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我倒是很好奇,菲比先生做模特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做过很多工作。”

    沈宁微微皱眉。

    她修过心理学,从与他的交谈之中,她能够感觉到,这个男人的自我保护意识非常强。

    想起之前在秀场时,他从t台上,飞身而下利落地接住冷小野的样子,沈宁的眼中也是闪过异色。

    车子重新入城,沈宁带着菲比来到一家西餐厅。

    二人入座,点菜,等待饭菜上桌的时候,菲比就用随意的语气开口。

    “沈医生……也认识司空月冥吗?”

    “菲比先生怎么知道他的?”

    “哦……”菲比展开餐巾,“之前小野向我提过,说我们两个长得很像,沈医生觉得……像吗?”

    沈宁微抬脸,隔着桌子看着他。

    “先天性的黑色素缺乏症,发病率并不低,我之前在美国求学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调查。不过……像菲比先生这样,纯正的粉色眸子的患者,我只见过两个,一个是您,一个就是司空月冥。”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眸子也是专注地注视着菲比的眼睛。

    昨天看到他的ct片子之后,沈宁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她看着菲比对冷小野那样的关切之后,她这个想法也是越发明显起来。

    她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眼前的菲比到底是不是司空月冥。

    菲比毫不回避地注视着她的眸子,语气中有些惋惜的表情。

    “真是可惜,他死了,要不然……我真想见见他。”

    他的语气,无比自然,看着她的眼睛里,也是没有回避的神色。

    难道说,是她错了?!

    如果他是司空月冥,怎么也不可能这样坦然地说谎吧?!

    侍者走过来,将二人的菜放到桌上。

    “二位,请慢用!”

    菲比拿起刀叉,“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你们与这位司空先生很熟悉吗?”

    “哦,我和他并不是太熟。”

    沈宁拿起餐具,注意到对面菲比握刀的右手,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有些东西,可以发变。

    譬如相貌、声音……

    但是,有些细节的东西,很容易就会被忽略掉。

    当年,为了接近她,司空月冥曾经故意划伤右手寻她就医。

    如果他真是司空月冥的话,他的右手上应该会留有那道疤痕。

    想到这里,沈宁微微皱眉。

    注意到她的异样,菲比疑惑地看看自己握刀的右手,“沈医生,您怎么了?”

    “哦……没什么。”沈宁一笑,“我只是经您一提醒,想起一些以前的旧事,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吃饭,然后先回医院吧!”

    二个人一起吃饭,沈宁重新带菲比回到医院,将他送回病房,她就返回办公室。

    一直等到午夜十二点之后,她才走出办公室,来到菲比的病房门外,轻轻地推开门走进来。

    枕上,菲比闭着眼睛,呼吸轻缓。

    沈宁轻吁口气,轻手轻脚地走过来,低声唤了他两声。

    “菲比先生?”

    见他没有反应,她这才扶住他的右手,小心地展开他的手指。

    …

第1247章 沈宁的怀疑(1)    噗!

    冷小野直接笑出声来,“开什么国际玩笑?”

    沈宁白她一眼,眼神里透着鄙视。

    冷小野脸上的笑意僵下来,“我有这么招桃花吗?”

    沈宁耸肩,然后点头,接着同情地看了一眼菲比,“不想你们这有醋坛子发威,你还是迅速把这件事情解决的好!”

    “那好吧。”冷小野挥挥手,“一会儿,扼杀在摇篮里。”

    这边二人话音刚落,菲比已经走过来。

    “小野,恭喜你!”

    “谢谢!”冷小野转脸向他一笑,“这一次真要好好谢谢你,走吧,我们去后台换衣服卸妆,然后……本人请二位吃饭。”

    于是,三人一起走到后台,菲比和冷小野分头换了衣服,洗脸卸妆。

    冷小野向安琪吩咐一句,准备带着二人离开的时候,水晶的助理小赵已经走过来。

    “冷……冷经理,对不起啊!”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冷小野与小赵也接触过几次,知道这个女孩其实人品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跟了水晶那样的人,“麻烦你帮我向水晶带个话,如果她不想坐牢的话,24小时之内最好主动来找我!”

    小赵听了,脸色就是一变,“冷经理,你……”

    冷小野扬唇一笑,“小赵,我觉得,你可能要换工作了……哦,对了,我这边还缺人,要是你有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和安琪聊一聊。”

    小赵的脸色有些苍白,她很清楚,水晶这一代做得确实太过分了。

    “对不起。”

    再次向冷小野道了歉,小赵一脸歉意地退到一边。

    “再见。”

    向她轻轻点头,冷小野带着沈宁与菲比一起离开秀场上楼。

    “小宁,你的车呢?!”

    沈宁带着二人走到她的车侧,三人一起上车,离开秀场。

    车子驶上主路,菲比就侧脸看向冷小野。

    “那两个模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有点复杂,一两句说不清楚。”冷小野懒洋洋地靠到椅背上,“菲比先生想吃什么?”

    “叫我菲比就可以了。”菲比纠正道。

    她一笑,“那么……菲比,你想吃什么?”

    “客随主便。”他笑答。

    “那……”冷小野想了想,向小宁说了一家餐厅。

    菲比就向她询问起关于这一次服装秀的创意,“你为什么想会到这样的秀?”

    冷小野轻扬唇角,“偶然想到而已。”

    “真是很出人意料。”菲比轻吸口气,“对了……刚才在台上的时候,多有冒犯,请你不要介意,我只是……临场发挥而已。”

    冷小野轻笑出声,“当时,我还真是吓了一跳,以为您要向我求婚呢?!哦……对了,我往家里打个电话。”

    车子继续向前,她就取出手机,拨通北京家里的电话。

    打这个电话,有两个原因。

    一是一整天没和两个儿子通话,她已经想他们。

    二来也是想要用这个电话向菲比暗示一下,她已经是当妈的人,如果这位真得对她有什么想法的话,也可以知难而退。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