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还有……”皇甫耀阳停下脚步,“你之前说的那两个给夫人捣乱的模特……”

    “公爵先生不用操心此事,我已经做了安排。”

    这种小事,自然不用他吩咐,敢给夫人捣乱,那就等于自己找虐待。

    现在这个时候,公爵先生已经忙得焦头烂额,这等小事自然不用他多操心,属下就已经自动安排。

    皇甫耀阳点点头,继续上楼。

    “先生!”助理追上两步,“这件事情……要瞒着夫人吗?我的意思是,如果夫人问起。”

    他指得,是追查菲比的事情。

    事关司空月冥,菲比又是夫人新认识的朋友,助理当然要仔细询问一下。

    皇甫耀阳想也未想就吐出两个字。

    “不必。”

    他和冷小野之间,不需要这样的秘密。

    “好。”

    眼看着皇甫耀阳已经走上三楼,助理很知趣地停下来,转身离开,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皇甫耀阳径直走到那间主卧门前,推开房。

    门外,冷小野正套着一件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

    看到他,她立刻就笑着迎过来。

    “今天晚上,还要出去吗?”

    皇甫耀阳轻轻摇头,手就伸过来接过她手中的毛巾,帮她擦头发的水,人就将她拥到椅子上坐下。

    该安排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今天晚上,他想留下来陪陪她。

    放下毛巾,他随手拿过吹风机来帮她吹头发。

    她的黑发掠过他的手指,微凉,微湿……顺滑如丝绸。

    注意到她黑发下露出来的白皙侧颈,他垂下脸来,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肌肤。

    手臂就伸过来,从身后拥住她纤细的身子,脸就埋到她的颈间。

    “小野……我……”

    转过脸,冷小野抬手伸过来,扶住他的侧脸,头一侧,就吻住他的嘴唇。

    知道他又要说报歉的话,她不想听。

    既然选择了他做自己的男人,这些风风雨雨,她早就在意料之中。

    上天本也公平,给了她一个至骨宠爱的男人,自然也要给她一些多过旁人的磨难。

    只要他一直在她身边,共同面对,没有什么过不去的沟坎。

    感觉着她的情绪,皇甫耀阳的吻也是越来越深。

    将她身下的小转椅轻轻转了一个身,他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唇还在她的唇上,已经将她横抱而起,大步走到床侧,小心地将她放到大床上。

    床上是新换过来的床上用品,如夜海一边的深宝石蓝,她微卷的长发在灯光下反映着幽蓝的光芒,蓝床被的映衬下,越发映得她的肌肤如雪一样晶莹。

    吻着她的唇,皇甫耀阳很自然地动了情,手指就伸过去,落上她的肩膀。

    宽松睡衣只是轻轻一抹,衣领就滑了下去,半边圆润肩膀就贴到他的掌心。

    生过宝宝之后,她的身体比以前稍稍丰润了些,此时的冷小野,正是恰到好处的程度。

    身形依旧纤细美好,不似十**岁的青涩单薄,二十三四岁的女人,正是如鲜花一般盛开的年纪,足以让人迷醉。

    …

    …

第1293章 盛开的年纪(1)    老国王知道真相,冰蓝眸子里闪过黯然之色。

    身为长辈,只希望犯错的孩子知道悔改,想要给莉莉安一个机会,这孩子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

    老国王皱眉叹了口气,“是谁帮她?”

    莉莉安的父亲查理还在狱中,被严加看管,她的兄弟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只凭莉莉安一个人,跟本就没有力量从监狱里出来。

    “我还在查。”皇甫耀阳答道。

    “看来……有些人并不希望你如此顺利加冕。”老国王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去查查……保守党那边的情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一定是他们搞得鬼。”

    “我已经在查了。”皇甫耀阳伸手帮他拉了拉被子,“您要对未来的国王有信心。”

    老国王扬唇,然后,点头。

    “好,那……一切就交给你了。你去忙吧。”

    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皇甫耀阳向他道了声别,转身走出门外。

    向医生和护士挥挥手,他又向门外的保镖交待了一句。

    保安队长大卫早已经等在门外,垂着头,等着挨骂。

    皇甫耀阳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停下脚步,“抓到的那家伙在哪儿?!”

    “在一楼。”

    “带我过去。”

    “是。”

    大卫有些意外,这一次,王储大人竟然没有向他发脾气,脚下却是不敢停顿,一路将皇甫耀阳和他的助理、保镖带到楼上的房间。

    房间里,那个被冷小野识破的假保安,绑在椅子上,被两个手下看守着。

    他明显已经受到刑,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衣服亦已经破损。

    “问出什么没有?”皇甫耀阳沉声询问。

    “这家伙嘴硬的很,什么都不肯说。”一个保安送到一沓资料,“不过,我们已经查到他的资料。”

    皇甫耀阳伸手接过资料,在手里翻了翻,看到其中的一张照片,他停了下来。

    从资料里取出那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男人和一个男孩子的合影。

    “你儿子?”皇甫耀阳注视着照片里的男孩,“和你长得很像!”

    男人一声不吭,就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

    皇甫耀阳抬手将照片送向大卫,“去查查这个男孩在哪儿?”

    “混蛋!”假保安听到这句,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愤怒,“你们不许动他,他还只是孩子……”

    上前一步,皇甫耀阳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咆哮。

    “那我儿子呢……他不是孩子吗?!”

    假保安冷哼,“他不该生在皇室!”

    皇甫耀阳的异色双瞳冰冷地看着他,声音低沉却不容拒绝,冰冷无情。

    “把他的儿子抓过来,如果他不招供,就对他的儿子用刑……而且,当着他的面!”

    手下略显犹豫,却还是应了一声。

    “是!”

    说完,转身走向门口。

    假保安与皇甫耀阳对视片刻,在那个手下的手掌将门拉开的瞬间,他终于妥协。

    “我说!”

    一把将他连同椅子一起搡到地上,皇甫耀阳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是谁?!”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