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女大公点头,“我明白。”

    “奶奶,再见!”

    两个小家伙和女大公道完别,皇甫耀阳一手一个,牵着他们下楼,坐到车上,返回庄园。

    车上,一向连说话的皇甫琦也是少有的沉默。

    感觉到二个小家伙低落的情绪,皇甫耀阳伸手将二人揽到怀里。

    “不用担心,他不会死的。”

    “真的吗?!”

    两兄弟异口同声地问。

    皇甫耀阳含着点头,“我保证!”

    两个小家伙的眼睛里,这才重新有了亮色。

    从小到大,父亲保证过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失言过,他们对他有着绝对的信任。

    皇甫琦心情一放松,话就多起来,抬起如染露葡萄一样的黑眼睛,他抬脸注视着皇甫耀阳,“爹地,你是要当国王的吗?”

    “没错。”

    “爹地,你喜欢当国王吗?”这一句,询问的是皇甫玦。

    “有些事情,不是喜欢或者不喜欢就能决定的。”皇甫耀阳微转脸,注视着皇甫玦那对遗传自他的蓝眼睛,“有些事情,是责任也是义务,我们必须去做。”

    小家伙懵懂地点点头,“等我长大了,也要做一个好国王。”

    大手揉揉他软软的头发,皇甫耀阳温和地点点头,“那么……你从现在就要开始努力。”

    “恩。”皇甫玦立刻点头。

    皇甫琦张开小嘴,打了一个哈欠,“我不要当国王,当国王好麻烦,我想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皇甫耀阳轻扬唇角,“那你喜欢做什么?”

    小家伙皱着小眉毛想了想,“我还没想好。”

    皇甫耀阳轻笑出声,“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想。”

    车子驶进庄园,父子三人下车上楼,皇甫耀阳将二人引进客厅,立刻就命令老管家带二人上楼洗澡休息。

    时间已经很晚了,他们还是孩子,不能睡得太晚。

    时间紧迫,他现在却必须要开始工作了。

    加冕皇位,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的关键不是表面的加冕,而是真正的权利的交接。

    这几年来,他已经接手了不少原本属于国王的工作,但是,皇甫耀阳也很清楚。

    在a国看似平静的表象之下,却暗藏着波澜。

    为了以防万一,他必须要做足充分的准备。

    上楼,走进书房,他解开西装脱下来挂到衣架上,从身上取出手机,调出冷小野的电话,手指在拨出键上……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收了回来。

    这个时候,北京应该已经是凌晨,她忙了一整天,这会儿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会儿。

    虽然……他现在很想和她说说话。

    将手机放到桌上,皇甫耀阳迈步走到桌边,抬手按下一个内线电话。

    “你们三人一起到书房来!”

    片刻,门被敲响,三个助理一起走进书房。

    皇甫耀阳立刻就坐直身子,开始安排。

    “通知国会所有成员,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召开会议。”

    “好的,公爵先生!”

    “通知安德鲁将军,让他明天天亮之前来见我。”

    ……

    最后,皇甫耀阳还不忘叮嘱。

    “还有,为我和夫人、两个小伯爵准备加冕时的衣服。”

    …

第1252章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3)    老国王抬起自己的手掌,两个小家伙立刻就主动将小手伸过来,一齐扶住他的大手。

    “不用害怕,我不会死的,只是……可能要做一个手术。”

    听到这一句,不光是两个小家伙,就连皇甫耀阳与女大公,也是暗松口气。

    “怎么回事?”皇甫耀阳沉声询问道。

    一旁的医生走过来,“考虑到国王先生现在的情况,我们研究之后决定,帮他进行冠状动脉旁路移植手术(即,心脏搭桥手术),这需要您和女大公同意签字之后才能进行。”

    老国王的心脏一直不太好,现在年纪大了,血管老化,心脏也是越发受到影响。

    之前皇甫耀阳之所以没有去参加冷小野的秀,就是因为收到了病危的电话通知。

    幸运的是,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之后,老国王终于扛过了这一劫,如今他的身体情况已经是迫在眉睫,必须要进行手术。

    “手术之后,他就会好起来吗?”皇甫琦转过小脸,注视着医生询问。

    医生推了推眼镜,“小伯爵先生,如果手术顺利的话,国王先生会重新好起来的。”

    “那……要是手术不顺利呢?!”皇甫琦追问道。

    医生深吸口气,“如果手术不顺利……那么……国王先生他……可能会……会死!”

    “别害怕,孩子们!”老国王爱德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每个人都会死的,死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皇甫琦向他转过脸,“可是我不想你死。”

    “我也不想。”皇甫玦在一旁低低地说道。

    “我不会死,我以国王的荣誉向你们保证。”

    “男人说话算话?”

    “对,说话……算话。”爱德华轻轻挥手。

    女大公含着泪蹲下身,“小玦、小琦,我们先出去,让国王和爸爸说几句话。”

    走过来,吻了吻父亲,她牵住两个小家伙的手掌,走到门外。

    “king!”老国王爱德华抬起手掌,皇甫耀阳立刻就走过来,伸出自己的手掌接住他的手,一对冰蓝眸子慈爱地注视着眼前的孙子,老国王轻轻将手在他的掌心拍了拍,“以后……一切就交给你了。”

    握住老人家苍老的手掌,皇甫耀阳低声开口,“您不会有事的,我马上为您安排手术,请最好的医生。”

    老国王轻轻点头,“我已经下了命令,为你准备加冕仪式,你接手王位之后,我再手术。”

    手术的风险,不言而喻。

    一旦上了手术台,有可能等待他的将会是死神。

    不看到皇甫耀阳真正的坐上王位,老国王怎么也不放心。

    “可是,您的身体……”

    “早几天,晚几天都是一样的。”老国王歉意地向他一笑,“king,我很报歉!”

    原本想要多帮皇甫耀阳撑几年,让这个一直没有怎么享受过幸福时光的孩子,就可以多享受一下自由时光。

    现在的情况,他也没有办法了。

    “您为我做得已经够多了。”皇甫耀阳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额头,“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

    么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