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工作室的事情固然重要,可是比起这件事情来说,那些不过就是小事。

    更何况,工作室那边有安琪他们,她不在场也可以遥控指挥。

    扶住皇甫耀阳的胳膊,冷小野笑着帮他解开袖扣。

    “走吧,回房间里,好好休息一下,你明天肯定要开会的吧?”

    王位更替,可不是小事,事情又来得匆忙,这几天皇甫耀阳肯定有得忙了。

    身为妻子,冷小野在这些事情上帮不了他什么忙,只是希望尽量将他的人照顾好,让他以最佳的状态去迎接这些即将到来的挑战。

    扶着皇甫耀阳的胳膊将他送到房间,冷小野亲自帮他解开衣扣。

    “我去帮你准备洗澡水。”

    “小野……”皇甫耀阳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我自己可以。”

    她也是刚刚坐飞机回来,赶了一天,他哪里忍心让她伺候他。

    “老公你可是马上就是国王了,给本人点表现的机会吗?”

    冷小野顽皮地向他一笑,人就走进浴室。

    片刻,她放好洗澡水,让他进来洗澡,冷小野就到两个孩子的房间看了看。

    两个小家伙坐了很久的飞机,这会儿都已经累了,睡得很香。

    帮两个人调了一下空调的温度,又帮他们盖好薄被,她这才退回主卧。

    恰好,皇甫耀阳洗完澡出来,冷小野主动走过来,夺过他手中的吹风机,将他拉到椅子上坐下,认真地帮他把头发吹干。

    然后又将扶到床侧,安顿他躺下,她就坐在床侧,伸手将他的头扶正。

    “现在,闭上眼睛!”

    他听话地闭上眼睛,她就用手指帮他按摩着头上的穴位。

    这套按摩手法,是她特意去学的,可以放松精神,调节失眠。

    之前冷小野学过贴耳豆,帮他治疗过一段时间,如今皇甫耀阳的失眠程度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善。

    感觉着她的手指或轻或重地按在头侧,皇甫耀阳原本绷紧的神经也是渐渐地放松下来,呼吸渐缓,安稳睡去。

    一直感觉着他全身放松,睡得沉了,冷小野才停下按摩,小心地站起身子。

    轻手轻脚地下楼,老管家看到她立刻迎上前来。

    “夫人?”

    冷小野向他仔细地询问了一下情况,知道女大公在王宫里安护着老国王,她才松了口气。

    吩咐管家早点休息,她重新上楼,并没有回卧室休息,而是走进书房,拿过素写纸来,开始安排最后一场秀。

    灯光怎么用、模特如何走位、服装的出场顺序、谁来开场、谁是主秀……

    原本这些事情都是由她亲自完成,现在情况不允许,她只能出一个大纲来让安琪完成。

    一直活忙了两三个小时,冷小野才将第三场秀的设计方案完成。

    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多钟,外面已经开始升起晨光。

    计算了一下时差,知道此时北京已经是清晨,冷小野立刻就取出手机来,给安琪打了一个电话,将画好的手稿给她发了一个传真。

    “所有必要的细节我都已经写在上面,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你随时给我打电话。”冷小野翻翻手中的手稿,“一切,拜托了!”

    …

第1255章 你必是王(3)    “是的,公爵先生!”

    三个助理的工作本上,都已经记下密密麻麻的工作。

    皇甫耀阳很认真地想了想,确定没有什么遗漏,这才轻轻挥手。

    “您早点休息。”

    其中一个助理叮嘱他一句,便与其他两个助理一起离开,分头去安排这些工作。

    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皇甫耀阳缓步走到阳台,两手撑着栏杆,看向城堡后的草场。

    成为国王的准备,他当然有的。

    只不过,这一次实在是来得有些突然。

    而且,让他忧心的不仅仅是这个,还有老国王的身体。

    虽然他已经向两个孩子答应,虽然他也知道医生会尽力……

    可是,理智上,皇甫耀阳很清楚,一旦手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生老病死,本是任何人都不能逆反的事情。

    可是当死亡的威胁降临到自己在意的人身上,皇甫耀阳的心情也是难免低沉。

    从小到大,他习惯了掌控一切。

    可是现在,这些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能掌控的范围。

    从远处收回目光,皇甫耀阳侧眸看向腕上的手表。

    他的手指刚刚按住手指上的开关,虚掩的门已经被人轻轻推开。

    站在门边,隔着缓缓分开的门扇,冷小野的目光在阳台上男人的身影上定格。

    心中,一疼。

    放下手中提着的背包,她轻手轻脚地走进书房,走上阳台。

    听到脚步声,皇甫耀阳侧目转脸。

    看到出现在眼前的人,他的异色双瞳里也是染上惊愕。

    “小……小野?!”

    今天事发突然,他也是一直没有关注她的坐标,所以才会没有发现,她竟然已经回到a国。

    伸过手臂,从身后拥住他的腰身,冷小野将脸贴上他的背,这才嗔责开口。

    “皇甫耀阳,大傻瓜!”

    她很清楚,他不告诉她真相的原因,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越发心疼。

    皇甫耀阳并不反驳,只是抬手轻轻拉松她的手掌,人就在她怀里转了一个身。

    伸手将她拥紧,将脸埋在她带着淡淡柠檬味的长发间。

    “小野……我很想你。”

    在他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其实就是冷小野。

    当他站在老国王床前的时候,他真得很想牵着她的手掌。

    ……

    尤其是在刚才,他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的时候,他那么想她。

    不是想要她做什么,只是想要这样抱抱她,感受一下她的存在,整个人就会觉得很安心。

    “那你干吗不叫我回来?”她心疼地责备,不等他解释,又担心地追问,“国王他怎么样?”

    “医生说,必须要进行心脏搭桥手术,他坚持要我完成加冕。”皇甫耀阳轻轻抚抚她的长发,“小野……我很报歉。”

    冷小野从他怀里抬起脸,“明天起,我来负责照顾国王和孩子们,你只管去忙你的事情就好。”

    皇甫耀阳皱眉,“可是……你的工作室?!”

    冷小野轻扬唇角,“作为一个王后,最重要的事情是辅助我的国王,不是吗?!”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