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心中也好奇,能够看上这种货色的会是什么样的女孩,目光也就移向楼梯口。

    片刻之后,楼梯口处现出一个人影。

    高挑身材套一件黑色裙装,长发披散在肩头,看着对方向自己的方向转过脸,冷小邪立刻挑眉。

    不会吧?!

    他还在惊讶,对面坐着的极品男已经一脸笑容地站起身,“沈小姐……这里!”

    没错,从楼下走下来的女孩,正是沈宁。

    冷小邪愣了愣,然后噗得笑出声来。

    沈宁注意到他,也是一怔,然后,也笑起来。

    两个小家伙看到冷小邪表情怪异,也是疑惑地转脸,看到沈宁,都是齐齐瞪大眼睛。

    “嘘!”

    冷小邪忙着阻止。

    两个小家伙不解地转过脸来,冷小邪就向二人挤挤眼睛,将手指竖在唇边。

    “不要出声!”

    这时,极品男已经站起身来,绅士十足地站起身,帮沈宁拉开椅子。

    沈宁斜了一眼对面的冷小邪,收回目光来,向对方伸过手掌。

    “报歉啊,刚才路上的时候有点赌车,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

    极品男伸手与沈宁握了握手,目光很快地上下打量她一眼,比起照片上的沈宁,眼前的女孩子明显更加出色。

    想到沈宁的家世,极品男心中越发兴奋,立刻就下定决定,一定要将眼前这个女孩子追到手。

    “坐下说吧!”

    二人分头入座,沈宁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沈宁取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来自冷小邪的短信。

    “你对面是渣男。”

    抬脸,看看对面正向她微笑的相亲对象,沈宁淡淡地收回目光,回短信。

    “何以见得?”

    冷小邪的短信立刻就回过来。

    “你来之前的五分钟,他正在和另一个女人通电话。”

    “沈小姐!”对面,男人笑着开口,“我们点餐吧!”

    沈宁放下手机,向他一笑,“好。”

    男人叫来侍者,很主动地将菜单递给沈宁。

    沈宁看了看菜谱,从开盘到汤一路点下去,全部都是哪样最贵点什么,听着她点出这个餐厅最贵的鹅肝沙司牛排的时候,男人的眼角很明显地跳了一跳。

    “您的眼睛……没事吧?”沈宁微笑着看过来,“我看到您的眼皮好像跳了一下。”

    男人抬手按摩了一个眼框,“哦……没事没事,我就是……最近有点眼疲劳。”

    “我们喝点酒吧?”沈宁笑问。

    “好啊!”

    “牛排配红酒……这酒吗,要么不喝,要喝就要喝最好的……”沈宁的脸上依旧一脸优雅笑意,“你觉得呢?”

    “当然,我和沈小姐一样,都是宁缺勿滥的人。”

    “那好……”沈宁伸出修长手指,在菜单上那瓶价值五位数的红酒上一指,“就来这个吧,一万九千八一瓶地这种。”

    一万九千八?!

    男人原来掩饰地去喝之前点的饮料,一听这句,一口水全呛进喉咙,咳嗽一声,就来了一个天女散花。

    沈宁明显是早料到他这个反应,抬起双手,用餐单挡住自己的脸。

第1355章 一万九千八一瓶(1)    “没错。”冷小邪满意地扬起唇角,“尤其是不能告诉你们的外婆,否则的话,她会杀了我的!”

    要是自家那个暴力老妈知道,他用一张餐巾纸就把对方直接打发走了,不灭了他才怪。

    “我知道……”皇甫琦就着杯子喝了一口果汁,“妈咪说过……这叫善意的慌言。”

    冷小邪轻笑,“你们两个小家伙,懂得倒不少。”

    这边话音刚落,许夏的电话已经打过来。

    接过电话,冷小邪笑嘻嘻地开口,“母后大人,有何指示?!”

    “见到了吗?”

    “见了。”

    “怎么样?”

    “吃饭呢!”

    许夏原本还担心自家这个混蛋儿子出幺蛾子,听说他乖乖与对方一起吃饭,暗松口气。“那好,你们好好聊聊,人家是东方文学网.east330.工团的,算起来也是当兵的,你们肯定有共同语言……一定要和人家好好聊,听到没有?”

    “您放心吧,一定一定!”

    “好,那我先挂了。”

    “您记得好好吃饭,吃完饭,我们还想出去玩玩,估计回去得有点晚。”

    还要出去玩会儿?!

    第一次相亲就这么顺利?!

    许夏听了,满心惊喜。

    “没事没事,不过……两个孩子还小呢,别太晚了啊!我挂了,你们聊!”

    将手机收线,冷小邪轻扬唇角,拿起餐具吃自己的晚餐,他的目光很自然地看一眼四周。

    一是职业习惯,二来也是以防万一。

    虽然一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情况,他的心中却依旧提着数分小心。

    斜对面,一个套着西装的男人整理了一下领带,抬腕看了看手表,桌上手机响起,他拿起来接通电话。

    “我……我在开会呀,对啊,最近工作太忙了……宝贝乖乖听话,等忙过这几天……我带你去香港购物,好不好?”

    两个桌子就隔着一条廊道,三个人自然是将那个西装男的声音听得很清楚。

    皇甫玦抬起脸,目光落在西装男身上,“舅舅,那个男人也是善意的谎言吗?”

    明明在餐厅,却说在开会,两个小家伙也是听出他在说谎。

    “他那个可不是善良的谎言,而是欠揍的谎言。”冷小邪道。

    男人西装革履,打扮正式,手边放着一个礼盒,要的却是情侣座,很明显也是来约会的。

    刚才打电话来的肯定也是他的情人,这位典型的渣男。

    冷小邪是不耻的,就是这种人。

    男人听到冷小邪和两个小家伙的对话声,不悦地看过来。

    冷小邪立刻就挑衅地看过去,轻轻地挑了挑眉毛。

    他的眼神意思很明显。

    不高兴,小爷就是说了,你敢怎么样?!

    男人扫一眼他露在t恤外的精壮手臂,轻哼一声,收回目光。

    这时,他桌上的电话已经再次响起来。

    “喂……我已经到了,没关系没关系,就在二楼……要不……我去接你?那好……我们一会儿见。”

    挂完电话,男人再次理了理领带,坐直身子,最后还不忘推推眼镜,拨拨头发。

    冷小邪将他的样子收在眼中,好一阵倒胃口。

Comments are closed.