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一次,也是一样。

    这完全是一种至亲本能地反应,他跟本还没有来得及多想,甚至没有来得及害怕。

    “就凭你,也想阻止我?!”

    莉莉安一把将皇甫玦拉过来,再一次向着皇甫琦瞄准。

    “跑!”

    皇甫玦尖叫出声。

    嘭!

    房门被一脚踢开,重重地撞在门框上。

    莉莉安大吃一惊,慌乱地将皇甫玦抱起来,将枪顶上他的太阳穴。

    刚刚瞄准,一只塑胶弩箭已经射过来,击中她的左眼。

    “放开哥哥!”

    皇甫琦冷着小脸抓着仿真弩,气愤地怒吼出声。

    “小琦!”

    冷小野踢门而入,看到这个局面,只是急得尖叫出声,飞身扑过来,跳到床上,一把将皇甫琦拉到怀里。

    紧随其他,两个安保人员也跟着冲进来。

    见此情景,齐齐将枪指住莉莉安。

    莉莉安哪里想到冷小野会这么快回来,一时慌乱,也是没敢乱动,只是用皇甫玦的身体护住自己。

    “不许动,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他!”

    “莉莉安,你不要激动,只要你放了他,我会放你走!”冷小野一边安抚她,一边就退到门边,将皇甫琦交给身后的保镖,“带他出去!”

    保镖忙着将小家伙接过去,抱出门外。

    另一个保镖一边指着莉莉安,一边就对着耳机急语。

    “三楼东侧主卧有情况,马上增援!”

    “不许让他们过来!”莉莉安尖喝出声,“否则,我现在就让他……脑浆开花!”

    她的手枪用力地抵在皇甫玦的头上,手臂也是紧紧地抓住他的身体,小家伙又疼又紧张,却倔强地抿着小嘴,没有哭。

    “出去!”

    冷小野对着保安厉声说道。

    他在这里,只会让莉莉安紧张,万一她手枪走火,她的儿子就完了。

    “夫人?!”

    “出去!”

    冷小野厉喝。

    保安无奈,只好退出房门。

    “小玦,别怕……妈妈在这,妈妈一定会救你的!”冷小野安慰小家伙一句,目光就再一次落在莉莉安的身上,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如果你杀了他,你是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的。”

    莉莉安此来明显是有预谋的有目的,她并不是真得为了杀人,否则,她早就把两个小家伙杀了。

    孩子在她手里,冷小野必须要把儿子救出来。

    莉莉安的神经也是紧张到极点,抓着皇甫玦一点也不敢放松。

    “马上让我离开,否则我现在就开枪!”

    “你带着他,我是不可能让你走的,如果你需要人质的话,我可以做你的人质。”冷小野抬起两手,用一根手指勾住手中的枪,“他还只是孩子,他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你应该报复的是我,不是吗?”

    “哼!”莉莉安并不信任她,“冷小野……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吗?”

    “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冷小野向皇甫玦扬扬下巴,“他的脚环上有发射器,就算你勉强离开王宫,king也会随时找到你,你抓了他的儿子,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

第1272章 我现在就杀了你(1)    顺利地除掉两个保镖,进入主卧看到两个正在睡觉的孩子的时候,莉莉安心中难掩得意。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莉莉安想象的那么顺利。

    当她走到床边,看着两个同样粉雕玉琢的小娃儿的时候,她的眉毛却再一次皱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身上套着同样的米白色睡衣,盖着薄被睡在枕上的样子,就算她也难免要在心中感叹一声可爱。

    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哪一个是长子?

    两兄弟有着同样的金棕色头发,五官和脸孔也是几无二致,一眼看去就像是出自大师手笔的两个小洋娃娃。

    莉莉安跟本就看不出来,哪一个是哥哥,哪一个才是弟弟。

    她不可能带走两个孩子,走进来的时候,她原本就已经下了决定。

    带走一个,杀掉一个!

    抬起手中的枪,她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只是犹豫着没有办法下手。

    虽然心中只想将这两个小兄弟全部杀掉,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必须要留下那个长子。

    两个小家伙睡得很香甜,皇甫琦还扬着小嘴,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她之前见过二个小家伙的照片,知道他们有不同的眸色,她只有利用这个方法,才能判断出哪个是长子。

    找到长子,杀死另一个,然后带上长子离开!

    心中暗下决定,莉莉安将手中的枪交给左手,右手就伸过来,伸向她身侧睡着的皇甫琦的眼睛。

    手指触到小家伙柔软的眼皮,她毫不客气地想要将皇甫琦的眼皮翻开。

    小家伙睡得正香,被人打扰,自然不爽,下意识地抬起小手,将她的手拍开。

    人就翻了一个身,变躺姿为侧睡,缩起小身子继续睡。

    “该死的小杂种!”

    莉莉安低骂一声,手掌再次伸过来。

    时间紧迫,她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一把就将皇甫琦抓过来,用力将他摇醒。

    “干吗……”

    小家伙打个哈欠,睁开眼睛。

    一大一小目光一对,皇甫琦看到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啊地尖叫了一声。

    “不许出声!”莉莉安一巴掌捂住小家伙的口鼻,“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呜——”

    皇甫琦被捂着嘴呼吸不畅,本能地挣扎。莉莉安就凑过来,仔细看向皇甫琦的眼睛。

    看清他黑亮如带露葡萄的眸子,她唇角扬起冷笑。

    “真可惜,你不是长子!”

    抬起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她对准皇甫琦就要出手。

    旁边睡着的皇甫玦被皇甫琦的动静惊醒,张开眼睛恰好看到这一幕。

    想也未想,小家伙本能地就扑过来,双手抓住莉莉安的左手,用力就咬过来。

    “啊!”

    莉莉安被咬得生疼,一把将皇甫玦甩开,再次抬枪准备射击。

    哪想,皇甫玦竟然伸开小胳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皇甫琦。

    皇甫玦只比皇甫琦早出生半个多小时,但是小家伙一向非常有责任感。

    和皇甫琦比赛的时候,他一向是全力以赴,每次看到皇甫玦有危险,或者是别的特殊情况,他总是会立刻进入哥哥的状态,保护皇甫琦。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