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章节内容开始–>“怎么了?”注意到她的表情,菲比垂脸看看自己,“我哪里不对劲吗?”

    “没有。”冷小野摇头,“报歉啊……看到你总是想到以前的那个老朋友。”

    菲比耸耸肩膀,“你这样说,我对他更加好奇,能说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怎么说呢……”提起司空月冥,冷小野一时间只是想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复杂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这是……褒义还是贬义?”

    “当然不是贬义。”冷小野捧着手中的果汁杯,想起司空月冥,笑了笑,“说起来,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他……还活着!”

    虽然与菲比认识不久,但是因为他与司空月冥之间的相似,也让冷小野对他有一种很陌名的亲近感,不自觉地就想要将这件事情与他分享一下。

    菲比一笑,“看得出来,你很开心。”

    “当然,还有什么比一个朋友还活着更让人开心的呢!”

    冷小野靠到椅背上,轻轻地吁了口气,侧脸看向窗外。

    从这里,可以眺望到维多利亚湾,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起伏的海面映着霓虹,魅丽而莫测。

    对面,菲比捧着杯子,目光就从杯子上面看着对面的冷小野。

    她已经摘掉了脸上的眼睛,那对黑亮的眸子映着远处的夜景,显得格外地深邃,精致的面容在灯光下越发显得柔和而美好。

    目光落在她的唇上,菲比强迫自己收回目光,仰首将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小野。”

    “恩?!”

    冷小野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男人,只见他一对粉眸目光复杂地注视着她。

    “对不起。”

    “对不起?!”她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向她道歉,“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我们之前认识,你的比赛成绩很可能会因为这个受到非议,我很报歉……我是评委。”

    冷小野笑起来,唇角扬着,一脸明艳。

    “既然如此,不如你回头放点水给我啊,反正你不放水他们也会说放水的!”

    她的语气,极是豁达。

    这种小事算什么,从她嫁给皇甫耀阳开始,她受得非议还少吗?

    如果这么在意这些事情,她早就郁闷而死了。

    面前的女人,脸上的表情满是轻松,她还是和之前一样,不管面对什么,总能轻松地扬起唇角。

    菲比于是也释然了。

    说得也是,冷小野怎么会是在意这些的人?!

    安琪的电话打过来,提醒她车子已经在楼下准备好。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冷小野站起身来,向菲比伸过手掌,“明天见。”

    “明天见。”

    菲比伸手掌来,与她轻轻地握了握。

    她的手掌,柔软而温暖。

    不远处的桌边,男人悄悄地转动了一下手包,手包上的偷拍镜头,将二人的身影完全收入其中。

    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冷小野收回手掌,转脸向四周看了一眼。

    酒吧里,宾客渐渐多起来,有的喝酒,有的聊天,有的打电话……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章节内容结束–>

第1371章 简直就是神速(1)    <!–章节内容开始–>冷小野笑应,“是,国王陛下,您还有别的命令吗?”

    “你需要什么样的羽毛?”电话那头,皇甫耀阳话风一转,又回到最初的问题。

    “就是全白和全黑的羽毛,全部都是软毛很轻盈的那种。”

    “尺寸呢?”

    “十厘米左右的都可以。”

    “要多少?”

    “不需要太多,十几根最多二十根足够了。”

    对自家男人,冷小野并不客气。

    “好,我知道了。我到了宴会,先挂电话,晚一点再打给你。”

    冷小野不客气地道出一句要求,“不许和别的女人跳舞,还有,小心下一个母鸡。”

    想到那个母鸡就来气,真是胆子够肥,竟然敢给她的男人下药!

    电话那头,皇甫耀阳轻笑。

    “好的。”

    “好了,我不耽误你时间了,自己多加小心。”

    冷小野挂断电话,一抬脸,就见安琪在桌子对面,两眼放星星地看着她。

    “国王陛下对您可真好。”

    从冷小野的回应之中,安琪亦猜到二人大概说了些什么。

    一个身为国王的男人,还会过问自己的妻子需要什么样的羽毛,从这一个小小细节,已经足够证明皇甫耀阳对冷小野的宠爱程度。

    冷小野一笑,立刻就命令安琪去楼上的餐厅订一个包厢。

    安琪立刻起身上楼,片刻之后,菲比已经带着助理走进来。

    冷小野笑着站起身,“谢谢。”

    菲比耸肩,“小事而已。”

    “我在楼上订好了位子,大家一起去吃个饭吧?”冷小野主动邀请。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菲比没有拒绝。

    三人一起上楼的时候,安琪早已经在电梯口等待,将三人引进订好的包厢,点餐之后,菲比笑着开口。

    “不会介意我扣了你的分吧?”

    冷小野扬唇,“当然介意,所以主动请你吃饭,拍拍您的马屁呀!”

    几个人都笑起来。

    片刻之后,酒菜上桌,四个人边吃边聊,主要就是闲谈。

    饭入尾声的时候,冷小野立刻就吩咐安琪去结帐,菲比也没有与她争,只是在四人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才笑着开口。

    “要是有时间的话,能不能陪我去喝一杯?有点私事想要和你聊。”

    冷小野看了看表,吩咐安琪一个小时之后在大门外等她,她就与菲比一起进了酒店的咖啡厅。

    菲比点了一杯红酒,冷小野则要了一杯果汁。

    菲比伸手捧起杯子,“你的身份,不担心暴|露吗?”

    “没关系。”冷小野语气平淡,“这次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参加这种比赛,以后估计也不会有机会了。”

    菲比了解地点点头,“做王后确实不太自由。”

    “是啊!”

    冷小野一笑,抬脸看着他轻轻晃着酒杯的样子,她不自觉地想起司空月冥,然后就想起皇甫耀阳与沈宁等人的怀疑。

    眼前的男人,端着酒杯的样子,与数年前的司空月冥几乎如同一辙。

    如果不是皇甫耀阳已经确定二个人的指纹并不相同,连她都几乎要生出错觉,恍惚看到故人。<!–章节内容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