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刀刃割过咽喉,保镖下意识地抬手捂住喉咙,张了张嘴却没有发现声音。

    双腿一软,人就跪在冷小野面前。

    冷小野迅速起身,避过他身上喷出来的血水,伸手扶住他的胳膊,将他缓缓地放倒在地,以防止他倒地之时发出的声音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

    伸手从那家伙身上摸出手枪,冷小野小心地摸到门侧,悄悄地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异样,她迅速推开手表,看了看上面皇甫耀阳的坐标。

    坐标显示,皇甫耀阳距离她不足两海里,而且还在迅速靠近。

    冷小野暗松口气,她就知道,她的男人永远不会让她失望。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那个罗杰肯定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谁,只要抓到他,就可以查到真正的主谋。

    既然皇甫耀阳已经赶到,那么也是该收网的时候了。

    将门锁死,冷小野小心地摸到窗边,分开窗上百叶窗的窗帘,小心地向外窥视。

    外面就是廊道,莉莉安和罗杰正带着两个人走过来。

    看到他们,冷小野眉尖微挑。

    原本打算留在这里,等皇甫耀阳赶到之后,她再里应外合地行动,现在看来这里是不能呆了。

    迅速回头扫一眼四周,注意到一侧的弦窗,她迅速走过去,拉开弦窗,利落地翻身跳出弦窗。

    反手将窗子闭紧,冷小野看一眼四周的情况。

    时值午后,大海之上阳光灿烂。

    海面上,风平浪静,波光粼粼,她并没有发现有船只靠近的痕迹。

    奇怪?

    冷小野再一次扫了一眼手表,手表显示,皇甫耀阳距离她已经不足三百米。

    难道……他是潜水来的?!

    ……

    ……

    走廊里。

    莉莉安大步走向门口,伸手握住门把手,试了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

    “怎么了?”罗杰询问道。

    “门被反锁了。”莉莉安用力地拧了拧门,抬手拍拍门扇,“开门!”

    门内,没人回应。

    罗杰脸上也是染上惊讶的神色,一把拉开莉莉安,他猛地飞起一脚。

    门呯得一声被踢开,撞在墙门。

    两个人冲进房门,看到空荡荡的椅子,和倒在地上身下一大片血迹的保镖,莉莉安的脸色立刻就染上狰狞的怒意。

    “该死的,马上让你的人封锁整个游轮,这么短的时间,她肯定还在船上。”

    嘴里说着,她就急步冲到窗外,小心地拨出枪来,一把将弦窗拉开。

    弦窗外,空无一人,莉莉安跳上弦窗向外看了看,也是没有发现冷小野的踪迹。

    罗杰转身奔出门去,“马上封锁整条船,一定不要让那个女人逃掉!”

    保镖们迅速转身,一边跑向楼下,一边就取出对讲机来通知自己的同伴。

    消失传来,整个游轮上的保镖立刻就全部行动起来,搜寻冷小野的踪迹。

    此时。

    冷小野已经一路从舱窗上翻到一层,注意到旁边的窗子上有人探出头来,她身形一闪就跳进窗内。

    窗内的房间里空无一人,她迅速地奔到门边躲起来。

    …

第1280章 会不会留下阴影(3)    莉莉安愤怒地转过脸,瞪视着罗杰,“你为什么阻止我?!”

    “你应该知道皇甫耀阳的个性,如果我们伤害她,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罗杰冷冷地扬扬唇角,“公主殿下再等一等,等到我们达到目的,到时候,随便你怎么处理她!”

    “哼!”莉莉安咬咬嘴唇,松开抓着冷小野认领的左手,“过两天,有你好受的!”

    冷小野轻轻动了动自己的脖颈,一对墨眸深沉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尽出代价。”

    “哈……”莉莉安阴笑,“冷小野,我看,真正变蠢的是你,为了儿子不顾一切,真是好伟大的母亲……不知道,过几天你的儿子看到你被海水泡得变形、被鱼虾咬得不成样子的尸体,你说……他们会不会留下阴影?”

    “不会。”冷小野的脸色依旧平静,“因为……我不会死!”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莉莉安用枪指住她的眉心,“那也是我让你生不如死!”

    脚步轻响,门被推开,一个手下迈步走进来,人就走到罗杰身侧,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先生让我们立刻带她到公海。”

    “知道了。”罗杰轻轻点头,“马上就通知他们,全速前进,马上驶向公海。”

    手下跑去传令,莉莉安就坐到沙发上,抱着胳膊看向罗杰,“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我们的合作对象是谁了?”

    罗杰看一眼冷小野,“我们换一个地方说。”

    二个人一起走向门外,莉莉安就向留下来看守冷小野的保镖。

    “好好看着她,不要让你的眼睛从她的身上移开。”灰蓝眸子注视着冷小野,莉莉安唇角轻扬,笑得极是卑鄙,“我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

    冷小野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

    二人走出房间,她扫了一眼那个保镖。

    “放我离开,你想要钱都可以,你应该知道,我付得起帐!”

    保镖轻笑出声,“公爵夫人,您就不要试着收买我了,我是不可能放了你的。”

    冷小野耸耸肩膀,“那么,给我一杯水总可以吧?”

    对方是非常重要的人质,保镖当然也不会亏待她,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饮水机边拿了一个纸杯子帮她接水。

    冷小野扫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皇甫耀阳应该在附近了。

    “夫人,您的水!”保镖将水杯送过来。

    冷小野道了声谢,抬手接过,人就吃力地弯下身来,就着杯子去喝水。

    保镖看她吃力,主动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杯子,送到她嘴边。

    冷小野假装去喝水,两手就小心地将之前带在身上,悄悄握在手里的折刀展开。

    用刀刃轻轻一划,胶带就已经一分为二。

    保镖弯着身子帮她帮水杯,一对眼睛就悄悄地看向她因为弯下身去,露出来的半边胸口,正在那里色眯眯地看,并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胶带已经被划开。

    看准机会,冷小野伸手抓住男人握枪的手掌,右手一抬,手中的折刀已经斜削上来,割过保镖的咽喉。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