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老国王笑着点头,“那……这两天你就留在王宫吧!”

    女大公站在一旁,看着莉莉安的样子,只是沉默着没有出声。

    她当然不可能原谅查理和莉莉安,对自己和儿子儿媳做过的事情,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实在不忍心让老国王难过。

    “谢谢爷爷!”莉莉安一脸欢喜地站起身,“您一定还没有吃过午餐吧,我……我去帮您做一份牛肉粥吧,我记得您最爱吃这个。”

    “好。”老国王微笑着应着。

    抬手抹了抹脸,莉莉安小心地吻了吻老国王的脸,转脸看到女大公,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到女大公面前。

    “姑妈,对不起!”

    女大公接过护士送过来的杯子,深沉开口,“莉莉安,希望你这一次不会再让国王失望。”

    “我一定不会的。”

    莉莉安抬脸向她一笑,看看老国王,转身走出门去。

    看着她走出门外,老国王深吸口气,人就轻轻向女大公招了招手。

    女大公忙着走过来,扶住他的手掌。

    “让人盯着她。”老国王低声说道。

    “我去安排,您好好休息。”女大公将杯子放到桌上,转身走出门去,立刻就向保安交待,“帮公主殿下安排一间房间,另外,送殿下到厨房。”

    “谢谢姑妈。”

    莉莉安向她道了谢,穿过走廊,下楼走向厨房的方向,目光扫过身后不远处盯着她的保安,她继续向下,一路来到厨房。

    向工作人员要来食材,准备做牛肉粥。

    片刻之后,一个生着棕色眼睛的保安走过来。

    “兄弟,我来盯着她吧,大卫队长好像有点事情找你。”

    那个跟着莉莉下楼的保安,轻轻点头,离开了厨房。

    看四下无人,棕眼睛保安不露痕迹地走到莉莉身侧,看了看她切好的牛肉,“小伯爵在三楼,过一会儿,应该会睡一会午觉。我会想办法将公爵夫人带离,到时候,你带他离开王宫,后门那里有人接应你。”

    知道这个保安是罗杰安排的人手,莉莉安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这功夫,之前的保安已经回来。

    “你确定,大卫队长是找我?”

    棕眼睛保镖问道,“你不是约翰吗?”

    “我是汤米。”那名保安答道。

    “哦,天啊,你们两个长得可真像。”棕眼睛保镖耸耸肩膀,“很报歉,我新来这里,不太熟悉。”

    “没关系。”保安耸耸肩膀。

    棕眼睛保安向莉莉安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莉莉安开了火做牛肉粥,感觉着时间差不多,她故意装出着急去洗手间的样子。

    “汤米,能麻烦你帮我看一下汤吗,我……我要去一下洗手间。真得要麻烦你,这个汤要不停地搅动,要不要会糊掉的。”

    “好的。”

    名叫汤米的保安并没有多想,就接过她手中的勺子。

    洗手间就在厨房对面,只要他从门外看过去就可以看到她。

    莉莉安装出着急的样子奔进斜对面的洗手间,汤米看着她进了洗手间,关上门才将视线收回来。

    看汤米没有注意,她悄悄地拉开房门,溜出门去,人就悄悄上楼摸上三楼。

    …

第1267章 一个很危险的女人(2)    保镖打开后备箱,将三人的行李提下来,两个小家伙主动去拉上自己的行李,迈步走上台阶。

    看到这两个小家伙,莉莉安快行两步。

    一路跟着几人走进楼梯,正在跟着他们上楼,一位安保人员已经走过来。

    “莉莉安公主殿下是吗?”

    “没错,我是!”

    莉莉安原本准备,跟上去看看两个小家伙住在哪个房间,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停下脚步。

    “您请跟我来吧!”

    安保人员客气地一抬手。

    莉莉安无奈,只好跟着他从另一侧的楼梯上楼,迈上台阶,她就装着随意地询问道,“公爵夫人和两个孩子今天才刚刚搬进王宫吗?”

    安保人员脸上毫无表情,“对不起,公主殿下,夫人与两位小伯爵先生的行踪,属于王宫机密,请恕我无可奉告。”

    莉莉安暗暗撇嘴,知道再问下去也是自讨没趣,当即不再说话。

    一路上楼,来到三楼,保安人员一直带着她走到老国王的门外。

    他就走上前来,与守卫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交待了两句。

    “公主殿下请稍等。”

    工作人员客气地向莉莉安点点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女大公听闻莉莉安来访,也是有些惊讶。

    正在踌躇之际,老国王已经开口。

    “让她进来。”

    工作人员答应一声,转身走出门去,将莉莉安带进房间。

    “爷爷!”看到老国王,莉莉安立刻就急行两步,奔到他的身侧,扶住他的胳膊,“您……您还好吗?”

    事实上,对于莉莉安,老国王也曾经非常宠爱。

    几个孩子之中,除了皇甫耀阳,莉莉安是最聪明最能干的一个,虽然是女孩子,却一点也不亚于男人。

    老国王曾经一度以为,莉莉安会是第二个女大公。

    可是,后来他无疑是失望的,莉莉安明显地辜负了他的期望。

    但是,不管怎么说,眼前的都是他曾经宠爱的孙女。

    身为一个行将暮年的老人,对于孩子总是会显得比较宽容。

    “我很好。”老国王温和地扬扬唇角,“你怎么会来的?”

    “知道您生病,我心里很难过……”莉莉安用力挤出两滴眼泪,“我是特意申请了假释来看您的,能看到您,我……我……爷爷,对不起,之前都是我错了,我……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您……您还能原谅我吗?”

    说到最后,她已经是泣不成声,整个人都跪倒在老国王的床侧,双手扶住他苍老的手掌,痛哭不止。

    听着她的哭声,老国王很轻地叹了口气。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只要你知错能改,爷爷可以以你一个机会。”

    “真的吗?”

    莉莉安含着泪抬起脸。

    老国王抬手帮她擦了擦眼泪,含笑点头。

    “谢谢爷爷!”莉莉安努力压制着得意之色,只是装出一副悔过自新的样子,“我有两天的假期,这两天,我……我能留在您身边照顾您吗?一天也行……半天也行……哪怕……您就让我在您身边照顾您两个小时……我求求您……”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