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始至终,需要饱受非议,甚至连母亲都曾经离开皇甫耀阳。

    但是,这位国王先生,一直都没有放弃过他。

    赐予他爵位,安排他进军营……

    可以说,没有老国王,就没有今天的皇甫耀阳。

    皇甫耀阳很清楚,爷爷对自己寄予厚望。

    现在,他也知道,是他该接过这个担心的时候了。

    老国王爱德华注视着皇甫耀阳,轻扬唇角,一对略显浑浊的眸子里满是信任。

    “king,从当年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必是王,所以……我才为你起了这个名字。”深吸口气,老国王继续说道,“现在,我的孩子……去好好准备,接受这属于你的荣耀与责任。”

    直起身,皇甫耀阳轻声开口,“请您不要责怪小野,她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我没有告诉她实情,过两天,她会回来看您的。

    老国王微笑着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皇甫耀阳扶住他的手掌,“您好好休息一会儿,其他的事情您不用担心,我来安排。”

    老国王很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因为心脏的原因,他此时已经明显地有些疲惫,只是因为要等皇甫耀阳回来,他才特别要求医生,让他一定要保持清醒。

    老国王很担心,一旦睡过去,就会是永远。

    因此,他一直在努力地坚持着,等待他看好的国王归来。

    现在,他终于可以安心地闭上眼睛,睡上一会儿。

    老国王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梦乡。

    这一次,他睡得很是安稳。

    皇甫耀阳站在床头,注视着枕上的男人。

    当年叱咤风云的男人,如今已经苍老,此刻,安稳睡着的老国王,少了几分犀利和威严,却更像一个慈和的长辈。

    良久之后,皇甫耀阳轻声开口。

    “我要他活着。”

    医生点头,“我们会尽力。”

    皇甫耀阳转过脸,注视着他的眼睛,依旧那五个字,字里行间却已经透出威严和霸道。

    “我要他活着!”

    医生深吸口气。

    “是,公爵先生。”

    看一眼枕上的老国王,皇甫耀阳转身,迈步走出房门。

    门外,女大公立刻就牵着两个孩子迎过来。

    两个小家伙都仰着脸看他,皇甫琦就轻声开口。

    “爹地,他还好吗?”

    “睡着了。”

    皇甫耀阳答道。

    皇甫琦大大地松了口气,然后就压低声音,“哦……那我们走路的时候轻一点,不要吵醒他。”

    “好。”

    皇甫耀阳微笑着应着,伸过手掌,一手一个牵住两个小家伙,目光就落在女大公身上。

    女大公弯身吻吻两个小家伙的脸,“我留来陪他,你带两个孩子回去吧!”

    点点头,皇甫耀阳转身牵着两个人走向门口,迈了两步又停下来,转脸看向女大公。

    “这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小野,等她完成她的三场秀之后,我再告诉她。”

    事情告诉冷小野,只会让她操心,也是于事无补。

    这一次的服装节,对于她和她的工作室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皇甫耀阳不想让她分心。

    …

第1251章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2)    但是,没有全名,没有出生日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身世的信息。

    明星隐瞒年纪,并不新鲜,便是一般都会道出出生的月份和日期,最不济也会弄一个星座在上面。

    这个家伙竟然连这个信息也没有?!

    沈宁又翻了数个页面,完全没有想到关于菲比的出生年月的日期。

    “菲比?司空月冥……”

    沈宁轻轻地念着这两个名字,一时间也是不能确定,她到底是对是错。

    关于司空月冥,她只见过他那一次,更多的了解都是来自于冷小野的描述。

    沈宁眉尖轻挑。

    或者,换一个角度想。

    假设他是司空月冥,他再次接近冷小野,是什么目的呢?!

    沈宁抱着胳膊,陷入沉思。

    并没有发现,门缝外,那对一闪而过的粉色眸子。

    菲比从门内收回目光,转身走向他的病房。

    他特意来找沈宁,原本是想询问她关于司空月冥的事情。

    可是,当他看到坐在桌边,一脸深沉的沈宁,司空月冥突然发现,这件事情不太对劲。

    如果说,他是冷小野非常在意的朋友,沈宁一旦发现这一点,应该是很开心才对,可是她的反应,似乎并不是如此。

    甚至,她还很忧虑。

    似乎他的回归,对于冷小野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和冷小野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呢?!

    菲比重新回到病房,迈步走上阳台,注视着这座有些陌生的城市的夜景。

    片刻之后,他转身回到病房,拿过桌上的手机,拨通助理的号码。

    “帮我订一张去a国首都的机票。”

    所有的一切都在证明,冷小野将是打开他记忆之门的钥匙,他必须要去找到她,找回自己,弄清楚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

    ……

    a国。

    皇宫。

    黑色车子驶进皇宫,在台阶前停下,不等车子停稳,皇甫耀阳已经自己推开车门跳下车来,急步冲上台阶。

    后面的车子上,女大公也带着皇甫玦和皇甫琦上了车,和皇甫耀阳一起小跑上行上台阶。

    一路急响,几个人迅速地行到三楼,来到老国王的寝室门外。

    守在门外的一名助理看到他们,立刻就面色深沉地迎过来,将门推开。

    对方的表情,已经说明事情的严重性,皇甫耀阳眉尖皱紧,放轻脚步走进房间。

    女大公也意识到事情不妙,脸色一沉。

    两个小家伙非常懂事地安静着,跟在父亲身后走进来。

    房间里,老国王爱德华侧身躲在枕上,脸上泛着不健康的红晕。

    看到从门外走进来的几人,他有些吃力地扬了扬唇角。

    皇甫耀阳急行两步,扶住他苍老的手掌,女大公也走过来,停在他的床侧。

    皇甫琦和皇甫玦两个小家伙也是走到老人家的床侧,大眼睛都是关切地看向他。

    “您会死吗?”皇甫琦微嘟着小嘴问,一对黑亮的大眼睛里,有闪动的泪光。

    皇甫玦在一旁沉语出声,“不会的!”

    小家伙虽然还努力保持着平静,两只小手却亦是紧张地握成小拳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