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皇甫耀阳看二人平安无事,暗松口气,温和地问道。

    “你们怎么还没有睡?!”

    皇甫琦抬着大眼睛,看着二人,“我想和爹地妈咪一起睡,可以吗?”

    小家伙怀里抱着一只他平日里睡觉抱惯的小狮子布偶,黑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注视着皇甫耀阳,满是期待。

    “我也想。”

    一向不爱粘人的皇甫玦,也在一旁随之开口。

    两个小家伙早已经被冷小野安顿地洗澡睡觉,冷小野原本以为两个小家伙不过就是小孩子,没有这么重的心事。

    哪想到,他们竟然还没有睡。

    看着门外的两个小家伙,冷小野不由地一阵心疼。

    “当然可以啦!”她温柔地摸摸二人的小脸,“进来吧!”

    皇甫琦立刻就一声欢呼跑进来,第一个甩掉拖鞋爬上床去,皇甫玦也是迈着小脚丫走过来,爬到床上。

    冷小野侧脸看看皇甫耀阳,轻轻地碰碰他的胳膊。

    “去洗澡吧!”

    皇甫耀阳轻耸肩膀,拿了睡衣走进浴室,冷小野就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回到床上。

    她一上床,两个小家伙立刻就一左一右地爬过来,钻到她的怀里。

    皇甫琦小动作一样地将头钻到她的胸口一侧,轻轻地吸吸小鼻子。

    “妈咪,好香!”

    冷小野轻笑,伸过手来帮他理了理头发。

    皇甫玦不像皇甫琦那样喜欢多话,一对小胳膊也是伸过来环住她的腰身,少有的腻着她。

    白天经历的事情,也是让二个小家伙心有余悸,一直都没有睡着。

    现在,在母亲温柔的怀里,两个小家伙也是终于放松下来,时候不大就已经沉沉睡去。

    等到皇甫耀阳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两兄弟已经一左一右地抱着冷小野睡着。

    走到床侧,看着这两个霸占了自家老婆的小东西,皇甫耀阳的目光却无比柔和。

    “今天,这两个孩子也吓到了。”冷小野轻抚着两兄弟的小脑袋,抬起脸来,“要不……你到客房睡吧?我怕你休息不好。”

    王宫卧室的床只是普通的双人床,睡了两个小家伙,再睡他们两个略显拥挤。

    皇甫耀阳小心地揭开一侧的被子,将睡在床侧的皇甫玦抱过来,和皇甫琦一起放在中间,“没关系,我和你们一起睡!”

    就这样,两个孩子睡在中间,他们两个人一睡在一侧。

    两个小家伙舒手展脚地几乎占去大半个床,两人只能一人一个侧睡在床边。

    虽然不太舒服,心中却满是安然。

    有什么事情,比一家人平平安安地在一起,更让人开心的呢?!

    伸过大手来,握住冷小野伸过来的手掌,皇甫耀阳轻轻地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早点休息吧!”

    冷小野伸手关掉床侧的灯,房间里立刻就暗了下来。

    折腾了一天,她亦已经疲惫,不多时就已经沉沉睡去。

    皇甫耀阳侧着身子,看着面前这一大两小三个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异色双瞳里,目光深沉。

    听着三人轻缓的呼吸,他却并没有睡,而是一个一个地思考着敌人的可能性。

    …

第1296章 吃醋(1)    吻意渐深,两个人的呼吸都显得粗重起来。

    皇甫耀阳喘息着松开冷小野的唇,将吻下移,手也就顺势滑过去,捏住她睡袍的衣带,轻轻扯开。

    大手轻车熟路地钻到她的背后,将她腰背轻轻抬起,好让她与自己更加贴近。

    他的身上还套着西装,略显坚硬的布料擦过她的肌肤,带来的是异样的触感。

    感觉着他的牙齿轻轻地咬上肌肤,冷小野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几年的磨合,足以让皇甫耀阳对她的身体了若指掌。

    他熟悉她的每一处,可以轻易地掌控她的身体。

    不同于前两天的急切,这一切,他显得极有耐心。

    一点一点地调动起她的情绪,直到她的手抓住他的衣领,唤他的名字,他才终于给她满足。

    ……

    ……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皇甫耀阳身上的衬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他并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依旧保持着拥着她的资料,大手将她微微汗湿的头发理发,唇就凑过来,再次吻她。

    皇甫耀阳不是喜欢用嘴表示太多的人,这一天下来的不舍与心疼,都已经在刚才的这一番恩爱之中。

    “小野,不要离开我,永远也不要!”

    他着她,他在她颈间轻语道。

    时间并没有冲淡他对她的感情,这五年来,两个人的厮守,反倒让他对她越发依赖。

    五年的时间,足够将爱变成一种习惯。

    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跟本就没有办法想象失去之后的情景。

    “傻瓜!”冷小野伸臂拥住他的腰身,“我怎么会离开你呢,这次只是意外。”

    “意外也不行。”他的语气,霸道中透着固执,“以后……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冷小野愣了愣,然后就轻笑出声。

    终于明白,症结所在。

    敢情,自家这位王储大人是吃醋了。

    “那个家伙啊?”

    她故意装傻,话刚说完,胸口已经被某人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控制不住地轻叫出声。

    皇甫耀阳并不说话,只是弓起身子,去进攻她的胸口。

    “老公……我错了,饶命……”冷小野立刻扭着身子求饶,“我们都已经说清楚了,以后只做朋友,他只是不知道……我结婚了……”

    皇甫耀阳抬起脸,向她道出自己的底线。

    “普通朋友!”

    冷小野喘了口气,“好,普通朋友!”

    她刚刚说完,他的脸又低了下去。

    “喂……皇甫……”前面两个字还是吼地,到了后面两个字,已经是低低地温柔,“耀……阳……”

    因为含着她的身体,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再来一次!”

    在他的吻下,她不自觉地绷紧身体。

    当当当!

    门恰在此时,被敲响。

    “谁?!”

    皇甫耀阳抬起脸,不悦地询问。

    “爹地,是我。”皇甫琦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一听到是儿子,两个人都是心头一紧,忙着松开彼此,迅速披上衣服,冲到门边。

    皇甫耀阳一把拉开门,只见两个小家伙并排站在门外,身上都是套着浅色睡衣。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