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船上。

    众保镖与罗杰、莉莉安已经相继奔出走廊,冲上甲板,冲到船舷边。

    众人立刻就向着海面上的冷小野和菲比瞄准,海面上,冷小野早已经捕捉到甲板上的声音,没有太过多想,她拉住菲住的手腕,急语出声。

    “吸气!”

    然后,就拉住他,用力向水下潜去。

    众人冲到船舷边的时候,只看到水下两个迅速闪过的影子。

    “该死,给我抓住他们!”罗杰气吼出声。

    保镖们有的直接跳下水来,有的去开快艇……

    另一侧船舷边,响起密集的枪声。

    众人疑惑转脸,只见一个冲到舷侧的保镖全身抽搐着倒下,胸口已经被子弹射成筛子。

    一个高大人影随之冲出,身上套着黑色潜水服,手里端着一把自动步枪,金褐色短发向下滴着水,睿智宽额下,异色双眸里眸色冰冷。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皇甫耀阳。

    人一冲出来,他立刻就不客气地扣下扳机。

    子弹呼啸而出,瞬间击毙数人。

    此时,和他一起潜水过来的几个保镖亦已经冲上甲板,不客气地向着四下逃避的保镖们射击。

    考虑到冷小野的安全,皇甫耀阳在游轮来到附近之后,并没有直接靠近,而是带了数名保镖,全副武装地潜水过来救援。

    一看到皇甫耀阳,罗杰就知道事情不妙。

    迅速退到一处隐体后,借着保镖们与皇甫耀阳等枪战的时候,他就迅速地溜到走廊入口,带着两个亲信手上冲下楼梯。

    此时,先一步赶下去的手下已经启动快艇,几个人跳下快艇之后,罗杰立刻就大声号令。

    “开船!”

    “公主殿下还在船上!”一个手下提醒道。

    罗杰冷笑,“就让她留在船上好了。”

    事情败露,他们需要一个替罪羊,这位成事不足败事有足的公主殿下,留下来刚刚好。

    远处,冷小野小心地从藏身的船体后探出头来,看着渐远的快艇,抬起手枪,瞄准射过去,只击中了一个快艇上的手下。

    那名手下摔落在海水中,快艇已经迅速驶完,驶出射程。

    “菲比,你没事吧?”

    冷小野转脸看向身后的菲比,菲比正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看到她转过脸,他迅速移开目光。

    “我很好。”

    “我们上船去,小心一点!”

    冷小野提醒他一句,先一步游向弦侧的楼梯。

    菲比注视着她向前游动的身影,有些失神。

    “菲比?!”

    冷小野没有听到身后有人跟上来,疑惑地转脸唤他,菲比忙着收回心神,跟着她一起游过来。

    “对不起,我的腿……有点抽筋。”

    听了这话,冷小野忙着伸手过来,拉住他的一只胳膊,带着他一起游到楼梯一侧,推着他先一步上去,她才小心地爬上楼梯。

    急行两步,走到他前面,冷小野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将手枪塞到他手里。

    “你留在这里,不要上去,太危险了。”

    菲比扬扬唇角,停在原地。

    冷小野就提了枪,小声地顺着楼梯向上摸过去。

    …

第1285章 老公,你苦死了(2)    甲板上。

    枪战依旧在继续。

    莉莉安冲出来的时候,甲板上的保镖们早已经被皇甫耀阳和几个保镖带来的大枪火力压制住,死伤无数。

    看出情况不妙,莉莉安转身摸出一侧的船舷,翻身跳下栏杆。

    迎面,就看到一个人。

    身上衣服精湿,束着马尾的长发湿漉漉地粘在脸上身上,一对墨眸里神色冰冷,正是从楼梯上走上来的冷小野。

    莉莉安抬手就要向她射击。

    嘭!

    一声枪响,莉莉安手腕上血水爆出,手枪落地。

    与此同时,冷小野的一只脚亦已经踢过来,她的身体重重地摔出去,跌在甲板上。

    弯身捡起她遗落的枪,抬脚踩上莉莉安的后背,冷小野转脸看向开枪的菲比。

    “看不出来……枪法不错吗?”

    菲比看看手中的枪,耸耸肩膀。

    “她运气太不好了,我在射击俱乐部里,基本上没打过超过八环!”

    闻言,冷小野轻扬唇角。

    “小野!”

    甲板上,皇甫耀阳的声音急切地传过来,没有去走楼梯,扶住栏杆利落地一跃,他的人已经落在冷小野身侧。

    展臂将她护在身后,他右手一抬就将手中的大枪顶住菲比。

    “别开枪,他不是敌人!”

    冷小野忙着阻止。

    此时,皇甫耀阳的目光才真正地落到菲比脸上,目光掠过他的银发粉眸,皇甫耀阳瞳孔微缩。

    “司空月冥?!”

    菲比将握枪的右手递到左手里,向他扬扬唇角,伸过右手。

    “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您一定就是王储先生吧,在下菲比,见到您非常荣幸。”

    “他是菲比,是我的一位新朋友。”冷小野在皇甫耀阳身侧解释道。

    听到“朋友”这个词,菲比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芒。

    保镖们迅速奔过来,立刻就有人抓起地上的莉莉安,又向冷小野问好行礼,看到菲比,众人也是面色疑惑。

    皇甫耀阳眉尖很轻地挑了挑,伸过手来与菲比握了握。

    “马上命令游轮靠过来,打电话给海警,封锁附近的海域,找到那艘快艇……”他转脸看向被保镖们拉起来的莉莉安,目光就转过来落在冷小野身上,“让佣人帮夫人拿毛巾出来。”

    将枪交给手下,他扶住她的肩膀,上下打量她一眼,确定她身上并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提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落了地。

    手臂一紧,就将她拥到怀里。

    “笨蛋!”

    嘴里,就懊恼地低骂出声。

    两个字,毫无责备之情,真正流露出来的却是心疼得无以复加的情绪。

    冷小野任他拥着,手臂也伸过来抱住他的腰,人就在他胸前扬起唇角。

    保镖们对这种情况自然是习以为常,只是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菲比站在不远处,将枪递给一个保镖,扫过相拥的二人,将目光移开,看向了起伏的大海。

    海上,皇甫耀阳的私人游轮已经迅速驶过来。

    “公爵先生!”

    早有佣人小跑着将浴巾送过来,皇甫耀阳接过浴巾裹到冷小野身上,仔细将她的上半身围住,这才扶着她踩过踏板走上游轮。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