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沈宁斜他一眼,“你以为我会信?”

    “我可没有您那么好的涵养,明明看着想吐还能笑得出来。”冷小邪耸耸肩膀,“你真得不去?”

    “明天还要回上海呢,真得没时间。”沈宁歉意地看看两个小家伙,“你快带他们去吧,再不去,游乐场都要关门了。”

    “那好。”冷小邪站起身,“我们走了,跟干妈再见。”

    两个小家伙向沈宁挥了挥手,冷小邪就牵住二人手掌要走。

    “等等!”沈宁提起桌上剩下的红酒,“这个你拿回去,要不然,我妈见了,非得把我撕了不可!”

    “那就谢了。”冷小邪接过红酒,随手塞进背包,重新牵住两个小家伙,“走啦!卡丁车、游乐场……我们来喽!”

    看着三个“男孩子”一起下楼离开,沈宁笑了笑,人就继续埋头吃饭。

    ……

    ……

    香港。

    宴会渐入尾声,冷小野也随着众人站起身来。

    明天上午,决赛将正式开始,她也要早早回去为决赛做好准备。

    这个设计比赛与其他的设计比赛不同,并不是一次作品入围就可以决定胜负的比赛。

    最初的投稿只能帮你拿进入围资格,其后组委会会随机抽取出题目,要求参赛者们进行现场发挥、临场设计……数个环节之后才能评出最后的冠军。

    退到一旁,等大家都已经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冷小野这才带了安琪一起走出宴会厅。

    一出门,就见菲比站在不远处,正与主办方的负责人叶赫聊天。

    冷小野见二人谈得兴起,带了安琪走向电梯。

    电梯门刚刚分开,就听外面脚步急响。

    “等一下!”

    安琪按下开门键,闭紧的电梯门再次分开,菲比就迈步走了进来。

    看到冷小野和安琪,他扬唇一笑,“你们住在这里吧?”

    “您不是住在这里吗?”安琪反问。

    “哦……我不住这儿。”菲比向她一笑,目光就落在冷小野脸上,“我了解了一下比赛流程,时间挺紧张的,今晚上好好休息,争取明天能够发挥到最好。”

    “好的。”冷小野笑着点点头,电梯缓缓下行,在五楼停下,“我们到了,再见。”

    向菲比道别之后,冷小野带着安琪下了电梯。

    对着二人微笑摆手,看着电梯门缓缓合拢,菲比轻吁口气,冷小野也会来参加这样的比赛,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电梯继续下行,菲比抬起手掌,轻轻地按了按太阳穴。

    电梯门外,冷小野与安琪一前一后地走进二人的套房。

    “经理……”安琪反手关上房门,人就凑到她身后,“你觉得菲比先生怎么样?”

    “菲比?”冷小野将包放到沙发上,打开茶几上的电脑,“什么怎么样?”

    “人啊!”

    “人?”冷小野抬脸看她,“你指哪方面?”

    “综合。”

    冷小野打开之前没有看完的东方文学网.east330.件,“容貌九分、性格九分……总得来说,还不错。”

    “九分?!难道不应该是满分吗?……不过,也对,你身边颜值高的人太多,打九分也正常……说正经的,经理,您准备怎么样?”

第1358章 特蕾莎王后(1)    论家世地位、论容貌气质……沈宁无论是哪一点,都是对方十分向往的。

    但是,就这花钱一条,男人实在是受不了。

    就他赚得那点钱,照这样子还不够她挥霍一个月的。

    沈宁站起身,“这么急啊?”

    “是啊,真得很急。”男人强装笑脸。

    “那我送送你吧?”

    “不用不用,沈小姐趁热吃。”

    “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对了,您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吧,咱们改天再见?”

    这一次,已经消费他两万多。

    还见?

    男人肉疼地想想自己的钱包,虽然对眼前的美人极为向往,却还是狠心拒绝。

    “我……我……我知道您电话,改天我打给您。”

    “那好吧。”沈宁重新坐回椅子,抬手向侍者招了招,“麻烦你,这位先生结帐!”

    侍者走过来,将男人引向收银台,沈宁慢条斯理地拿出湿巾擦擦手指,捧过杯子啜一口红酒。

    “恩,一万九千八的红酒,味道还不真啊!”

    啪啪啪!

    对面,冷小邪笑着击掌。

    “精彩!”

    沈宁侧眸,向他扬扬手中的杯子。

    “来点儿?”

    冷小邪笑着摇头,“我开车!”

    两个小家伙这会儿已经吃饱喝足,立刻就凑过来,坐到沈宁对面。

    “干妈,您喜欢那个家伙呀?可是他长得好丑,而且他还喜欢说谎!”

    皇甫琦皱着小眉毛,一脸地不高兴。

    对刚才的男人,他实在是不喜欢,因此也不喜欢沈宁和对方谈笑风声的样子。

    沈宁伸过手来,隔桌捏捏他的小脸,“没有啦,干妈只是让他知道,干妈不是他能追的,让他知难而退。”

    “这样啊?”皇甫琦眨眨眼睛,“原来干妈也会说谎啊!”

    “对坏人是可以说谎的,不是吗?”沈宁笑着切着面前的牛排,“刚才的男人,可不是好人。”

    这一次的相亲是她的母亲佟亚的一位好朋友介绍的,沈宁不来实在说不过去。

    对于这种相亲,她一向是并不感冒。

    如果不是冷小邪的短信,她肯定会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便好,只是因为冷小邪说这位是渣男,她才故意整他一下而已。

    这时,冷小邪亦提了包坐过来,“我们要去游乐场,你要不要一起?”

    “我可不像你那么闲,一会儿还要回去写病理报告呢!”沈宁道。

    “那你还特意回北京?”

    “没办法,这次是我妈的一个好朋友介绍的,实在是混不过去。”沈宁道。

    冷小邪抬手轻拍她的肩膀,“本人对你表示深切地同情!”

    “算了吧,您还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沈空侧脸看看四周,“你……不会也来这里相亲的吧?话说……你的相亲对象呢?”

    许夏和佟亚是这里的常菜,一向喜欢来这里吃饭聊天,所以二人一起选择这里做为相亲地址,沈宁和冷小邪都没有太过奇怪。

    “走了。”冷小邪道。

    沈宁轻笑,“被你赶走的?”

    冷小邪耸耸肩膀,“没有啊,我要请她吃饭,她怎么也不肯。”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