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吻意渐深,两个人的呼吸都显得粗重起来。

    皇甫耀阳喘息着松开冷小野的唇,将吻下移,手也就顺势滑过去,捏住她睡袍的衣带,轻轻扯开。

    大手轻车熟路地钻到她的背后,将她腰背轻轻抬起,好让她与自己更加贴近。

    他的身上还套着西装,略显坚硬的布料擦过她的肌肤,带来的是异样的触感。

    感觉着他的牙齿轻轻地咬上肌肤,冷小野不自觉地轻吟了一声。

    几年的磨合,足以让皇甫耀阳对她的身体了若指掌。

    他熟悉她的每一处,可以轻易地掌控她的身体。

    不同于前两天的急切,这一切,他显得极有耐心。

    一点一点地调动起她的情绪,直到她的手抓住他的衣领,唤他的名字,他才终于给她满足。

    ……

    ……

    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皇甫耀阳身上的衬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他并没有立刻放开她,而是依旧保持着拥着她的资料,大手将她微微汗湿的头发理发,唇就凑过来,再次吻她。

    皇甫耀阳不是喜欢用嘴表示太多的人,这一天下来的不舍与心疼,都已经在刚才的这一番恩爱之中。

    “小野,不要离开我,永远也不要!”

    他着她,他在她颈间轻语道。

    时间并没有冲淡他对她的感情,这五年来,两个人的厮守,反倒让他对她越发依赖。

    五年的时间,足够将爱变成一种习惯。

    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跟本就没有办法想象失去之后的情景。

    “傻瓜!”冷小野伸臂拥住他的腰身,“我怎么会离开你呢,这次只是意外。”

    “意外也不行。”他的语气,霸道中透着固执,“以后……离那个家伙远一点。”

    冷小野愣了愣,然后就轻笑出声。

    终于明白,症结所在。

    敢情,自家这位王储大人是吃醋了。

    “那个家伙啊?”

    她故意装傻,话刚说完,胸口已经被某人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控制不住地轻叫出声。

    皇甫耀阳并不说话,只是弓起身子,去进攻她的胸口。

    “老公……我错了,饶命……”冷小野立刻扭着身子求饶,“我们都已经说清楚了,以后只做朋友,他只是不知道……我结婚了……”

    皇甫耀阳抬起脸,向她道出自己的底线。

    “普通朋友!”

    冷小野喘了口气,“好,普通朋友!”

    她刚刚说完,他的脸又低了下去。

    “喂……皇甫……”前面两个字还是吼地,到了后面两个字,已经是低低地温柔,“耀……阳……”

    因为含着她的身体,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再来一次!”

    在他的吻下,她不自觉地绷紧身体。

    当当当!

    门恰在此时,被敲响。

    “谁?!”

    皇甫耀阳抬起脸,不悦地询问。

    “爹地,是我。”皇甫琦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一听到是儿子,两个人都是心头一紧,忙着松开彼此,迅速披上衣服,冲到门边。

    皇甫耀阳一把拉开门,只见两个小家伙并排站在门外,身上都是套着浅色睡衣。

    …

第1295章 盛开的年纪(3)    “还有……”皇甫耀阳停下脚步,“你之前说的那两个给夫人捣乱的模特……”

    “公爵先生不用操心此事,我已经做了安排。”

    这种小事,自然不用他吩咐,敢给夫人捣乱,那就等于自己找虐待。

    现在这个时候,公爵先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这等小事自然不用他多操心,属下就已经自动安排。

    皇甫耀阳点点头,继续上楼。

    “先生!”助理追上两步,“这件事情……要瞒着夫人吗?我的意思是,如果夫人问起。”

    他指得,是追查菲比的事情。

    事关司空月冥,菲比又是夫人新认识的朋友,助理当然要仔细询问一下。

    皇甫耀阳想也未想就吐出两个字。

    “不必。”

    他和冷小野之间,不需要这样的秘密。

    “好。”

    眼看着皇甫耀阳已经走上三楼,助理很知趣地停下来,转身离开,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皇甫耀阳径直走到那间主卧门前,推开房。

    门外,冷小野正套着一件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

    看到他,她立刻就笑着迎过来。

    “今天晚上,还要出去吗?”

    皇甫耀阳轻轻摇头,手就伸过来接过她手中的毛巾,帮她擦头发的水,人就将她拥到椅子上坐下。

    该安排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今天晚上,他想留下来陪陪她。

    放下毛巾,他随手拿过吹风机来帮她吹头发。

    她的黑发掠过他的手指,微凉,微湿……顺滑如丝绸。

    注意到她黑发下露出来的白皙侧颈,他垂下脸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肌肤。

    手臂就伸过来,从身后拥住她纤细的身子,脸就埋到她的颈间。

    “小野……我……”

    转过脸,冷小野抬手伸过来,扶住他的侧脸,头一侧,就吻住他的嘴唇。

    知道他又要说报歉的话,她不想听。

    既然选择了他做自己的男人,这些风风雨雨,她早就在意料之中。

    上天本也公平,给了她一个至骨宠爱的男人,自然也要给她一些多过旁人的磨难。

    只要他一直在她身边,共同面对,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沟坎。

    感觉着她的情绪,皇甫耀阳的吻也是越来越深。

    将她身下的小转椅轻轻转了一个身,他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唇还在她的唇上,已经将她横抱而起,大步走到床侧,小心地将她放到大床上。

    床上是新换过来的床上用品,如夜海一边的深宝石蓝,她微卷的长发在灯光下反映着幽蓝的光芒,蓝床被的映衬下,越发映得她的肌肤如雪一样晶莹。

    吻着她的唇,皇甫耀阳很自然地动了情,手指就伸过去,落上她的肩膀。

    宽松睡衣只是轻轻一抹,衣领就滑了下去,半边圆润肩膀就贴到他的掌心。

    生过宝宝之后,她的身体比以前稍稍丰润了些,此时的冷小野,正是恰到好处的程度。

    身形依旧纤细美好,不似十**岁的青涩单薄,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正是如鲜花一般盛开的年纪,足以让人迷醉。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