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伸手扶住菲比纤长白皙的手指,沈宁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指展开。

    生怕将菲比吵醒,她的动作也是极是轻柔。

    ……

    终于,菲比的右手手指已经完全被她展开。

    她小心地从口袋里取出小手电,打开开关,将灯束照向他的手掌。

    灯光及处,他的肌肤如玉一样晶莹。

    如果只看菲比的手背,你会认为他是一个养尊处优的男人,但是,事情上并不是这样。

    在他的手掌上,虎口和侧掌之处却有一层非常明显的薄茧。

    这样的茧子,是只有经常用枪的人才会有的。

    沈宁瞳孔微缩,目光仔细地看向他的掌心。

    男人的掌纹很深,在手掌中间,有一条斜断的斜线,如果不仔细看,会把那条线当成掌纹。

    但是,如果仔细看,就可以看出,那并不是一道掌纹,而是一道伤疤。

    只不过,因为缝合医生的技术非常精湛,疤痕也得极为细小,再加上已经有了些年头,那疤痕几乎已经与掌纹融在一处。

    目光触到那道疤痕,即便是淡定如沈宁也是微微地吸了一口凉气。

    她记得很清楚,当年她帮司空月冥缝过多少针,这个长度的疤痕应该是刚刚好。

    这个男人……真得是司空月冥?!

    愣了几秒钟之后,沈宁很快地回过神来,关掉小手电,松开菲比的手指。

    站在昏暗的病房里,她抱起胳膊,注视着枕上那男人片刻,终于还是转身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枕上。

    菲比唇角轻扬。

    一直侧耳倾听着沈宁走远,他才抬起右手,借着窗外投进来的淡淡灯光看向自己的掌心。

    那里有一道疤痕,他本人当然是知道的。

    事实上,不止这一条,他的身上有很多的疤痕。

    有刀伤,还有枪伤……

    当时,他也曾经对着镜子一条一条地回忆,却回忆不起半点,这些疤痕是如何得来。

    不过,看样子……这位沈医生好像是知道他掌心的疤痕。

    果然,他的感觉并没有错。

    他……就是司空月冥,是那个对于冷小野非常重要的朋友,一想到此,他的心情莫名地温暖起来。

    原本,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意着他的存在。

    他……并不是孤身一人。

    办公室内。

    沈宁将手中的笔放在桌上,抱起胳膊,靠上椅背。

    拿过桌上的手机,调出冷小野的号码,又将手机放回桌面。

    现在这个时候,冷小野应该在飞机上,肯定不能接电话。

    就算是能接电话,她应该怎么说?!

    难道,只凭着一条疤痕,就认定,菲比就是司空月冥?!

    不,这太不严谨了。

    虽然说这样的巧合并不多见,但是这个世界光怪陆离,什么样的事情没有?!

    如果只凭着这点证据,就推断菲比是司空月冥,那样的结论未免不够准确。

    拿开桌面上的东西,沈宁迅速敲打了几个键盘,进入一个搜索页面,输入关键字——菲比。

    立刻,就搜索到无数条关于菲比的信息。

    沈宁进入他的个人百科页面,上面详细地写着菲比的身高、体重、出道时间……以及获得的荣誉。

    …

第1248章 沈宁的怀疑(2)    毕竟,人家菲比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更没有真正的向她示爱之类的。

    如果她生硬地说这些,反倒有些尴尬。

    电话很快接通,冷小野的老妈许夏的声音就响起来。

    “妈,我是小野……”

    “小野?!”一听到她的声音,许夏立刻就急切地询问起来,“怎么样……老国王他人没事吧?”

    爷爷?!

    冷小野一惊,“他怎么了?!”

    “你……你不知道吗?!”许夏的语气中也有错愕。

    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冷小野猛地坐直身子,“出了什么事情?”

    “今天下午的时候,coco急匆匆地赶过来,带着小玦和小琦回国,听说是老国王犯病,你……你没有回去呀?!”

    冷小野的眉立刻就皱了起来。

    怪不得,皇甫耀阳原本说要来看她的秀,会临时改变主意。

    原来是出了这样的大事,这个家伙,为了不影响她的工作竟然没有告诉她!

    “妈,我先不和您说了,我现在马上回去,回头再给您打电话。”急匆匆地挂了电话,冷小野立刻就直起身子,扶住沈宁的肩膀,“小宁,快……送我回公寓!”

    “好。”

    沈宁也听出她的语风,知道有事,立刻就在红灯掉了灯,加快车速将她送往公寓。

    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目光就带着歉意落到菲比脸上,“菲比,真是报歉啊,我家里有点急事,必须要马上出国一趟。”

    菲比轻轻点头,手掌就伸过来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向他感激一笑,冷小野迅速拨通安琪的电话,“安琪,马上帮我订一张去a国的机票……对,越快越好,什么舱都无所谓……好的,你订好之后给我打电话。”

    路上,她又连续打了几个电话来安排明后两天的工作。

    车子刚刚驶进她所在的公寓,还未停稳,冷小野已经跳下车去,奔进楼门。

    “小野,别着急,我这里等你,一会儿送你去机场。”

    “恩。”

    应了一声,她急步上楼。

    片刻之后,已经背了一个双肩包冲下楼来。

    于是,汽车再一次离开公寓,将她送到机场。

    路上的时候,安琪打来电话,通知她机票已经订好。

    三人匆匆赶到机场,冷小野就让沈宁直接将车子开到机场出发口,以节约时间。

    看着她急忙地下车,奔入出发口,菲比只是皱眉。

    沈宁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座上的菲比,轻轻摇头将车子驶出机场。

    “菲比先生,真是报歉……不如,我请您吃饭吧?”

    从车窗外收回目光,菲比扬唇一笑,“还是我请沈医生吧!”

    “您是小野的客人,就是我的客人,怎么也没有让客人请吃饭的道理。”沈宁对着后视镜一笑,“我这是替小野请的,还请菲比先生不要拒绝。”

    “那……”菲比扬唇,“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菲比先生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造诣非常高,您……不会是亚裔吧?”

    菲比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沈医生过奖了。”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