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毕竟,人家菲比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更没有真正的向她示爱之类的。

    如果她生硬地说这些,反倒有些尴尬。

    电话很快接通,冷小野的老妈许夏的声音就响起来。

    “妈,我是小野……”

    “小野?!”一听到她的声音,许夏立刻就急切地询问起来,“怎么样……老国王他人没事吧?”

    爷爷?!

    冷小野一惊,“他怎么了?!”

    “你……你不知道吗?!”许夏的语气中也有错愕。

    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冷小野猛地坐直身子,“出了什么事情?”

    “今天下午的时候,coco急匆匆地赶过来,带着小玦和小琦回国,听说是老国王犯病,你……你没有回去呀?!”

    冷小野的眉立刻就皱了起来。

    怪不得,皇甫耀阳原本说要来看她的秀,会临时改变主意。

    原来是出了这样的大事,这个家伙,为了不影响她的工作竟然没有告诉她!

    “妈,我先不和您说了,我现在马上回去,回头再给您打电话。”急匆匆地挂了电话,冷小野立刻就直起身子,扶住沈宁的肩膀,“小宁,快……送我回公寓!”

    “好。”

    沈宁也听出她的语风,知道有事,立刻就在红灯掉了灯,加快车速将她送往公寓。

    冷小野抬腕看了看表,目光就带着歉意落到菲比脸上,“菲比,真是报歉啊,我家里有点急事,必须要马上出国一趟。”

    菲比轻轻点头,手掌就伸过来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拍了拍,“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向他感激一笑,冷小野迅速拨通安琪的电话,“安琪,马上帮我订一张去a国的机票……对,越快越好,什么舱都无所谓……好的,你订好之后给我打电话。”

    路上,她又连续打了几个电话来安排明后两天的工作。

    车子刚刚驶进她所在的公寓,还未停稳,冷小野已经跳下车去,奔进楼门。

    “小野,别着急,我这里等你,一会儿送你去机场。”

    “恩。”

    应了一声,她急步上楼。

    片刻之后,已经背了一个双肩包冲下楼来。

    于是,汽车再一次离开公寓,将她送到机场。

    路上的时候,安琪打来电话,通知她机票已经订好。

    三人匆匆赶到机场,冷小野就让沈宁直接将车子开到机场出发口,以节约时间。

    看着她急忙地下车,奔入出发口,菲比只是皱眉。

    沈宁启动车子,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座上的菲比,轻轻摇头将车子驶出机场。

    “菲比先生,真是报歉……不如,我请您吃饭吧?”

    从车窗外收回目光,菲比扬唇一笑,“还是我请沈医生吧!”

    “您是小野的客人,就是我的客人,怎么也没有让客人请吃饭的道理。”沈宁对着后视镜一笑,“我这是替小野请的,还请菲比先生不要拒绝。”

    “那……”菲比扬唇,“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菲比先生的中东方文学网.east330.造诣非常高,您……不会是亚裔吧?”

    菲比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沈医生过奖了。”

    …

第1249章 沈宁的怀疑(3)    “其实我倒是很好奇,菲比先生做模特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做过很多工作。”

    沈宁微微皱眉。

    她修过心理学,从与他的交谈之中,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

    想起之前在秀场时,他从t台上,飞身而下利落地接住冷小野的样子,沈宁的眼中也是闪过异色。

    车子重新入城,沈宁带着菲比来到一家西餐厅。

    二人入座,点菜,等待饭菜上桌的时候,菲比就用随意的语气开口。

    “沈医生……也认识司空月冥吗?”

    “菲比先生怎么知道他的?”

    “哦……”菲比展开餐巾,“之前小野向我提过,说我们两个长得很像,沈医生觉得……像吗?”

    沈宁微抬脸,隔着桌子看着他。

    “先天性的黑色素缺乏症,发病率并不低,我之前在美国求学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调查。不过……像菲比先生这样,纯正的粉色眸子的患者,我只见过两个,一个是您,一个就是司空月冥。”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眸子也是专注地注视着菲比的眼睛。

    昨天看到他的ct片子之后,沈宁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她看着菲比对冷小野那样的关切之后,她这个想法也是越发明显起来。

    她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眼前的菲比到底是不是司空月冥。

    菲比毫不回避地注视着她的眸子,语气中有些惋惜的表情。

    “真是可惜,他死了,要不然……我真想见见他。”

    他的语气,无比自然,看着她的眼睛里,也是没有回避的神色。

    难道说,是她错了?!

    如果他是司空月冥,怎么也不可能这样坦然地说谎吧?!

    侍者走过来,将二人的菜放到桌上。

    “二位,请慢用!”

    菲比拿起刀叉,“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你们与这位司空先生很熟悉吗?”

    “哦,我和他并不是太熟。”

    沈宁拿起餐具,注意到对面菲比握刀的右手,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有些东西,可以发变。

    譬如相貌、声音……

    但是,有些细节的东西,很容易就会被忽略掉。

    当年,为了接近她,司空月冥曾经故意划伤右手寻她就医。

    如果他真是司空月冥的话,他的右手上应该会留有那道疤痕。

    想到这里,沈宁微微皱眉。

    注意到她的异样,菲比疑惑地看看自己握刀的右手,“沈医生,您怎么了?”

    “哦……没什么。”沈宁一笑,“我只是经您一提醒,想起一些以前的旧事,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吃饭,然后先回医院吧!”

    二个人一起吃饭,沈宁重新带菲比回到医院,将他送回病房,她就返回办公室。

    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之后,她才走出办公室,来到菲比的病房门外,轻轻地推开门走进来。

    枕上,菲比闭着眼睛,呼吸轻缓。

    沈宁轻吁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过来,低声唤了他两声。

    “菲比先生?”

    见他没有反应,她这才扶住他的右手,小心地展开他的手指。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