹地妈咪一起睡,可以吗?”

    小家伙怀里抱着一只他平日里睡觉抱惯的小狮子布偶,黑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注视着皇甫耀阳,满是期待。

    “我也想。”

    一向不爱粘人的皇甫玦,也在一旁随之开口。

    两个小家伙早已经被冷小野安顿地洗澡睡觉,冷小野原本以为两个小家伙不过就是小孩子,没有这么重的心事。

    哪想到,他们竟然还没有睡。

    看着门外的两个小家伙,冷小野不由地一阵心疼。

    “当然可以啦!”她温柔地摸摸二人的小脸,“进来吧!”

    皇甫琦立刻就一声欢呼跑进来,第一个甩掉拖鞋爬上床去,皇甫玦也是迈着小脚丫走过来,爬到床上。

    冷小野侧脸看看皇甫耀阳,轻轻地碰碰他的胳膊。

    “去洗澡吧!”

    皇甫耀阳轻耸肩膀,拿了睡衣走进浴室,冷小野就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回到床上。

    她一上床,两个小家伙立刻就一左一右地爬过来,钻到她的怀里。

    皇甫琦小动作一样地将头钻到她的胸口一侧,轻轻地吸吸小鼻子。

    “妈咪,好香!”

    冷小野轻笑,伸过手来帮他理了理头发。

    皇甫玦不像皇甫琦那样喜欢多话,一对小胳膊也是伸过来环住她的腰身,少有的腻着她。

    白天经历的事情,也是让二个小家伙心有余悸,一直都没有睡着。

    现在,在母亲温柔的怀里,两个小家伙也是终于放松下来,时候不大就已经沉沉睡去。

    等到皇甫耀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两兄弟已经一左一右地抱着冷小野睡着。

    走到床侧,看着这两个霸占了自家老婆的小东西,皇甫耀阳的目光却无比柔和。

    “今天,这两个孩子也吓到了。”冷小野轻抚着两兄弟的小脑袋,抬起脸来,“要不……你到客房睡吧?我怕你休息不好。”

    王宫卧室的床只是普通的双人床,睡了两个小家伙,再睡他们两个略显拥挤。

    皇甫耀阳小心地揭开一侧的被子,将睡在床侧的皇甫玦抱过来,和皇甫琦一起放在中间,“没关系,我和你们一起睡!”

    就这样,两个孩子睡在中间,他们两个人一睡在一侧。

    两个小家伙舒手展脚地几乎占去大半个床,两人只能一人一个侧睡在床边。

    虽然不太舒服,心中却满是安然。

    有什么事情,比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更让人开心的呢?!

    伸过大手来,握住冷小野伸过来的手掌,皇甫耀阳轻轻地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早点休息吧!”

    冷小野伸手关掉床侧的灯,房间里立刻就暗了下来。

    折腾了一天,她亦已经疲惫,不多时就已经沉沉睡去。

    皇甫耀阳侧着身子,看着面前这一大两小三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异色双瞳里,目光深沉。

    听着三人轻缓的呼吸,他却并没有睡,而是一个一个地思考着敌人的可能性。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