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顺利地除掉两个保镖,进入主卧看到两个正在睡觉的孩子的时候,莉莉安心中难掩得意。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可是,事情并没有像莉莉安想象的那么顺利。

    当她走到床边,看着两个同样粉雕玉琢的小娃儿的时候,她的眉毛却再一次皱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身上套着同样的米白色睡衣,盖着薄被睡在枕上的样子,就算她也难免要在心中感叹一声可爱。

    当然,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哪一个是长子?

    两兄弟有着同样的金棕色头发,五官和脸孔也是几无二致,一眼看去就像是出自大师手笔的两个小洋娃娃。

    莉莉安跟本就看不出来,哪一个是哥哥,哪一个才是弟弟。

    她不可能带走两个孩子,走进来的时候,她原本就已经下了决定。

    带走一个,杀掉一个!

    抬起手中的枪,她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只是犹豫着没有办法下手。

    虽然心中只想将这两个小兄弟全部杀掉,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必须要留下那个长子。

    两个小家伙睡得很香甜,皇甫琦还扬着小嘴,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她之前见过二个小家伙的照片,知道他们有不同的眸色,她只有利用这个方法,才能判断出哪个是长子。

    找到长子,杀死另一个,然后带上长子离开!

    心中暗下决定,莉莉安将手中的枪交给左手,右手就伸过来,伸向她身侧睡着的皇甫琦的眼睛。

    手指触到小家伙柔软的眼皮,她毫不客气地想要将皇甫琦的眼皮翻开。

    小家伙睡得正香,被人打扰,自然不爽,下意识地抬起小手,将她的手拍开。

    人就翻了一个身,变躺姿为侧睡,缩起小身子继续睡。

    “该死的小杂种!”

    莉莉安低骂一声,手掌再次伸过来。

    时间紧迫,她已经没有多少耐性,一把就将皇甫琦抓过来,用力将他摇醒。

    “干吗……”

    小家伙打个哈欠,睁开眼睛。

    一大一小目光一对,皇甫琦看到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啊地尖叫了一声。

    “不许出声!”莉莉安一巴掌捂住小家伙的口鼻,“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呜——”

    皇甫琦被捂着嘴呼吸不畅,本能地挣扎。莉莉安就凑过来,仔细看向皇甫琦的眼睛。

    看清他黑亮如带露葡萄的眸子,她唇角扬起冷笑。

    “真可惜,你不是长子!”

    抬起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她对准皇甫琦就要出手。

    旁边睡着的皇甫玦被皇甫琦的动静惊醒,张开眼睛恰好看到这一幕。

    想也未想,小家伙本能地就扑过来,双手抓住莉莉安的左手,用力就咬过来。

    “啊!”

    莉莉安被咬得生疼,一把将皇甫玦甩开,再次抬枪准备射击。

    哪想,皇甫玦竟然伸开小胳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皇甫琦。

    皇甫玦只比皇甫琦早出生半个多小时,但是小家伙一向非常有责任感。

    和皇甫琦比赛的时候,他一向是全力以赴,每次看到皇甫玦有危险,或者是别的特殊情况,他总是会立刻进入哥哥的状态,保护皇甫琦。

    …

第1270章 心脏跳得很厉害(2)    “小宁?等我一下!”冷小野将主卧的门关好,示意两个保镖好好照看孩子,她就走进皇甫琦的房间,关上门,这才询问道,“怎么了,不会是菲比出了什么事情吧?”

    “那位名模先生,直接办了出院手续走了。”沈宁道。

    “为什么?”冷小野也有些意外。

    “他说有急事,急着要离开上海。”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不管怎么样,都辛苦你了。”

    她与菲比之间也称不得上什么太要好的朋友,再说身体是人家的,要不要治疗是对方的选择,她也没有权力改变对方的决定。

    “客气什么。”沈宁略一沉吟,“你那边怎么样?”

    “耀阳的外公心脏病发作,要做一个心脏搭桥的手术……”说到这里,冷小野的语气立刻凝重起来,“说起来,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有没有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帮我介绍一个。”

    “心脏搭桥?我想想……”沈宁想了想,“我有一位同学的导师是心脏医学方面的大拿,我一会儿帮你打电话看看,他最近能不能安排出时间。”

    “好,那就辛苦喽!”冷小野笑着道谢,“耀阳马上要加冕国王之位,我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先不和你聊了,有消息给我电话。”

    二个人是从小长大的闺蜜,冷小野自然也不会和沈宁客气。

    “小野……”

    电话那头,沈宁急急地唤住她。

    “还有事?”

    冷小野问。

    沈宁略一沉吟,斟酌了片刻,到底还是没有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

    老国王重病,皇甫耀阳马上就要加冕,冷小野这边肯定是早已经忙得焦头烂额。

    这件事情,她到现在为止还不能完全确定,现在说出来,只会给冷小野增加心理负担。

    “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不是还有一场秀吗,怎么安排的?”

    “哦,我已经给安琪打过电话安排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我一会儿赶过去看看,帮你盯着点。”

    她是脑外科医生,帮不上老国王的什么忙,至少可以帮冷小野盯着工作室这边的事情,也算是帮她分忧。

    沈宁虽然专业是医生,可是从小有个跳芭蕾的老妈,也是被逼着跳了十年的芭蕾,尽管到最后还是女承父业做了医生。

    但是,潜移默化之间,在舞台美学方面也有不低的造诣。

    有安琪在,再加上沈宁帮忙盯着,冷小野对服装秀的事情也就越发放心。

    冷小野立刻扬起唇角,“宁爷,那就辛苦您了。”

    挂断电话,冷小野再次抬腕,看了看手表上的定位仪,皇甫耀阳依旧还在国会大厦。

    她没有贸然拨他的电话,而是将电话打给助理。

    “夫人?”

    “公爵先生还在忙吗?”

    “刚刚开始军事会议,要我将电话给他吗?”

    “不用了,等他开完会有时间的时候,你再让他打给我吧。”

    冷小野打电话给皇甫耀阳,原本是想要向他询问关于莉莉安的事情,他是否知情。

    他那边正忙着,她当然也不会为了这件小事打扰他。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